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6章 死字是这样写成滴
    辉哥话音未落,他就突然感觉到自己说不出话来了。

    他的下巴传来一阵剧痛,紧接着他就看见自己的牙齿,从嘴巴里飞出,还有鲜血止不住的口中喷洒在地上。

    紧接着又是“咔擦”一声脆响。

    辉哥健壮如牛的身躯,在脆响声中,像煮熟的虾米般弯曲着。

    而此时,叶天的双手五指正如铁钩般刺入辉哥的肩头,拎着辉哥的身子。

    “呼”的一声!

    随着叶天漫不经心的一挥手,辉哥超过两百斤的身子如小鸡似的,顿时向后面的护栏外飞去。

    半晌后,才听到嘭的一声闷响,从一楼大厅的地面传来。

    所有人的神色都僵硬了!

    谁都没有反应过来,辉哥就命丧黄泉。

    “咕嘟咕嘟……”

    一片猛吞口水的声响,从众人的喉咙里发出。

    倒吸凉气的声音,此起彼伏。

    嘲讽嬉笑的表情,在他们脸上凝固。

    七八双眼睛,全都不可思议的投注在叶天身上。

    这尼玛是人?

    还是鬼?

    长长的通道上,一片死寂,落针可闻。

    叶天修长浓密的眉峰微微一挑,云淡风轻的道:“死字就是这样写成滴!”

    话音一落,“噗通噗通……”的跪地上,响成一片。

    七条不可一世的大汉,全都跪倒在地,冷汗直流,瞬间打湿了他们的背心,脸上满头大汗,其中四个已是屎尿俱下,臭不可闻了。

    “是我把你们扔下去,还是你们自己跳。”叶天点燃一根烟后,轻描淡写的指着护栏外,轻声问。

    “砰砰砰砰……”

    七条大汉吓得双腿发软,头皮炸裂,磕头如捣蒜,半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女人满脸惶恐不安的表情,跪在地上爬行到程蝶衣面前,哀求道:“小蝶,我是你琳琅姐啊,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请你原谅我吧,我不该利益熏心把你往火坑里推,更不该骗你来这里工作。

    我该死,我罪该万死,请你的朋友放我一马吧。

    我真的不想死啊。

    我有钱,我有大把的钱!

    我可以把钱全给你,只求你的朋友给我一条活路!

    啪啪啪……

    砰砰砰……

    求求你啦,求求你啦,我是你姐啊,我是你琳琅姐啊,求你看在姐妹一场的份儿上,饶我不死……”

    老女人一边哀求,一边磕头,一边抽自己的耳光,悔恨交加的向程蝶衣忏悔。

    程蝶衣紧绷的俏脸上,露出一抹怜悯,刚要开口就被叶天打断,“别说话!”

    叶天看得出,以程蝶衣这种单纯善良的心性,很容易背会被老女打动,所以才果断阻止程蝶衣开口。

    听到叶天短短的三个字,程蝶衣娇躯一颤,一丝恐惧感,在心头蔓延,居然很是顺从的把已经到了嘴边的话,硬生生咽下,扭过头去,装作没听见老女人的哀求。

    “既然知道罪该万死,那就去死吧。”叶天冷冷一句话说出,无疑是直接宣判了老女人的死刑。

    在见识到叶天恐怖血腥,残忍无情的手段后,老女人一听叶天这话,霎时“嗷”的一声哀鸣,晕死在地。

    叶天弹落烟头的灰烬,“你们几个还愣着干啥?”

    七条大汉这一刻,是真的绝望了。

    他们连跟叶天殊死一搏拼命的勇气都没有!

    脸上鲜血淋漓,面如死灰。

    “辱我者死!

    骂我者亡!

    欺我着丧命!

    倒数三个数,你们还不跳,那我就亲自动手了。”

    既然不能低调在红尘中泡妞把妹,叶天也索性放开手脚,随性而为,找回他当年的嚣张与霸气。

    此时的叶天脸上,充斥着恶魔的气息,令人心神俱寒,手足发凉,声音更是冰冷刺骨,“开始倒数……三……二……”

    “一”字还没出口,又是十几条大汉,从楼梯转角处气势汹汹而来。

    “他妈的,是哪个狗日的,在这里猖狂。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我次奥你大爷的,敢杀我辉哥,兄弟们,抄家伙,弄死丫的。”为首一人,厉声大吼着,挥着手上的钢管,猛冲过来。

    “杀啊!”

    “冲啊!”

    “打死丫的!”

    ……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