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9章 女神芳心 装满温暖(7更求花)
    邢家祖孙二人,带着保镖匆匆离开槐树镇,返回城中。

    一行九辆车,组成一个车队。

    邢家祖孙二人分别坐在中间第四和第五辆帕萨特内。

    凡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物出行,都不会坐在同一辆车内。

    要是遭遇暗杀什么的,会被人家一锅端……

    此时的祖孙二人正在进行视频对话。

    邢栋沉声道:“雨嘉,吴贵福死了,但你还得继续留在他的公司做事。家族里的事,我一个人处理,暂时还不需要你帮忙。你的好意,我心领了。”

    “为什么?”邢雨嘉疑惑不解。

    “因为……”邢栋的话刚说出两个字,紧接着一道尖锐刺耳的刹车声,非常突兀的响起,把邢栋的声音掩盖下去。

    邢雨嘉看见爷爷一脸惊慌失措的表情,她猛地抬头向正前方望去。

    一辆运渣车,犹如身强力壮的大象般,碾压在邢栋乘坐的那辆车的车身上,又向邢雨嘉乘坐的这辆车疯狂的冲了过来。

    邢雨嘉的司机熟练的操控着方向盘,车子九十度逆转,斜斜冲向一侧的农田。

    “砰”的一声,撞碎护栏,与运渣车擦身而过,然后落在农田的泥土中,强烈的震感,颠簸得邢雨嘉眼冒金星,目眩神迷。

    而司机则撞在挡风玻璃上,头破血流,晕死过去。

    运渣车因为车体笨重,再加上速度极快,根本来不及转向,而是直接冲向道路另一侧的山谷中。

    “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火光,冲天而起。

    当邢雨嘉挣扎着推开车门,爬上道路时,另外七辆车上的保镖全都横尸一地,死亡的气息弥漫着,两辆白色依维柯向着两个方向,绝尘而去。

    “爷爷……”

    眼泪夺眶而出,邢雨嘉凄厉的呼喊着。

    所有的保镖包括司机都死了。

    邢栋乘坐的那辆车,已经被运渣车碾压成一堆废铁,保镖和司机都死了。

    令邢雨嘉感到意外的是,她并没有找到爷爷的尸体。

    ……

    苏心怡羞得满脸红通,知道自己又被叶天给调戏了。

    “嗷……”

    正当叶天得意忘形时,苏心怡的高跟鞋踩在叶天脚上,疼得叶天惨叫出声。

    趁着叶天露出很夸张的疼痛神色时,苏心怡一把从叶天手上抢过抱枕,抱在怀中,芳心里装着满满的温暖。

    苏心怡一眼就看得出这个抱枕并不是母亲为她制作的那个。

    只不过这个抱枕,与母亲制作的那个抱枕,尺寸、大小、材质、甚至是用针技法,都是一模一样的。

    这足以证明叶天对自己是真心的!

    “你找谁制作的抱枕?”苏心怡好奇地问。

    叶天云淡风轻的道:“我刚好认识沈天衣,而他也刚好精通这方面的手艺,于是就委托他帮我照葫芦画瓢,制作一个抱枕。怎么样?还可以吧?”

    昨日当叶天看到被苏心怡扔掉的抱枕时,想起抱枕对苏心怡的意义,为了平息苏心怡对自己的怨恨,于是立刻联系沈天衣,命令沈天衣必须重新为苏心怡制作一个与旧抱枕一模一样的抱枕,不然就提头来见……

    而听到叶天这话的苏心怡,却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在江城,乃至整个西河省,沈天衣的名号,在上流社会流传有多广,绝对不是一般人能想象得到的。

    沈天衣是服装行业,首屈一指的大师,集服装设计、制作、推广于一身,连续七届为维密天使的t台秀设计符合华夏风的服装。

    名下零零总总的个人品牌,超过五十个。

    在上流社会,很多人的衣食住行都是私人订制。

    而沈天衣就是定制服装的首选第一人。

    能请动沈天衣帮忙制作服装的人,在江城绝不会超过十个人……

    “你能不能告诉我?你究竟是谁?”苏心怡很认真的望着叶天,嘶声问。

    叶天一次又一次刷新了她对他的认识。

    “日后你就知道了。”叶天莞尔一笑,手指从苏心怡的鼻梁上挂过。

    苏心怡四周看看,没有见到任何人,这次压低声音,沉声道:“你不告诉我,我不给你*日。”

    “完了完了,你在我心目中的女神人设,就因为你这一个日字,彻底崩塌了。”叶天一屁*股坐在地上,捶胸顿足的找借口,回避苏心怡的问题。

    苏心怡板着脸,冷哼道:“你到底说还是不说?”

    “你到底给不给日?”

    “不给!”

    “那我就不说。”叶天斩钉截铁道。

    苏心怡非常生气的瞪了一眼叶天后,转身离开。

    叶天嘿嘿一笑,屁颠屁颠的跑了过去。

    从后面一把抱住苏心怡的纤腰,尖叫一点地面,身子化作流光,蹿入停放在广场外的车内。

    苏心怡娇*躯一颤,刚才她只觉得一阵腾云驾雾,头晕目眩,而现在却已经越过了几百米的空间,坐在车内的副驾驶位上了……

    “你会飞?”苏心怡心惊胆战的问,联想到昨天早上,叶天从三十多层楼高的窗口一跃而下的画面。

    叶天黑着脸,有气无力的道:“你都不给我嗯嗯啊啊,我凭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爱说就说,不说拉倒,谁媳啊。”苏心怡黛眉一挑,撅着翘*起的丰润嘴唇,一脸不高兴的模样。

    叶天语重心长的道:“不是我不想说,只是时候不到。时候一到,我保证把我的来历和底细,原原本本的告诉你。”

    “这还像句人话。”

    “我们什么时候把正事办了?”

    “你脑子里就只能装着那么点破事儿吗?”

    “我就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你上了我车,嘿嘿嘿,就只能任我宰割了。我要吃了你这只小绵羊……”

    叶天邪恶十足,非常流氓的声音,从车内传出。

    “不要!”苏心怡尖叫道。

    “刚才你都说要了,成年人说话,不能反悔,来吧,我会好好怜惜你的。”

    伴随着叶天这句话出现的,还有剧烈椅的车身。

    “唔唔唔……大混蛋,你快起来,我得先打个电话给老爸和如雪,免得他们担心。”

    “然后呢?”

    “额……你爱咋地咋地。”苏心怡无可奈的回应着。

    叶天哈哈大笑起来,“我早就期待着这一天了……”

    作者蜗牛快跑说:本书qq群号,522353821,期待各位的加入。感谢各位酗伴们的支持,谢谢大家,手上有鲜花的酗伴,请把鲜花投给蜗牛,谢谢了。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