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佳人心
    几十条大汉,如狼似虎般冲到苏茂这边。

    其中一人背起苏茂,就往外跑。

    剩下的大汉,从挥舞着开山刀冲进餐厅。

    “嗷嗷嗷……&“

    “啊啊啊……”

    “咔咔咔……”

    “砰砰砰……”

    “噗噗噗……”

    ……

    各种惨叫声、哀嚎声、手足断裂声、脑袋爆炸声、鲜血飙射声、尸体倒地声,响成一片,汇聚成一曲死亡的乐章。

    在大汉背着苏茂冲出院子时,惊魂未定的苏茂下意识的回头向餐厅看了一眼。

    他看到了这一生中,最难以置信的一幕……

    颜华生一手抄起一具尸体,“咔擦”一声,扯断一条手臂,然后如饥似渴的往嘴巴里塞。

    鲜血顺着颜华生的嘴角,像断线的珠子般往下坠落。

    “苏老伯,咱们走,快走,那个人已经疯了。”

    这时,大汉已经背着苏茂冲出了小区,来到小区外。

    路边停放着七八辆依维柯,十几条提着开山刀的大汉,潮水般涌了上来。

    “豹子,你怎么来了?”惊异不定的苏茂疑惑的问金豹子。

    金豹子擦着脸上的汗水,把苏茂往车上一塞,“什么都别说了,赶紧走。如果遇到我老大,请告诉他,我不是孬种,如果有下辈子,我还愿意做他的小弟。”

    “黑虎,开车,送苏老伯走。”金豹子冲着身边的小弟,沉声怒吼。

    黑虎是个面色漆黑的青年,二十八*九岁的年纪,长得膀大腰圆,浑身透发出狂暴的力量,闻言后,噶声道:“豹哥,我要跟你并肩战斗。”

    “并肩你*妈隔壁,赶紧走。”金豹子一巴掌落在黑虎脸上,咆哮着。

    这个时候,小区的道路上,一身是血的颜华生,一边捧着一条人腿“咔咔”的啃噬着,一边飞速狂奔,向这边靠近。

    保安亭的几个保安,见到这一幕,以为是有人在玩cosplay,也没注意,反而呵呵的笑了起来。

    “妈*逼的,这年头的人,真他妈变*态,心里空*虚啊,装扮啥不好,偏要装扮成食人*兽……啊……”

    小个子保安的话还没说完,他的脑袋就被颜华生一把摘下。

    黑虎双目通红,不再说话,跳上车,猛踩油门,车子绝尘而去。

    金豹子扬起开山刀,厉声道:“兄弟们,今晚,大开杀戒,哪怕是死,也要挡住那个怪物,给我杀!!”

    他身后三十多个兄弟,个个眼中泛起血色,挥舞着开山刀,山呼海啸起来,“杀杀杀!”

    声浪如潮,气壮山河。

    “冲啊!”金豹子一马当向,迎着颜华生直冲过去。

    另外七辆依维柯则以自杀式的攻击手段,从七个方向呼啸着撞向颜华生。

    想要把颜华生碾压成渣。

    “轰轰轰……”

    七辆车狠狠的撞在颜华生身上。

    整个大地似乎都在这一刻,颤抖起来。

    强大的气浪,直接把远处保安亭的房顶掀飞,绞成碎片。

    颜华生安然无恙的站在原地。

    车上的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时,颜如雪的双手,已经向钢条般狠狠的抽在他们的脑袋上。

    “噗噗噗……”

    不到三秒钟时间,七个开车的小弟,全都脑袋爆裂而死。

    颜华生怒吼着,一巴掌砸在车身上。

    下一秒,整个车体,崩碎成渣。

    “砰砰砰……”

    一连六声之后,剩下的六辆车,也在颜华生的拳头下,化作满地的碎片。

    即便如此,还是没能让金豹子停下脚步。

    “为兄弟们报仇,杀!”

    金豹子咆哮声震天裂地。

    身形一纵,扑到颜华生面前,一刀当空斩下。

    ……

    叶天意识到自己即将爆发,也是赶紧退出苏心怡的阵地。

    要是真让苏心怡怀*孕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此时的苏心怡虽然意乱情迷,但还保留着一丝*情形,见到叶天这个举动后,不由得微微感到一阵欣慰。

    “你对我真好。”苏心怡柔声道。

    叶天苦涩一笑,没有说话。

    苏心怡却是一把握住叶天剑拔弩张的某处。

    几分钟后,在苏心怡双手的辛勤劳动下,叶天一声低吼,彻底释放。

    苏心怡则发出“啊&“的一声尖叫。

    她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叶天体内的东西,全都落在自己手心里。

    叶天舒服得长长呼出一口气,眯着眼,打量着再次脸色羞红的苏心怡,嘿嘿一笑,苏心怡比他想象中还要单纯,简直就是个小透明,却还总想装出一副什么都懂的样子。

    “你怎么又把这么恶心的东西,弄到我手上了?”苏心怡无奈的埋怨道。

    叶天赶紧用纸巾把苏心怡的手擦干净,心中暗笑,也只有苏心怡这种小透明会不知所措,这要是换做成熟少妇*方媛,每次都巴不得自己能多释放一些东西,在她口中,然后方媛会当着自己的面,会心一笑,仰起俏*脸,喉咙滚动,把口中的东西吞入腹中,并美其名曰说,这是养颜护肤的好东西,一点也不能浪费……

    “这就是少女与少妇的区别啊。”叶天暗暗思忖着。

    叶天口中却有感而发,“还不是因为你手上的活儿太好,弄得我都没来得及提醒你,就开闸泄洪了。”

    苏心怡板着脸,翕动着瑶鼻,“这个东西的气味,太恶心了,我以后再也不愿跟你做这么龌龊的事了。”

    “哈哈哈……”看着苏心怡可爱俏*丽的模样,叶天忍不住大笑出声。

    苏心怡清理一下自己花溪处的狼藉,轻叹一声,满脸苦涩道:“今晚我跟老爸闹僵了,我都不知道以后该怎么面对他。

    你也知道,我在这世上,只有他一个亲人,这些年虽然他忙于打理生意,但他毕竟是我爸爸,我与他相依为命。

    我负气出走,肯定让他很伤心了。“

    叶天长出一口气,轻拍一下苏心怡的肩膀,“明天一大早,我陪你回家,他肯定会原谅你的。父女没有隔夜仇嘛。”

    “你*大*爷的,是夫妻没有隔夜仇吧。”苏心怡怒瞪了一眼叶天,“好好的一句话,到了你口中,就变得这儿低俗恶心了。”

    叶天故作不解的道:“是吗?我还以为是父女呢?”

    苏心怡气咻咻的回应道:“你以后说话最好注意点,嘴上应该有个把门的。”

    “谨遵老婆大人教诲,小生一定痛改前非,好好做人。”

    “这还差不多呢。“苏心怡抿着嘴唇,点了头,”不过,我现在还真有些担心我老爸会想不开呢。“

    叶天打趣道:“你怕他自寻短见?”

    “你才自寻短见呢,你们全家都自寻短见。”苏心怡没好气的反驳道。

    叶天嘿嘿的笑着,双手在苏心怡凹凸有致的身躯上,灵活的轻抚摩挲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