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84章 这逼装的真6
    “是哪个不知死活的狗崽子,敢在我的公司门口叫嚣?”

    伴随着声音出现的还有一个胖子。

    在胖子身后,还跟随着三十多个手提砍刀的青年人。

    这胖子圆咕噜咚的身子,乍一眼看去,就像一个圆鼓鼓的大肉球。

    满脸堆积着肥肉,以至于把五官都挤压得很小,小眼镜、小鼻子、小嘴巴,有着很高的辨识度。

    只是,此时胖子的脸上充斥着掩饰不住的怨毒和愤怒。

    他胖乎乎的手掌一挥,身后的青年呼啦一身,冲着叶天这边,两侧包抄而来。

    “老三,你他妈还要逼脸吗?动不动就给人下跪,瞧你这损色儿,你真是丢了老洪家的人。”胖子瞟了一眼地上的洪哥,恨其不争的怒骂道。

    见到老二洪远方的带着手下到来,洪哥的胆气顿时壮了起来。

    即便没有胖子洪远方的训导,他也不可能再继续跪在叶天面前。

    “二哥,这下子真他妈猖狂,直接把他砍死了喂藏獒,咱家的藏獒,也是好几天没吃到人肉了。”洪哥揉着有些酸痛的膝盖,一瘸一拐的走到胖子面前。

    胖子冷冷一笑,气定神闲的道:“不急,砍死了为藏獒,太便宜这小子了。怎么着也得当着他的面儿,把他的马子给轮了,你说是不?”

    “二哥所言极是,我听二哥的。”洪哥满脸堆笑,迭声道。

    胖子背负双手,在原地走了一圈,毒蛇般阴冷的眼神,落在叶天脸上,嘿嘿一笑。

    “两位,我只是来收礼物的,你们把礼物恭恭敬敬的交给我,你们或许会死得痛快一些,不然,呵呵,你们会死得很惨,很惨,很惨……”

    叶天脸上带着云淡风轻的表情,一连阴阳怪气的说了三个“很惨”,似乎真有阵阵阴风从他口中吹出,令得周围的三十几个青年,都感到皮肤上生起一层鸡皮疙瘩。

    胖子眯着小眼睛,咧嘴嘻嘻一笑,饶有兴致的问,“你想要什么礼物。”

    “你们哥三儿个的人头……”

    叶天还是从容淡定的回应着,甚至把苏心怡的纤纤玉手,放在手中,轻轻把玩摩挲着,丝毫没有把周围的敌意放在眼中。

    后面的话,叶天还没说出,就被胖子打断……

    胖子厉声喝道:“兄弟们,砍了他,今晚我让你们轮上了这个美娇娘,哈哈哈……”

    三十几个青年见到国色天姿的苏心怡,早就心神荡漾,色授魂与了,而且他们也没从叶天身上感受到任何杀气,听到胖子这话,顿时个个斗志昂扬,抡起手上的砍刀,争先恐后的砍向叶天。

    刀光如匹练,明晃晃,刺眼生寒,无尽的杀气,滚滚而动,像怒潮般疯狂席卷着。

    苏心怡吓得面无血色,本能的发出一声尖叫。

    紧接着她就感觉自己的身子,像腾云驾雾般向上飞去。

    下一秒,惊魂未定的她,耳边回荡着“蓬蓬蓬……”的爆响声。

    每一道爆响声,都是拳头与**狂猛撞击时,爆发出来的。

    伴随着爆响声的,还有……

    “卡擦卡擦”的骨头断裂声。

    “嗷嗷嗷”的哀嚎声。

    “啊啊啊”的惨叫声。

    甚至还有“嗤嗤嗤”刀锋砍入**时的声响。

    她还听到鲜血像喷泉般从体内飙射在空气中的“噗嗤、噗嗤”的阵阵声音。

    苏心怡的身子向上飞起三米,然后坠落。

    落在叶天怀中。

    “没吓到你吧?”叶天混若无事,脸上带着人畜无害的笑容。

    苏心怡脸色苍白,目光一转,看到满地的残肢断臂和一地鲜血时,又吓得发出一声尖叫。

    叶天轻拍了一下苏心怡的翘臀,不怀好意的邪恶笑道:“我都还没跟你洞房呢?又没进入你的身子,你咋又开始尖叫了?省着点儿力气,晚上有你叫的。”

    此时的台阶地面上,躺在三十几个青年的尸体,无一不是被分尸,当翅死,将近的一半的尸体,被硬生生砍成七八断,浓郁刺鼻的血腥味,从尸体上飘起,中人欲呕。

    五秒钟前,还活蹦乱跳,杀气腾腾的三十几个青年,这一刻,全都……

    命丧黄泉,死于非命!

    十步之外,胖子和洪哥脸色惨白,嘴角抽搐着,身子颤抖,如遭雷击,惊恐万状的表情凝固在他们的脸上。

    他们的脑子里嗡嗡作响,在道上混了二十多年,也是见过血、杀过人的,可是他们却从未见过这么强悍的实力,这么血腥的手段,这么狂暴的战斗力。

    更要命的是:

    此时的叶天身上,丝毫没有半点刚杀过人的痕迹!

    胖子和洪哥面面相觑,几乎是同时意识到:

    今天遇到狠人了!

    这栋商务大楼,使他们洪家三兄弟的产业,以做建筑行业为生。

    他们现在唯一能期待的就只有老大洪远光。

    洪远光,出身少林,一身功夫,罕见敌手,而且正值壮年,出于战斗力的巅峰状态。

    这些年死伤在洪远光手中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我这人心地善良,扫地不伤蝼蚁命,爱惜飞蛾纱罩灯,我之前都跟光头你说了,咱们有话好好说,你偏不听,非得要跟我动手。

    这下傻逼了吧?懵逼了吧?唉,迫不得已而杀人,实在是太痛苦了,各位奔赴黄泉,找阎王爷报到的兄弟,你们不可能怨我啊。

    是你们逼我动手的,我这是正当防卫,律法都不能定我的罪。

    我刚才的话,都还没说完,你们就要杀我。打断别人说话,是不对的,你们体育老师木有交过你们吧?额,应该是你们的数学老师的失职。”

    叶天非常滑稽可笑的一番话,清晰无比的落入周围几人耳中。

    苏心怡忍不住想笑,都什么什么时候了,这混蛋还如此没溜儿,真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木有……

    至于胖子和洪哥则面如土色,想笑却又不敢笑出来,这小子装逼真六啊,简直是装逼界的一代宗师,明明非常残忍的杀了人,还假惺惺的说什么不得已而为之……

    “兄弟,这这这……你要啥礼物,你只管说。”胖子想伸手拍着胸膛说话,却悲催的发现自己的手上,半点力气也没有。

    “你们哥三儿个的人头,还有……”叶天淡淡的重复着之前的话。

    话还没说完,又被人打断,一道惊雷般的怒吼声,从大堂内传出,“老子是洪远光,你敢上门找死,老子成全你。”

    叶天无奈的大爆粗口道:“艹,你丫的他妈又打断我说话,你还要脸不?”

    而胖子和洪哥,却在这时候,有一丝喜色略上眉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