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4章 你比砖家还牛逼(5更求花)
    “我觉得不怎么样?你当我是三岁孝呢?还一百倍的回报方式?华夏国的砖家们都不敢这么忽悠人,你丫算老几啊。你比那些砖家还牛逼?”

    胖女人一拍桌子,音调提高了八度,厉声道,“拿钱来!不拿钱,你休想走出老娘的视线。住店不给钱,哪有这么便宜的事?”

    这种旅店,说白了,也就是黑店,没有取得某些部门颁发的营业资格。

    昨夜,苏茂走投无路,也只能病急乱投医,在这种简陋的的旅店中应付一晚,躲避颜华生的追杀……

    苏茂心念电转,满脸堆笑,“大姐,我是苏茂。我身价几千万,接近一个亿,区区几百块的住宿费,我怎么可能赖账呢?我家住在紫竹苑,我不是没有钱,我只是出门忘记带钱了。

    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打电话去紫竹苑的物管打听一下我的身份信息。”

    胖女人拍着桌子,冷声呵斥道:“少他妈废话,老娘说老娘住在白金汉宫,你丫信不?什么玩意儿啊,赶紧给钱。你不给钱也行,老娘把你卖到黑煤窑干苦力去。

    苏茂,那是咱们这一带,鼎鼎有名的大老板,身价几百个亿,住的是总统套房,喝的是洋酒,睡的是美女,出门都是左拥右抱,前呼后拥的。

    就你这穷酸样儿,也敢冒充苏茂,你真是不知死活。”

    口中说着话,胖女人连连拍了三下手,“来人呐,给我把这个老东西拿下。”

    话音一落,两个染成黄毛的青年,嘴上叼着烟,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儿,晃晃悠悠的从楼梯转角处,走了过来。

    一左一右,拦住苏茂的去路。

    “老东西,别他妈敬酒不吃吃罚酒。”左边的瘦高个儿黄毛,眯着三角眼,阴测测的威胁着,“要么现在就把住宿费结了,要么小爷我送你去黑煤窑干活抵债。”

    苏茂这些年,见多识广,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从眼前这三人的话中,他顿时明白过来,这个旅馆与黑煤窑勾结,做非法勾当,在这之前恐怕是没少干图财害命的事……

    “两位小兄弟,有话好好说,请允许我给女儿打个电话,叫她带着钱来接我。”苏茂当然不会跟这些人硬拼,满脸笑容,他刚把手机掏出,右边的矮胖黄毛,绿豆般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一把将苏茂的手机夺了过去。

    矮胖黄毛爱不释手的把*玩着手机,满脸兴奋的道:“哎哟,卧槽,这是最新款的水果啊,据说高配版的,要他妈好几千大洋呢,这老头挺有钱哈,真是人不可貌相哦。”

    苏茂欲哭无泪,这些年几乎都是意气风发的他,从未想过自己竟会落到这般田地。

    他现在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

    谁都不知道,他住在这里。

    要是不能跟女儿苏心怡取得联系,他就只能被迫去黑煤窑干苦力了。

    胖女人点燃一根烟,娴熟的吐出一个烟圈,噶声道:“你两个兔崽子,还愣着干嘛?捆了,待会儿就送去麻子的煤窑干活。”

    “还有王法吗?”苏茂厉声呵斥道。

    他的声音很大,希望能够引起外面路人的注意。

    然而,从旅店门口经过的人,谁都没有向他这边多看一眼。

    这让苏茂不由得感到绝望。

    跟两个黄毛动手,他还真没那个勇气!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刹车声从外面传来。

    旅店内四人,都是不由自主抬头向外望去。

    两个黄毛的眼中,更是露出掩饰不住的激动和艳羡。

    价值上百万的法拉利啊,就这么近在咫尺的停在眼前,他们真想上去用手*感受一下线条流畅的车身。

    ……

    金豹子背起昏迷的强叔,发疯似的,向附近的医院跑去。

    他不敢给叶天打电话,担心叶天会因为强叔受伤的事,迁怒于他。

    他觉得还是先到医院,听听医生怎么说,然后在做定论。

    “你朋友的眼睛,保不住了,匕首扎在肺叶上,即便手术成功,把匕首取出来,也不一定能保住他的命,你还是为他准备后事吧。”

    面无表情的医生,轻描淡写的几句话,直接宣判了强叔的死刑。

    金豹子感觉自己的天都快要塌了。

    他知道只有叶天才能就强叔的命,这时候,他再无其他顾虑,刚要拨打叶天的电话时,一道幽灵般的身影,来到他面前,一把夺下他的手机。

    ……

    苏茂的眼中却是浮现出一抹欣慰。

    虽然他并不想见到叶天,但这时候叶天偏偏和苏心怡手挽着手,耳鬓厮*磨,真像一对新婚燕尔的小两口般,急匆匆下了车,向旅店这边走来。

    “老爸……”

    苏心怡一看见老爹,就立刻双眼通红,泫然欲泣,加快脚步跑入旅店,扑到苏茂怀中。

    纳尼?!

    胖女人和两个黄毛,这一刻都愣住了。

    妈卖批的,这死老头居然还有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儿。

    而且还开着豪车!

    三人几乎同时想到,眼前这个老头,赫然就是……

    苏茂!

    苏茂虽然只是大老板,但也不是他们这种小瘪三能得罪的。

    “心怡啊,我还以为你再也不会回来了,你再也不会叫我一声爸了。”想起昨晚在餐厅时,父女俩的争执,苏茂忍不住老泪纵横。

    只要女儿愿意回到身边,哪怕现在面临着危险处境,他也毫无畏惧了。

    更何况,旅店外,还站着凶神恶煞的叶天呢。

    苏茂对叶天纵有百般不满,但对叶天强大的身手,还是非常肯定的。

    苏心怡流着泪,哽咽道:“老爸,我们回家吧。我离开家之后,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我都知道了,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苏茂擦擦浑浊的眼睛,憨厚的笑道。

    父女二人走出旅店时,苏茂对苏心怡道,”把我欠他们的住宿费,给他们。“

    听到苏茂这话,胖女人和两个黄毛,再次一惊,都以为自己的耳朵出了毛病。

    他们谁都没想到,苏茂居然这么厚道任意,以德报怨。

    尼玛的,这世上还有这样的好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