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7章 美人吟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苏心怡再也无法伪装下去,她美丽的嘴角浮现出一抹甜美的微笑。

    苏心怡的绝美风姿,看得叶天一阵心神恍惚,还想再一次把苏心怡压在身下……

    “苏美人,还能不能再来一回?”叶天亲吻了一下苏心怡的俏脸,哀求着道。

    苏心怡板着脸,冷冷的道:”不能,我那里都疼死了。“

    叶天眼睛一眨,悄悄往手上抹了一点口水,然后趁着苏心怡不注意时,径直擦在苏心怡的花溪处。

    “哇哦……”

    苏心怡再一次舒服得尖叫出声,娇躯轻颤着,紧蹙的眉头,都在这一刻舒展开来,惊讶莫名的问道:“你在我那里抹了什么东西?好爽哦。爽得不要不要的。”

    能让苏心怡这种矜持的女神,说出这么露骨的话,叶天再次体验到成就感,这也说明自己的口水,绝对是有着超高的神奇药用价值的。

    “口水啊。”叶天如实相告。

    一听叶天这话,苏心怡杀了叶天的心思都有了。

    她的那里,刚才被叶天的手指摩挲了一下之后,阵阵剧痛凭空消失,比世上任何一种止痛药的效果都要明显一百倍。

    尽管如此,也不能平息苏心怡的愠怒,“你居然把口水,涂抹在我那里,你知不知道你的口水里,蕴含多少细菌?你知不知道女人的那里有多娇嫩,比鲜花还要娇嫩啊。

    啊……真是被你气死了,再这样下去,我真的会被你活活气死的。“

    苏心怡一手捂着脸,一手捏成粉拳,轻轻捶打在叶天胸膛。

    叶天一本正经的回应道:“苏美人,你找我当你的男人,你真是很有眼光。不瞒你说,我浑身上下都是宝,达不到肉白骨活死人的境界,却也有着神奇的功效。”

    “切,说的你好像是唐僧肉似的。”苏心怡将信将疑的反驳道。

    如今苏心怡已成了自己的女人,叶天觉得自己的一些秘密,是完全可以跟苏心怡分享的。

    叶天轻咳一声,正襟危坐,把苏心怡拦腰抱起,放在自己的腿上,用一种说书人的口吻,正色道:”话说啊,我这身体,乃是举世无双的……“

    听完叶天滔滔不绝的一番的介绍后,苏心怡回头凝望着叶天,满脸的惊讶表情,“看样子,我还是没见识。这世上居然还有这个物种的存在,你身上的口水、汗液、尿液、毛发都能用来治病救人,简直闻所未闻。”

    “嘘,为我保密,这是我最大的秘密。”叶天的手指压在苏心怡嘴唇上,小声道,“要是让那些砖家知道我这么神奇,他们肯定会把我抓去,关在笼子里,当小白鼠一样的解剖研究。”

    苏心怡咯咯的娇笑起来。

    要不是刚才有亲身体验,她真的很难相信叶天说的这番话。

    “叶天,我对你越来越好奇了。”苏心怡捧着叶天的脸,撒娇道。

    叶天笑道:“我是越来越爱上……你了。”

    当苏心怡察觉到叶天眼中浮现出的那一抹邪恶笑意时,她突然感觉得自己的体内,已经被叶天闯了进去。

    “你……坏……”

    苏心怡的话还没说完,叶天的动作,已经由偷偷摸摸,变成光明正大的迅速进出。

    强烈的感受,令得苏心怡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浑身每个细胞都在这一刻欢呼雀跃起来,迎接着叶天的每一次进攻。

    ……

    夜已深。

    苏家。

    苏茂还依旧失魂落魄的坐在餐厅的椅子上,满地都是他摔碎的碗筷杯碟。

    这时候保姆阿梅,轻手轻脚的走入餐厅,打算清扫地面。

    “阿梅,出去。你别来打扰我。”苏茂点燃一根烟,有气无力的冲着保姆挥了挥手。

    阿梅是个中年女人,穿着非常简朴的衣服,沉默少语,眉宇间时常萦绕着一抹化不开的忧伤。

    三十多岁的年纪,乡下人,丈夫和女儿在三年前的一次车祸中丧命。

    她被婆家人认为是丧门星,最终被撵出家门,流落到江城。

    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中,遇到当时正意气风发的苏茂。

    那时的阿梅正在一个建筑工地做厨师。

    苏茂看中了阿梅的厨艺,于是,把阿梅带回家,雇佣阿梅当自己的保姆,直到如今……

    两人几乎不怎么说话。

    而苏茂这些年,苏茂又沉浸在对亡妻的哀痛与追思中。

    所以,即便两人朝夕相对,苏茂也从未侵犯过阿梅。

    事实上,阿梅也是个漂亮的女人。

    身材丰满窈窕,前凸后翘,双腿修长,鹅蛋型的脸颊,白净迷人,再加上因为是生过孩子的缘故,无形中更是有一股柔媚的气质,散发出来,吸引着男人的目光。

    要是稍加修饰打扮,丝毫不会比城里的贵妇人差。

    ”阿梅,你说我做错了吗?“阿梅刚转身走到餐厅外,苏茂死气沉沉的声音响起。

    阿梅站在外面,沉默了半晌后,怯懦的小声道:“苏大哥,我……”

    苏茂摇椅晃的扶着椅子站起身,摁灭烟头,嘶声道:“没事的,你心里怎么想,嘴上就怎么说,即便说错了,我也不怪你。”

    沐浴在廊下昏黄灯光的阿梅,梳着两个大辫子。

    穿着碎花白色长袖衬衣,蓝色的紧身牛仔裤,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孩子,沉默了一下,轻声回应道:“我觉得心怡的做法是对的,她有文化有见识,而且她已经是成年人了。

    苏大哥您虽然是她的父亲,但婚姻大事,还是遵从她的选择。毕竟以后与她生活的人,是她的丈夫,而不是您。

    她那么优秀,她能选中的人,肯定不会错。“

    苏茂一愣,皱着眉头,陷入了沉默。

    “苏大哥,我……我是不是说错话了,我……我对不起……我不该乱说话……”

    阿梅非常惶恐的辩解着。

    苏茂却是无声的一抬手,示意不管阿梅的事。

    半晌的沉默之后,苏茂又是一声长叹,感慨道:“我真是白活这么大岁数了,居然还没有你看得开。阿梅啊,你要是找到合适的男人,就嫁了吧。

    找个有条件的男人养着你,你也不用到我这里工作了。到时候,我肯定给你包一个大大的红包。“

    阿梅脸色一红,低垂着脑袋,不再说话。

    “麻烦你清扫一下餐厅,我要休息了。”苏茂拍着脑袋,一脸苦涩,很是为难的喃喃自语着,“你死丫头的性子,这次跟我闹得这么僵,她肯定不会回来跟我认错的,可是,我是她老子啊,我总不能主动跑去跟她认错吧,那还想什么话呀……

    唉,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收回所有的产业,女儿却跟其他男人跑了,这人生啊,真他妈比电视剧还曲折。”

    阿梅低着头,进入餐厅,开始清扫地面的杂物。

    “不必这么为难,因为你很快就是个死人了,死人是不会感到为难的……”

    苏茂刚要走出餐厅,却在这时候,一个阴寒刺骨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