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3章 只有一死 才能赎罪(鲜花240加更)
    “我……”

    胖女人嗫嚅着,心惊胆战的看了一眼田寻和孔亮二人,又赶紧低垂着脑袋。

    叶天嘿嘿一笑,不动声色的一脚,踏在地上。

    “喀喀喀……”

    坚硬的地面,顿时在叶天脚掌下,像豆腐似的崩碎,眨眼间就露出一个深深的脚印。

    “你要是不说实话,我的脚,就会踩在你身上,你最好考虑清楚。”叶天眼中带着一抹威胁的成分,“只要你的表现,能让我满意,我可以考虑,放你一条生路。

    你也不希望,女儿失去母亲,丈夫失去妻子的人间悲剧,发生在你身上吧?“

    胖女人颤颤巍巍的小声道:“你真能放了我?”

    之前,她亲眼见到叶天故意设下圈套,让杜老大惨死的画面。

    胖女人很难相信叶天说话。

    “你,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说?还是不说?”叶天没兴趣跟胖女人纠缠下去,脸色一沉,杀气迸现。

    胖女人擦着眼泪和冷汗,指着田寻和孔亮,噶声道:“这两个人与段天成合伙,开办的红星煤窑。有他们罩着,所以,即便煤窑里面,死了人,或者是我们从人贩子手上,得到一批苦力的事,也不会有人知道。

    三年前,红星煤窑开张营业,他们两个就跟段天成合伙,段天成在明,他俩在暗。

    这个旅店也是段天成用来中转苦力的场所,每个进入煤窑的苦力,都会在旅店内接受教育。

    这些苦力都是聋子、哑巴什么,只有手足健全,就符合我们的要求……“

    “怎么教育?”叶天饶有兴致的问。

    胖女人的眼中露出恐慌之色,颤声道:“就是……就是……打。因为有一些人不听话,所以要教育。这个办法,还是……还是田局长告诉段天成的。他说这种方法,在古代就叫杀威棒,先把脾气和骄傲,打没了,苦力们也就老实了。”

    田寻顿时色变,神色激动的跳了起来,指着胖女人厉声嘶吼道,“泼妇,你知道你这是什么行为吗?你这是在公然诽谤一个人格高贵,身份清白的国家公职人员的名誉,你这是犯罪。

    叶先生、卓厅长,你们千万不要听这个泼妇的话,她就是为了活命,故意编造出谎言,来陷害我。我是局长,我怎么可能做出这种事?

    还杀威棒?太可笑了,这泼妇的话,根本不可信……“

    “砰!”

    叶天一抬脚,一脚踢在田寻身上,“我让你说话了吗?给我老老实实的跪着,不然,我不介意越俎代庖,处决了你。”

    田寻又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你说的事,我很感兴趣,但是,你有证据吗?”叶天锐利的眼神望着胖女人,“只要证据能证明你说的这些话,都是真的,我可以考虑放了你。”

    胖女人眼前一亮,叶天这话,让她看到了希望,指着旅店,嘶声道:“地下一层,就是杀威堂,里面有着各种各样用来让人屈服的刑具。

    前天晚上十一点,我们买到一批苦力,关押在杀威堂,当时段天成,还有他们两个都在杀威堂,他们三人一起教育苦力。

    我把他们当时说的话,用手机录下来了。“

    说着话,胖女人掏出手机,点开录音……

    阵阵像是从地狱中传来的哀嚎声,从手机里传来。

    还有田寻、孔亮和段天成三人的对话。

    三人正在商量今年的利益比例,因为分配不均,三人还发生了争执。

    田寻和孔亮想要拿大头,段天成不同意,说是阵阵当风险的人是他,不是两大局长,要是出了事,他会被杀头,而两大局长却可以置身事外……

    录音并不长,也就两三分钟的时间,但足以让田寻和孔亮两人面如死灰,感到绝望。

    “苏老伯,麻烦你去所谓的杀威堂看看。”叶天转身对苏茂吩咐道。

    苏茂毫无犹豫的转身向旅店内走去。

    叶天又叫周鹏程跟在苏茂身边。

    “你们两个还有什么要说的?”叶天眯着眼,望着田寻和孔亮。

    孔亮已经瘫软在地,惊慌失措的指着田寻,眼圈泛红,嘶声道:”我……我都是被逼的,是田寻,田寻他逼我入伙,跟段天成合作,三人一起经营煤窑,我什么都不知道啊……“

    “够了,闭嘴。”叶天直接打断孔亮的话,又问田寻,“你呢?无话可说了吧?”

    田寻汗出如浆,他怎么也没想到,三年多时间里,顺风顺水的捞钱大业,竟会毁在今天……

    这时,苏茂和周鹏程两人从旅店内走出。

    “一切都是真的,地下层,满地都是鲜血,鞭子、铁链、手铐、烙铁之类的东西,一应俱全,简直就是个审问室。”苏茂的脸色非常难看,语气中满是愤慨。

    叶天淡淡一笑,“老卓,这回你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卓东来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在他领导下的警界,居然出了这样的败类,简直就是整个警界的耻辱。

    幸好这件事不是被新闻媒体爆出,不然连他这个厅长也得引咎辞职……

    “卓厅长,我是农民的儿子,从小就生活艰苦清贫,后来参加工作了,又是这么个清水衙门,我太需要钱了,于是就动了歪心思,您就饶了我吧。我愿意脱下这张皮,我辞职不*干了。

    我还有八十岁的老娘要养活,我要是死了,老娘怎么办?我现在太后悔了,我不该利益熏心,滥用职权,我罪该万死,但我不能死啊……“田寻满脸泪痕,声情并茂的哀求着卓东来。

    卓东来阴沉着脸,一挥手,打断田寻的话头,冲着远处的两个警员喝道,“来人呐,过来两个人,把这两个败类拿下。移交司法机关,严肃处理,以儆效尤。

    剩下的人,立刻出动,包围红星煤窑,解救受压迫的苦力。谁要是敢玩忽职守,就立刻给我滚出警界。”

    警员按照卓东来的指示,纷纷出动。

    看着警员羁押着田寻和孔亮走上警车后,叶天蹙眉问卓东来,“你真打算,通过合法渠道来处理这两个人渣?”

    卓东来面露苦笑,“你的意思是……”

    “这种人渣,如果走正常途径的话,最多三五年,最少一二年,就能再次回归社会,要么变本加厉的害人,要么拿着苦力的血汗钱逍遥快活。”叶天嘶声道,”只有一死,才能赎他们的罪。“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卓东来长出一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邪神还是邪神,邪恶之中带着神祗的慈悲,以暴制暴,热血尤未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