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8章 杀气荡
    “你是谁?干嘛闯进我家!”

    苏茂本来心情就不好。

    此时听到外面这人大言不惭的一句话,更是令得苏茂心头的怒火,蹭的一下,点燃起来。

    “杀你的人!”

    阴冷低沉的声音,再次从外面传来。

    苏茂不由得心神一颤,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瞬间冷静下来。

    “你要钱?还是要我的产业?”苏茂并不认为对方是在威胁自己,只要能保住一条命,他不惜散尽万贯家财,“只有你能留下我的命,一切都好商量。”

    “我要你的命!”

    声音已经冰冷,只是这一次,他的声音中满含着杀气。

    苏茂定了定神,强颜欢笑道:“能不能商量一下?”

    他的话音一落,外面的人,已进入餐厅。

    这人赫然是……

    ……

    孙家老宅。

    一处绝密的试验室。

    雪白的墙壁,无影灯把整个试验室,映照得亮如白昼。

    试验室中间,安放着一张巨大的手术台。

    手术台周围,则是各种闪烁着花花绿绿的指示灯的仪器。

    手术台上还留有血迹。

    孙昌硕摘下口罩,嘴角浮现出一抹狞笑。

    面无表情的孙长风则静静的站在一旁。

    他的内心,则掀起滔天巨浪。

    直到现在,他依然无法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画面……

    孙昌硕居然仅凭着颜华生的一滴,就硬生生造出一个全新的颜华生。

    之前的颜华生,已经死在八里屯夜店外的街头。

    现在的颜华生,则是孙昌硕创造出来的。

    孙家以医术起家,后来逐步成为江城境内有影响力的家族。

    这些年一直在后山,闭关修炼的老祖宗,不仅武道天赋惊人,在医学上更是有着堪称妖孽般的造诣。

    还没闭关前,就研制出以家传功法,融合,创造全新生命的秘术。

    这是孙家的秘密,只有孙长风知晓。

    但孙长风没想到,孙昌硕居然连老祖宗的这一门恐怖秘术都继承了……

    “灾难……灾难啊……”孙长风心中暗道,他无法想象,未来的孙昌硕还会做出哪些更加疯狂离奇的事。

    老祖宗当年闭关修炼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门秘术太过逆天,一旦公布,将会遭到整个国家,乃至是全世界的反对和镇压。

    使用秘术创造出来的人,本体已经消亡,以另一种形式重生,有着七情六欲,身体素质,甚至是智商,都得到了完美的优化。

    寒暑不侵、不知疲倦,不会生病,能抵抗上千度的高温,也能在零下几百度的低温环境中存活。

    可以从诞生开始,就一直连续工作到死。

    只要没有遭遇到强大武力的镇压,将会是不死不灭的存在。

    这是一个全新的物种。

    最大的特征就是听命于创造他的主人。

    百依百顺。

    就像一个被植入芯片的机器人,永远不会背叛。

    可以毫无怨言的执行,主人给他下达的任何命令,包括自杀。

    以老祖宗那样的天纵奇才,都只能把这门秘术,带入山腹之内,不敢公之于众。

    而孙昌硕如今却堂而皇之的使用这门秘术,制造新物种。

    “桀桀……世上再无颜华生,只有一条由本座创造出来的狗。”孙昌硕擦去额头的一滴汗珠,得意的笑着。

    他整整花费了十个小时的时间,凭借老祖宗的记忆传承,以颜华生的,制造出一个新的颜华生。

    尽管颜华生对他言听计从,但他还是不放心。

    于是昨天夜里,他手撕颜华生,把颜华生的尸体扔在街头,只是取走了颜华生的。

    。

    是一滴血。

    藏于心脏中间。

    世界上没有任何一台仪器,能够探寻到的存在。

    只有修为到了钻石级境界以上的武道高手,才能凭着意念的感应,将他人心脏中的取出。

    孙昌硕继承了老祖宗的所有武道修为、生平记忆,甚至是喜怒哀乐。

    昨夜在夜店的客房内,当孙昌硕看到颜华生像狗一样趴在地上,学狗吠时,孙昌硕就下定决心,要把颜华生打造成一只永远听命于自己的狗。

    直到半个小时前,孙昌硕的试验结束,成功制造出全新的颜华生。

    “嘎嘎嘎……这个时候的颜华生,应该完成任务了吧。”

    孙昌硕走到一旁的桌上,倒了一杯鸡尾酒,还冲着角落里的孙长风微微一笑,“干杯,为我的伟大成就干杯!”

    孙长风愣在原地,一动不动。

    “为了纪念我的伟大成就,我得为颜华生重新起一个名字才是啊……”一杯酒下肚后,孙昌硕蹙着眉,喃喃自语着。

    ……

    苏家。

    “你是颜总裁?”

    苏茂曾在一次商业交流会上,与颜华生有过一面之缘,并没有任何交往。

    此时,看着近在咫尺的颜华生,苏茂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阵阵强烈刺鼻的福尔马林气味,从颜华生身上散发出来。

    颜华生惨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血色。

    “你知道我?”颜华生白嫩得像是初生婴儿般,没有一丝皱纹的额头,微微皱起,疑惑的问。

    苏茂长出一口气,莞尔一笑,顿时放松了警惕。

    堂堂倾城集团的副总裁,怎么可能深更半夜跑来家里杀自己呢?

    苏茂哈哈一笑,“当然知道,倾城集团的掌权者。”

    “我……我是……”颜华生的脸上突然变得阵青真白,像是在缅怀往事,眼神中一片迷离茫然。

    正在清扫地面的阿梅,小跑着来到苏茂身后,小声道:“苏大哥,您赶紧走吧,我看这个人不正常。”

    说这话时,阿梅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意思是:

    颜华生的脑袋出毛病了,是个神经病!

    “哈哈哈,阿梅,你多虑了,颜总裁能大驾光临,是我的荣幸,你给我准备几个酒菜,我得好好陪颜总裁喝几杯。”苏茂大大咧咧的拍着胸口,笑道。

    颜华生扭动着脖子,发出“咔咔咔”的脆响声。

    他听见了阿梅的话。

    此时阿梅刚要转身,颜华生的手指,闪电一般探出,扣在阿梅的头顶。

    “噗嗤”一声闷响。

    紧接着,血雾飙射。

    阿梅的整个脑袋,在颜华生的五指下,硬生生捏爆。

    因为颜华生这个时候刚好背对着苏茂。

    看到这一幕的苏茂,顿时吓得亡魂皆冒,像兔子般直接窜出餐厅。

    这时,阵阵沉重如惊雷的脚步声,从院子外传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