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4章 狗屁族主 人渣一个(求鲜花)
    华兴大厦。

    地下赌场。

    马王爷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刚才一个手下传回消息说,马家请来的伍凯,劫持了两个少女,而那两个少女偏偏还是叶天的朋友。

    “次奥他大*爷的,马洪峰这老匹夫就会干这种下三滥的事,凡事本王不屑于做出绑架挟持这种可耻行为,马洪峰就他妈干*得乐此不疲,大*爷的。我呸,什么狗屁族主,人渣一个……”

    一口浓痰狠狠的吐在地上,包房里的几个保镖都是噤若寒蝉,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本王现在正是人手短缺的时候,却偏偏发生了这种事……”马王爷一声长叹,他很想亲自上马家去要人,为叶天做点事,可是他现在只有一帮摇旗呐喊的小喽啰,根本没有底气。

    片刻后,马王爷重重一拍桌子,站起身,沉声道:“召集人马,带上家伙,火速前往马家。他*妈*的,这回哪怕是拼了老命,也得把老大的女人救出来,要不然本王就没法在江城混了。”

    一个保镖小声道:“王爷,咱们行吗?”

    “啪!”马王爷瞬间暴怒,眼中冷光闪烁,一挥手,一个耳光又重又响的落在保镖脸上,呵斥道,“他*妈*的,谁敢说不行,本王现在就弄死丫的,凡是扰乱军心者,杀无赦。”

    另一个保镖赶紧战战兢兢的道:“王爷,要不要带上枪?”

    在华夏境内,有禁枪的明文规定,即便是地下世界各大势力,发生血流成河的火拼,也很少使用到枪支,一旦投入枪支的使用,性质就完全变了。

    虽然不能使用,但并不代表各大势力没有这玩意儿。

    这玩意的存在,说到底也跟核武器的作用差不多,无非就是为了震慑敌人。

    以马王爷在江城的影响力,他的武器库中当然也购买到了一批枪支……

    眯着眼,想了一会儿,马王爷一跺脚,冷哼道:“他*妈*的,人死鸟朝天,拼了,带上所有的武器,大不了同归于尽。”

    “是……”

    ……

    叶天并不打算带上马王爷和金豹子这两股势力。

    在他看来,带上这两股势力,于事无补。

    反而会一不小心就把局面弄得更加难以收场。

    他现在还不想跟马家做生死一搏。

    他决定……

    独闯马家。

    孤身一人,也方便行*事。

    ……

    “不要脸的小妖精,你给老娘听好了,老娘名叫黄三娘,我家老头子就是周扬,青阳区医院的院长周扬。就在两个小时前,他死在了自己的办公室。”女人软*绵绵,形如一滩烂泥般坐在椅子上,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着,粗短的手指指向韩菲,“而杀人的凶手就是你。你因为没当上办公室主任,怀恨在心,于是买凶杀人,报复我家老头子。可怜我家老头子,还包养了你。

    要不是我家老头子,就凭你这种一穷二白的孤女,连吃饭都成问题,哪还有多余的财力把家里装修得这么富丽堂皇?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不知道感恩,反而买凶杀人……”

    韩菲曼妙窈窕的娇*躯,轻轻一颤,脸色在刹那间变得惨白。

    家里的装修和家具,那是吴贵福为了间接的向叶天示好,在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偷偷摸*摸的弄好的,与周扬没有一毛钱关系。

    关于周扬提拔她当办公室主任的事,从一开始她就是反对的。

    怎么现在却变成了自己因为当不上办公室主任,就买凶杀人?

    韩菲的心,彻底乱了。

    她明知自己是清白的,可是她却百口莫辩,无法解释清楚。

    “你说要报警,好啊,你报警吧,警方一定会把你这个杀人犯绳之以法。”黄三娘气急败坏的恨声道。“我相信警方一定会为老头子伸冤。”

    短暂的失神后,张丽丽回过神来,想起叶天跟她说过,关于韩菲调动工作的事,她相信叶天说的每一句话……

    “你说菲姐买凶杀人,你有证据吗?”张丽丽虽惊不乱,严峻冷漠的眼神,盯着黄三娘。

    黄三娘点燃一根烟,吐出一个烟圈后,冷笑道:“你丫谁啊,这里轮不到你说话,如果你不想死,就给老娘滚一边去,免受无妄之灾。”

    张丽丽毕竟是从世家大族出来的人,有阅历有见识,一挺胸膛,凛然不惧,正色道:“有种的话,你就动一下我试试,我保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黄三娘白了一眼多管闲事的张丽丽,一挥手,身后的一个大汉,将一件满是血污的白衬衣扔在地上。

    韩菲和张丽丽的目光同时望向衬衣。

    韩菲还记得,早上见到周扬时,周扬穿得正是这件衬衣。

    只是眼前的衬衣上写着血字:

    “杀我者韩菲,她买凶杀我……”

    字迹歪歪斜斜,显然是生命垂危时,手指无力,在很艰难的情况下写成的。

    看到字迹,韩菲身子一晃,只觉得脑子里翁的一声巨响,险些跌倒在地。

    有这样的证据,难怪黄三娘会一口咬定杀死周扬的凶手,就是自己。

    张丽丽果断的来到韩菲身边,整整一个下午,她都在韩菲身边,她相信韩菲是清白的。

    “别怕,她不敢乱来的。”张丽丽镇定自若的拉起韩菲冰冷的手,小声的安慰道。

    黄三娘一挥手,对身后的大汉冷声道,“老林,把屋子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搬走,这些东西本该就是我的。”

    “是。”一个身形有如铁塔般的壮汉,脸色漆黑有如锅底,这人名叫林大发,也是在道上混的,是出了名的狠角色,阴邪的一笑,低声回应道。

    黄三娘出了一笔不小的股佣金,让他带着手下的兄弟,来找韩菲算账。

    老林凶悍的目光扫过屋子里的所有物件,阴测测的道:“兄弟们,动手。”

    “是,大哥。”

    众人齐声回应道。

    刚要动手时,外面传来一个气喘吁吁的声音。

    “都给我住手,不许胡来。”

    陷入绝望的韩菲,抬头寻声向外望去,只见一个熟悉的身影,跌跌撞撞的跑入院子,向客厅跑来。

    看到这人,韩菲不由得感到一丝希望从心底升起。

    作者蜗牛快跑说:感谢各位酗伴们的支持,谢谢大家了。月底了,手上有鲜花的酗伴请把鲜花投给蜗牛,蜗牛需要大家的支持。另,本书qq群号,522353821,期待各位的加入,不定期发放红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