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5章 死字是肿么写成的
    “啊……”

    程蝶衣也没想到居然这么悲剧,她此时大半个身子都倾斜到窗外,双脚离地,头下脚上,身子急速向地面滑落。

    老女人也慌了,手足无措的愣在原地,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一道人影闪过。

    下一秒,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在两女耳边回荡起来。

    “想死,恐怕没那么容易……”

    声音一落,程蝶衣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整个身子都在向上升起,紧跟着自己的纤细腰肢,就被一双坚实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搂在怀中。

    再之后,一个温暖强壮的胸膛,紧贴在自己的后背。

    两人腹背相贴,紧密无缺的搂抱在一起。

    特别是那双大手,牢牢的贴在自己的小腹上,更是令得程蝶衣一阵心猿意马。

    一股强烈明显的男子气息,从身后传来,钻入鼻孔,程蝶衣的白嫩俏脸,在刹那间变得通红如云霞,芳心乱颤,不能自已。

    老女人定睛一看,慌乱无助的脸上,霎时涌现出惊喜之色,三两步走上前来,满脸堆笑,“先生真是高人啊,救了我妹妹小蝶一命,小蝶,你还不赶紧谢谢先生的救命之恩。”

    叶天松开放在程蝶衣腰间的双手,轻咳一声,蹙着眉。

    他进入红灯宏大浴丑,同时启动了和,在两大神通的作用下,目光和耳力所到之处,没有他察觉不到的事。

    之前程蝶衣和老女人的对话,当然也被叶天探听到。

    于是叶天才在千钧一发之际,瞬移几百米,出现在包房,救下程蝶衣……

    在看到气球上的求救字句时,叶天以为这是个骗局。

    当叶天听到两女的对话后,他知道程蝶衣的求救是真的,这个女孩真的陷入了绝境……

    “先生,求您救救我吧。”程蝶衣突然一转身,噗通跪倒在叶天面前,声泪俱下,楚楚动人的哀求着。“我是被逼的,这个女人设下圈套,把我带到这个地方来,我想回家……”

    老女人顿时怒了,一巴掌冲着程蝶衣脸上抽来。“你个小贱人,找死啊,满嘴胡说八道,看老娘不打烂你这张臭嘴……”

    叶天漫不经心的一抬脚,老女人猝不及防,一脚绊在叶天脚上,霎时扑倒在地,摔了个狗啃泥。

    “起来吧。你的遭遇我大概知道了。”叶天搀扶起程蝶衣,平静的目光落在程蝶衣身上。

    眼前的程蝶衣清纯淡雅的就像一株独自绽放在山谷间的幽兰,香远益清,亭亭玉立。

    蓝色的圆领长袖卡通棉质t恤,紧身的七分牛仔裤,脚上踩着一双白色休闲鞋,素面朝天,肤色白净,却愈发展现出她出水芙蓉般的恬静气质。

    身上没有任何装饰,衣着也显得有些土气。

    程蝶衣被叶天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满脸绯红,低垂着臻首,小声道:“先生……”

    老女人跳了起来,眼中闪烁着凶光,指着叶天厉声道,“小子,你想干嘛?小蝶是我妹妹,她的命运我做主,这里没你的事,你可以离开了。哦,对了,这是给你的一百块感谢费。”

    说着话,老女人扔了一张百元纸币给叶天。

    程蝶衣小心翼翼的向叶天靠近一些,似乎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了叶天身上,又小声道:“先生,请救我一命。”

    “你跟我走。”既然不是骗局,而这种逼良为娼的事又让叶天给碰上,叶天就绝不会袖手旁观。

    程蝶衣喜极而泣,哽咽着,再次跪倒在地,“多谢先生救命之恩。”

    叶天淡淡道:“不用谢我,是你放飞的气球救了你。”

    老女人气急败坏的尖叫道:“好你个程蝶衣,你居然用气球发出求救信息,真有你的,哼哼,想走?恐怕没那么容易!”

    “我们走。”叶天懒得搭理老女人的叫嚣,拉起程蝶衣的手,转身就要往外走去。

    老女人冲着包房外,大吼道:“磊子,别在外面愣着了,赶紧进来打断这小子的狗腿。”

    然而,回应老女人的,就只有一片死寂。

    叶天轻声道:“别浪费口水了,他们根本听不到你的呼喝。”

    老女人神色一变,从叶天身边绕过,冲到包房外一看……

    他带来的四个保镖,全都蜷缩在地,鼾声大作,居然一个个睡得像死猪似的。

    老女人怒气冲冲的在保镖身上踢了几脚,这些保镖却毫无反应。

    “你……你对他们……做了什么……”这一刻,老女人也不由得感到心里一沉,颤声道。

    叶天淡淡一笑,没有吱声。

    这时远处的走道上七八条光着膀子的大汉,从楼梯转角处走了过来。

    绝望的老女人霎时眼角眉梢都露出了笑意,冲着那些大汉挥手扬声道:“辉哥,田老板要的女人在这儿呢。”

    程蝶衣吓得脸色一白,下意识的抓紧叶天的手,往叶天身后缩。

    很快,八条大汉来到包房门口,拦住叶天的去路。

    老女人脸上堆满谄媚的笑容,“辉哥,这小子要把小蝶带走。要是真让这小子得逞的话,田老板那边,咱们谁也不好交代呀。”

    为首一条大汉,一米九的身高,穿着白色背心,露出钢铁般坚硬结实的肌肉,古铜色的皮肤,透露出恐怖的爆炸力,豹头环眼,额头正中一道深深的刀疤,极为引人注目。

    这人名叫辉哥,在这一带的道上,也是小有名气的人物,手段凶狠血腥,仗着一身蛮力,不知有多少人折损在他手上。

    “小子,你找死吗?”辉哥掏出一根烟,点燃,阴冷如毒蛇的目光盯着叶天的脸孔,冷笑的问。

    叶天轻叹道:“其实我也应该让你知道……死字是怎么写成的。”

    噶!

    辉哥的手下全都哈哈大笑起来,像是听到这辈子最可笑的笑话。

    “辉哥,这小子尼玛的真逗啊,他是来逗乐的吗?就这逗哏的水平,不去参加喜剧人真是可惜了了。”

    “我勒个去,小子你敢在我辉哥面前装逼,待会儿老子不打得你亲妈都不认识你,老子就跟你姓。”

    “我说兄弟们,这小子不仅怼了辉哥,他还抢了田老板的女人,咱们直接弄死他算逑,反正死在咱爷们儿手上的装逼犯,没有十个也有八个。”

    “弄死丫的,弄死丫的……”

    七嘴八舌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老女人抱自哥的手臂,故意很夸张的一双软趴趴的胸,往对方的胸膛上摩擦。

    辉哥红光闪烁的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喷出一口浓烟后,嘶声道:“小子,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