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5章 杀人诛心 斩草除根(求鲜花)
    马家。

    装潢得富丽堂皇,犹如皇宫般的豪华卧室里。

    雪亮的光芒,从水滴状的水晶灯里,投射在卧室的每一个角落。

    地面铺着名贵的地毯。

    卧室里的每一件家具和摆设,无一不是世界知名的牌子。

    外面冷风呼啸,气温骤降。

    而卧室内却温暖如春。

    床边的地上,有着各种花花绿绿,令人血脉喷张的贴身衣物。

    床*上。

    一*丝*不*挂的马龙,正被两个身材性*感玲珑的女郎,一前一后的夹击着。

    马龙迅如暴风骤雨般进攻着趴在他前面的女郎,而身后的女郎正一脸媚*笑的用那对,与娇小身材很不成比例的巨大云峦,热情奔放的摩擦着他的后背,在他后面推波助澜。

    前面的女郎则在马龙一次又一次的撞击声中,大力的椅的脑袋,满头秀发乱舞,樱*唇大张着,阵阵尖叫声从口中传来。

    突然,卧室门“砰”的一声,被人从外面撞开。

    马龙身后的女郎,下意识的停下动作,回头看去,本能的发出尖叫,抓起放在床边的衣物,遮盖住胸前的动人风光。

    而马龙则继续加快马力冲刺着。

    “蹬蹬蹬……”的沉重脚步声,迅速向大床靠近。

    马龙仰着头,身子一震,五官因为兴奋而扭曲,发出“啊”的一声大叫,紧跟着整个人像是虚脱了一般,软*绵绵的趴在女郎后背。

    女郎被他压在压下,无法动弹,虽然满心恐惧,却不敢有任何动作。

    “混账东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站在床边的人,正是……

    马洪峰!

    此时的马洪峰满脸怒气,花白的眉峰快速的耸动着,恨不得把床*上的马龙碎尸万段。

    马龙眯着狭长的眼睛,一脸疲倦不堪的模样,极为洒脱不羁的笑道:“爹,你不让我出去,我就找两个女人回来玩玩,这应该没问题吧。我是成年男人,有这方面的需求,是很正常的,你当年不也是这样吗?要不然哪来的我?”

    马洪峰气不打一处来,定了定神,长出一口气,厉声训斥道:“混账,你为什么要劫持李小玉和兰可儿?那两个少女虽然只是蝼蚁般的存在,但她们是叶天的朋友。

    你劫持了她们,就等于是向叶天宣战。莫非你忘了在凌云镇上的杀戮?要不是老子提前有所准备,中途把你小子拦下,找人假扮成你的模样,你小子还有命在这里玩女人吗?”

    马龙呵呵的笑着,点燃一根事后烟,“啪”的一巴掌,落在女郎肥硕挺翘的秀臀上,女郎“啊”的一声尖叫,条件反射般跳下床,穿上衣物后,匆匆忙忙跑出卧室。

    “老爹,我发现你的胆子是越来越小了。我承认叶天是很强大,但他能以一人之力,跟我们马家这种庞然大物对抗吗?”马龙悠然自得的吐出一个烟圈后,又好整以暇的继续说道,“不要总是涨敌人的志气,灭自己的威风,如果连区区一个叶天那种小角色都对付不了,咱们马家还怎么在江城立足?放心吧,我做事是有分寸的……”

    “啪!”

    怒发冲冠的马洪峰,可以默许儿子玩女人,但却不能容忍马龙自掘坟墓,马洪峰一巴掌落在马龙脸上,打断了马龙的话头。

    马龙白*皙得比女人还娇*嫩的脸上,顿时出现了五个鲜红的手指印。

    而他似乎丝毫感觉不到痛苦,脸上依旧带着玩世不恭的笑容,“老爹,你可以打死我,但你改变不了我对叶天的仇恨。我要不惜一切代价,弄死这小子。

    我也承认,他的个人实力确实非常强大,但我可以从他身边,他亲近的人下手呀,我就不信他是个铁石心肠的人。

    每个人都有弱点,只要抓*住弱点,发起狠狠一击,就能让敌人再无还手之力。”

    马洪峰拉过一张椅子,坐在马龙对面。

    “孩子,谋定而后动,要总揽全局,不要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叶天只不过是一只蚂蚱,以他这些天的张扬作风,他得罪了很多江城的势力。很多势力都想致他于死地,他蹦跶不了多久啦。他能力再强,终究也只是单枪匹马。”马洪峰睿智冷静的眸子里,闪烁着凶狠的光芒,“杀他,易如反掌。只是现在还不是与他正面为敌的时候。”

    马洪峰拍拍马龙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孩子,听我一句话,把伍凯抓来的人放了。小不忍则乱大谋啊。”

    马龙仰着脸,倔强的反驳道:“不行。只要叶天敢来,我就让他有来无回,哪怕他能全身而退,我这一次也要杀了他的两个朋友,让其他与他亲近的人,像避瘟神似的,与他保持距离。

    杀人不难,难的是诛心。我要诛了叶天的心,凡事跟我作对的人,全都得……死。”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马龙的五指缓缓收拢,似乎已经紧紧攥*住了叶天的命脉。

    马洪峰一阵无奈,他知道马龙的性子,一旦认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谁也没办法令他改变主意,心中暗忖,“既然他不听话,那就让他吃点苦头也好……”

    “老爹,相信我的能力。”马龙自信满满,铿锵有力的握着拳头道。

    马洪峰惨淡一笑,没有说话,转身走出卧室。

    马龙又冲着卧室外大叫了一声,“你们两个还不滚进来,本公子还没爽够呢。”

    下一秒,衣不蔽体的两个女郎,再次烟视媚行的走入卧室,发出咯咯的阵阵娇笑声,相继爬上马龙的床,冲着马龙一阵溜须拍马,把马龙吹嘘成天下无双的绝世猛男。

    听着两女果体女郎的恭维,马龙非常受用,哈哈大笑,一拍女郎的秀臀,“少说废话,把本公子伺候舒服了,少不了你们的好处费。”

    这一次则是马龙高高大大的站在大床的中间,两个女郎双膝并拢,跪倒在他脚下,款款起伏着臻首,在马龙的咽喉要塞,吞吞吐吐起来。

    阵阵消魂蚀骨的声响,从两个女郎的口唇之间飘散出来。

    卧室里的气温,正在一点点上升。

    每一丝空气中,都似乎变成了粉红色,春*意黯然,令人乐不思蜀。

    作者蜗牛快跑说:感谢各位酗伴们的支持,谢谢大家了。月底了,手上有鲜花的酗伴请把鲜花投给蜗牛,蜗牛需要大家的支持。另,本书qq群号,522353821,期待各位的加入,不定期发放红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