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6章 清纯漂亮的小姐姐
    白马胡同。

    秦家大院。

    包租婆刘文静打量着眼前的兰花,眯着一双三角眼,缓缓吐出一个烟圈,意味深长的道:“不对呀,你好像不是昨天那个兰花,啧啧啧,真是奇怪了……我总觉得你跟昨天的气质不一样。

    可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却说不清楚。”

    李小玉带着兰花姐妹俩,再次来到秦家大院时,刚好碰上包租婆。

    包租婆像是见了鬼似的,盯着兰花,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听到包租婆这话,李小玉三人都是一愣。

    兰花身上的气质,与昨天不一样。

    这其中究竟是怎么回事,李小玉三人自然是再清楚不过。

    只是这种事,一旦说出来,就会被人当成神经病看待。

    兰花腼腆一笑,这是她第一次见到包租婆,故作平静地回应道:“大姐,没有啊,我就是昨天那个我,哪有您说的那么神奇?我也没啥气质,您说笑了。”

    “哦,也许是我想太多了。”包租婆翕动着鼻子,轻咳一声,立刻摆出房东的高傲架势,“你是叶天那小王八蛋的朋友,我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让你住在这个屋子里的。只要你按时交房租,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走啦。”

    包租婆穿着拖鞋,大大咧咧的挥手离开,向楼上走去。

    进入屋内,李小玉三人都是长出一口气。

    她们谁都没想到,看似市侩粗俗的包租婆,居然一眼就看出了兰花身上的变化。

    这时,秦萱从外面走来。

    “好漂亮好清纯的小姐姐哦。”李小玉呵呵一笑,一双眼眸笑成了月牙儿的形状,迎着秦萱走了过来。

    秦萱也没见过像李小玉这么自来熟的女孩,嫣然笑道,“小妹妹,叶天哥哥现在还好吗?”

    李小玉倒退一步,一脸警觉的端详着清新脱俗的秦萱,高傲的仰着小*脸,“小姐姐,你谁啊,干嘛瞎打听我大叔的事?”

    “大叔?”秦萱一愣。

    兰花担心李小玉会把局面弄得不可收拾,赶紧把李小玉拉到一旁,和颜悦色的对秦萱柔声道,“叶先生,他现在很好,你不用担心。”

    秦萱一看到李小玉三人来到叶天的出租屋,就瞒着老妈,悄悄跑出家门,想要向李小玉三人打听叶天的情况。

    “你是?”

    兰花轻声道:“我是他的朋友。”

    秦萱蹙着纤细的黛眉,绝美清丽的容颜上满是疑惑不解的神色。

    根据叶天所说,他在江城并没什么亲人,也没什么朋友……

    “不对,不对,兰花姐你这话根本不对。”李小玉又跑了过来,把兰花拦在身后,挺起瘦小的身板,盛气凌人的道,“兰花姐是大叔的女人,大叔的女人住在大叔的房子里,老铁,这没毛病吧?”

    秦萱哑然苦笑,她都快被李小玉这话绕晕了。

    “我大叔好着呢,左*拥*右*抱,美女环绕,你是他什么人。他已经是有老婆的人了,你可不能做撬墙角的小三哦。”李小玉滔滔不绝的说着。

    秦萱差点气得吐血,看着明明只有十四五岁,却要故作深沉老练的李小玉,“噗嗤”笑了声,“我也是他的朋友,很普通的朋友。”

    ……

    电话接通后。

    叶天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唐绍基。

    “好女婿,赶紧离开江城!我已经派人开着警车来到医院楼下,用警车开道,护送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不要追问原因,你按照我说的做就行了。”手机那头传来唐绍基迅疾如连珠炮般的声音,他一口气把这话说完,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浊气,再次强调了一句,“听我的话,赶紧走。”

    又是一个劝自己离开江城的人!

    这让叶天愈发坚定信心,自己必须留下来。

    叶天刚要开口询问原因时,唐绍基那边已经挂了电话。

    再次回拨唐绍基的号码,传来的却对方已关机的提示音。

    叶天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操!这他妈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主人,我跟您一起去。”张丽丽跑到叶天面前,惶恐不安的小声道,“您要去什么地方,我开车送您。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不怕。”

    从青阳区医院到倾城集团,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程,打车什么的,都不如自己驾车更便捷,叶天想了想,他当然不会把张丽丽带在身边,而是冲着张丽丽一伸手,冷峻的道:“把车钥匙给我。”

    张丽丽不敢违抗叶天的命令,讪讪的交出车钥匙,只能眼睁睁看着叶天离去的背影。

    韩菲走到张丽丽身后,柔声安慰道:“好了,相信我,他肯定能平安归来的。”

    张丽丽翕动着瑶鼻,一脸伤心悲痛的娇弱模样。

    打量着张丽丽的神色,韩菲心理很不是滋味。

    ……

    围绕在倾城大厦外的人群,至少有三分之二是马家花钱雇佣的社会闲杂人等,其中更是不乏混迹终日无所事事的地痞流氓。

    不知是谁叫了一声,紧跟着喧嚣的人群,在这时突然安静下来。

    人群自动分开,一辆装点着花圈、挽联的金杯车缓缓穿过广场,带着一股肃穆沉重凄凉的气氛,停在倾城大厦门口。

    车门打开,两个保镖抬着一副担架,下了车。

    担架上,覆盖着白布,千丝万缕般的血腥气,从白布内散发出来。

    距离较近的几个人,一阵胃液翻滚,捂着嘴巴,哇哇的呕吐着。

    胆子小的吃瓜群众,已经吓得面色惨白,匆忙离开,不敢逗留在这里。

    马大元面如死灰,神情委顿,浑浊的眼眸中蕴藉着泪水,呜呜的哽咽着。

    担架放在倾城大厦的台阶上。

    两个保镖肃立在一侧,马大元扑到担架上,凄惨绝望的哇哇大哭起来。

    “少爷啊,你死的好惨呐,我对不起你啊,是我没有保护好你,我应该为你去死的,呜呜呜……可怜老爷白发人送黑发人……呜呜呜……”

    马大元声泪俱下的哭诉着,很快围观人群的情绪都被他调动起来,纷纷议论着。

    “听说了吗?昨晚在凌云镇,马家的大少爷让人给杀了。”

    “嘘,别瞎说,这种事情没凭没据的,担心惹来杀身之祸,马家在江城的实力有多大,你又不是不知道。咱们这种小人物,分分钟就能让人家给灭了,咱也无处伸冤。”

    “对对对,别乱说话,不管谁死,都跟咱们没关系,咱们就只是来看热闹的。”

    “诶,不对哦,你们看,那块白布下面,有点像尸体碎块拼接出来的形状……”

    ……

    远处的唐果紧绷着脸,不动声色的对身边的便衣同事吩咐道,“小李,你过去看看,那担架上是什么,记住别打草惊蛇,更不要暴露身份。”

    一身运动服装的便衣小李,嘿嘿一笑,拍着胸脯保证,“没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