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2章 趁机占便宜(4更求鲜花)
    孙家。

    后山。

    荒丘。

    低矮的荒丘,像坟包坐落在大地上。

    一大早,作为孙家的家主孙长风,就带着老二孙长彪、老三孙长栋,进入后山,拜祭祖先,请老祖宗出山。

    孙家能在江城立足百年,完全得益于老祖宗当年创下的基业。

    三兄弟来到荒丘前,齐刷刷跪倒在地。

    随着时间的推移,太阳渐渐升起。

    三人的额头上已有汗珠滚落。

    老祖宗已经有三十年没涉足红尘了。

    至今是死是活,谁也不知道。

    但老祖宗,却是孙家如今的最后一张底牌。

    三人跪在地上,浑身酸痛,确实谁都不敢妄动分毫。

    他们前方的丘陵山体上,安置着一道石门。

    整个丘陵内部中空,可以住人。

    老祖宗当年与仇人交手,负伤后,回到家族,动用大量人力,把丘陵掏空,闭关修炼,与外界断绝一切联系。

    “老大,老祖宗还活着吗?”跪在孙长风身边的老三孙长栋,压低声音,惶恐不安的小声问。

    孙长风一脸死灰色,眼中布满血丝,整个人与以前相比,像是苍老了几十岁。

    昨天早上与叶天交手,受了重伤,要不是叶天手下留情,他早就死在叶天的拳头下了。

    经过一夜的疗伤,他的伤势,暂时得到缓解,但半年之内根本不能与人动手……

    听到孙长栋的质疑,孙长风无声地摇头。

    孙长彪嘶声道:“我们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倘若老祖宗不在了,我们该怎么办?孙家将何去何从?哪怕不能找到阿昌,我们也要保住这份家业……”

    话音未落,“轰隆”一声巨响,从石门内传来。

    紧跟着青灰色的石门发出扎扎的声响,一寸寸向上方升起。

    “三个废物,我当年把家业交给你们,真是所托非人啊。”一道苍老声音,冷漠得像是从地狱边缘吹来的风,挂满了无尽的愤怒和怨气,骤然回荡在三人耳边,“老四没来,是不是也死了?”

    听到这个声音,孙家三兄弟都是神色大喜,哪怕遭遇老祖宗的咒骂?

    他们也是甘之如饴!

    孙长风噶声道:“老祖宗明察秋毫,老四畏罪自杀,不能来拜见老祖宗,还请老祖宗原谅。”

    “你们这次来到找我,肯定是家族遇到大麻烦了。”

    孙长风点头回应了一声“是。”

    “咦?阿风,你身上的伤是怎么来的?”苍老的声音里带着疑惑惊讶之意,再次从石门内传来。

    孙长风定了定神,脸色尴尬的回忆着昨天在青阳区医院病房内发生的事……

    ……

    九栋别墅内。

    这是颜如雪入住以来,第一次集中了这么多人。

    特别是因为千面的出现,别墅内随处可见她的踪影。

    她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似的,这里看看,那里瞅瞅,时而评头论足,时而扼腕长叹,一副神秘兮兮的模样。

    千面的一举一动,惹得苏心怡满眼的疑惑。

    昨晚第一次见到千面。

    一见面,千面就慷慨大方的送出名贵的作为见面礼。

    这让苏心怡对千面的来历感到十分好奇……

    “千面,过来姐姐这里。”苏心怡冲着正在撅着小屁屁翻箱倒柜的千面,招了招手。

    千面笑嘻嘻跑到苏心怡面前,“苏姐姐,啥事儿?”

    苏心怡摆~弄着手上的,向千面咨询这枚钻戒的来历。

    千面嘴巴里吃着棒棒糖,嘴唇微张,咯咯一笑,吐露出阵阵混合着芬芳和糖果味道的香气,一脸纯真的表情,“苏姐姐,你还是别问了。你喜欢就好。”

    苏心怡却不满意千面的这个答复。

    在苏心怡的一再追问下,千面支支吾吾的小声道:“嘘……你千万别声张,我这些东西都是偷来的。你这枚,来自于埃及法老博物馆。

    喏,我脖子里的则是来自大英博物馆,据说当年是英国女王谨献给华夏皇帝的贡品,百年前八国联军入侵京城,这条项链又被他们抢回去。我这次又把项链蓉来,也算是物归原主啦。

    还有……”

    说起身上的每一件装饰品,千面如数家珍,小~嘴吧啦吧啦说个不停,语气中充满了兴奋和嘚瑟,有时候说到动情处,还站起身挥舞着手臂,为自己的英雄壮举加油助威。

    而苏心怡的脸色则越来越阴沉,她怎么也没想到外面清纯甜美的萌妹子,居然会是手段通天的大盗。

    苏心怡的印象中,凡是盗贼都应该有着彪悍壮硕的身躯,脸上还留着一部浓黑如墨的络腮胡,豹头环眼,凶神恶煞,千面的形象与大盗实在是八竿子打不着啊……

    “你说的都是真的?”见到千面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自己的煊赫战绩,苏心怡赶紧打断她的话头,小声问。

    千面嘴巴一撇,嗤嗤一笑,“骗你干嘛?我要是骗你,你又不给我糖吃。”

    苏心怡目光一闪,看到一截莹白的光芒,在千面的口袋里一闪而逝,不由得心神一愣,下意识的一摸自己的手腕。

    原本戴在自己手腕上,几多年的手链,居然不见了……

    “我的手链,在你身上?”苏心怡万分警觉的盯着千面。

    千面缩了缩身子,理直气壮的反驳,回答得很干脆,“没有!”

    “我要搜身!”苏心怡长身而起,板着脸,不容置疑的道。

    这串手链,虽然并不值钱,但对于苏心怡来说,却是意义重大,那是她母亲留给她的在这世上为数不多的遗物。

    千面向后退了几步,下意识的把双手放入口袋,仰着脸,眼圈红红的,眼中有晶莹的泪珠在滚动,一副泫然欲泣的楚楚动人娇美模样,似乎再逼她,她就会嚎啕大哭出声。

    见了千面这副模样,苏心怡心一软,也不愿再逼~迫千面了,轻叹一声,说出手链对自己的意义。

    苏心怡的话还没说完,千面抽~出小手,红着脸,把手伸向苏心怡,五指一张开,掌心里赫然是苏心怡的手链。

    “苏姐姐……对不起,我只是看见你的手链很漂亮,出于职业习惯,所以就忍不住想要借来玩玩……”千面满是忏悔的脸上,挂着两行清泪,扑到苏心怡身上,声泪俱下。

    苏心怡把手链戴在手腕上,满是怜惜的拍拍千面的香~肩,柔声道:“好啦好啦,我也没责怪你……”

    千面却愈发伤心起来,翕动着瑶鼻,眼泪鼻涕一股脑儿的往苏心怡的黑色连衣裙上抹,更让苏心怡无语的是,千面始终把脸埋在自己两座云峦的沟壑间,左边磨一下,右边蹭一下,又在中间顶一下,弄得苏心怡满脸飞红,不知何如是好。

    这时白凝冰从厨房走来,千面放开苏心怡,又恨夸张的扑倒白凝冰身上,抱着白凝冰纤细高挑的腰~肢,埋头在白凝冰胸前像小猪似的拱着,呜呜哭着。

    白凝冰满脸黑线,瞬间石化,扬起作势要打千面的玉手,举到半空,却迟迟没有落下去。

    苏心怡一边清理着胸前衣物上的水渍,一边给白凝冰递了个“同命相连”的无奈悲催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