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0章 飞扬跋扈 舍我其谁
    两个一身制服的警员,面带威严之色,下了车,一前一后,向这边走来。

    所到之处,人群纷纷让开一条通道。

    两个警员的年纪都在五十岁上下。

    从他们的肩章可以看得出,一个是正局,一个是副局。

    能让红花区警局的正副两个局长,同时出面的事,并不多见。

    段天成一把推开搀扶着他的几个手下,小跑着来到两个局长面前,哭丧着脸,“两位局长大人,你们可要为我做主啊。我被人打残了,你们看看,我这手,我这手他妈的废了。你们要是不给我做主,这世上就没有公平和正义了。”

    口中说着话,段天成不断的给两个局长连连使眼色。

    正局长田寻,副局长孔亮两人,都与段天成有着非常深厚的交情。

    要不是这两人在暗中为段天成撑腰,段天成也不可能把红星煤窑的生意,做得这么红火。

    “就是这小子,两位局长大人啊,这小子不仅打残了我,他还打死了我的两个兄弟,他一言不合就杀人,太恐怖了,我估计啊,这小子应该是恐怖分子,专门跑来咱们江城捣乱的。”

    段天成指着叶天,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向两个局长哭诉着。

    田寻胖乎乎的脸上,两道稀疏的眉毛微微一挑,轻咳一声,炯炯有神的目光望向叶天,沉声道:“是你杀了人?”

    叶天没有搭理田寻,反而掏出一根烟,悠闲自得的抽了起来。

    当着上百人的面,直接被叶天当成了空气,这让田寻觉得面上无光,顿时怒从心头起,向着叶天这边靠近几步,再次义正言辞的道:”你没听见我说话吗?“

    “你算什么东西,你配站在我面前吗?”叶天一脚踩灭烟头,冷漠无情的声音,传入所有人的耳中。

    这话一出口,愈发令得田寻满脸尴尬。

    这尼玛太丢人了!

    居然被人藐视了!

    田寻老脸一红,怒道:“来人呐,给我把这小子带回去,严加审问,要是他敢反抗,当场格杀无论,这种暴徒,就应该关进监狱,或者枪毙,让他留在社会上,就是对广大市民的不负责任。”

    他身后的副局长孔亮一挥手,四个警员立刻冲了上来,把叶天团团围住。

    “跟我们走一趟,如果你是无辜的,我们会放你走,如果你真的杀了人,那你就等着吃牢饭吧。”孔亮一张大饼脸上,满是阴沉森冷的神色,三角眼中更是闪烁着毒蛇般的冷光。

    这时,段天成又叫嚣起来,“哎哟喂,我说两位局长大人啊,你们倒是赶紧抓人吧,还跟他费什么话。他要是敢不听话,直接当成橱毙,一了百了,也算是为民除害。

    赶明儿,我给两位送一面锦旗,表彰你们为屁民服务的伟大宗旨。“

    “闭嘴,这里轮不到你说话。”田寻故作严肃的厉声呵斥道,当着众人的面,他自然不会表露出自己和段天成的关系。

    段天成故作恐慌,装出被吓得面色一白的样子,不耐烦的道:“好,我不说话,我倒要看看你们是咋处置这个杀人犯的。”

    在段天成看来,叶天的手段很强悍。

    但再强悍的身手,也比不过子弹吧。

    要是叶天敢反抗,就当场射杀。

    要是叶天被抓进警局,那就更是逃不出自己的手心了。

    曾经有人得罪了段天成,被段天成设下圈套,弄进警局,最终被活活打死在警局里……

    现在的段天成,已经把叶天当成了死人。

    苏茂一见这阵势,拍拍苏心怡的肩膀,示意她不用担心,赶紧从旅店内跑出来,这件事都是因他而起。

    他决不能眼睁睁看着叶天被杀,或者被抓。

    “两位局长,我是苏茂,这个青年人,是我的女婿,他之所以杀人,也是因为这些人侮辱了他,他为维护尊严而战,他更是为了保护我和我的女儿,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苏茂神色凛然,望着田寻和孔亮两人,声若洪钟,“其中的是非曲直,另有隐情,两位不能听信一面之词,还请你们能调查清楚后,在做定论。”

    苏茂是生意人,以前曾跟田寻和孔亮二人打过交道,他知道这两个人的为人很渣,作风不正,违法乱纪的事,可没少干……

    田寻蹙着花白的眉峰,眯起眼睛,皮笑肉不笑的道:”真没想到,苏老板也在这里啊。现场有死人,这小子手上有鲜血,这就是证据,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你想为他求情,我能理解,但我还是要劝你一句,你这么大年纪的人,别瞎猜和。

    你虽然有钱,但钱不是万能的,我不可能因为你有钱,就混淆是非,置律法正义于不顾,把这小子无罪释放。

    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就连你一起抓!“

    田寻这番话说得义正言辞,掷地有声,引得众人鼓掌叫好,齐声欢呼,称赞他是屁民的守护神,公正无私,一心一意为屁民着想……

    苏茂很不甘心,他刚要开口,却被叶天的眼神制止住。

    “来吧,我看你们谁敢抓我?”叶天双手向前一摊,满脸无所谓的表情。

    就在这时孔亮的手机响起。

    孔亮跑到一旁接了个电话后,不过五秒钟的时间,等他再次跑来这边时,他的脸上已是汗出如浆,连呼吸都显得非常局促。

    他刚才的通话内容,在田寻耳边,小声说了一下之后,田寻的身子,也非常明显的微微颤抖着。

    “这小子真是那个人?”田寻将信将疑的问。

    孔亮深吸一口气,噶声道:“老唐说的。”

    田寻轻咳一声,目光望向叶天,正色道:“你叫什么名字?”

    “你不配知道,来抓我吧。”叶天还是无所谓的回应着。

    田寻面露为难之色,眼前这小子要真是那个煞星的话,别说是自己得罪不起,就连省厅的厅长卓东来也吃不兜着走。

    这时,一辆劳斯莱斯幻影呼啸而至。

    一个浑身上下,满是名牌服饰的青年,从车内走出,一种飞扬跋扈,舍我其谁的上位者气势,席卷而出,从他身上毫无掩饰的释放出来,令人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

    青年满脸的欢喜表情,急匆匆的向着叶天这边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