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绝美五官 冰雪容颜(5更求花)
    宋海一声长叹,饶有深意的继续道:“与咱们宋家平起平坐的王家,先是王龙被叶天打残,成了植物人,之后又不知道是什么用原因,突然康复出院了;

    前两天,王昭又在会所内被叶天身边的人,打成残废,那间包房里,整整死了十几个人。

    遭到这样的耻大辱,只要是个人都想要报仇雪恨。可是,直到现在,王山河连个屁都不敢放,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是因为,打残王家子孙的人,是……叶天呗。

    叶天的来历、背景、实力和手段,无一不令人感到恐怖。“

    结远远地独敌学战阳结敌孤

    结远远地独敌学战阳结敌孤  正当叶天胡思乱想之际,一道曼妙绝伦的身姿,风风火火的闯入会议室。

    宋昊晨一拳砸在墙,嘶声道:“二叔,照你这么说,我只能忍气吞声了?”

    “还能咋地?”宋海翻着白眼,冷笑道:“咱们宋家,虽然在江城,也算是排的名号的家族,但在叶天面前,算个球啊。

    马家够嚣张吧,还不是被叶天带人闯入,斩杀九个白银级高手,甚至还杀了马洪峰。

    直到现在,马家还继续龟缩在水月岛,不敢对叶天发起报复行动。“

    “二叔,这是我跟叶天之间的恩怨。”宋昊晨再次强调道。

    宋海长身而起,神色严肃认真,“因为你是宋家的人,这并不是你跟叶天单纯的矛盾。”

    “这个仇,我必须报,你不用再劝我。”宋昊晨冷冷扔下一句话,疾风般离开了宋海的院长办公室。

    宋海一声轻叹,面露沉重之色,喃喃自语道:“但愿,叶天大人有大量,不跟昊辰这冲动的傻小子一般见识……”

    艘不不仇方敌察陌孤指显方

    结地科地独敌察战孤情孤所

    ……

    青阳区警局。

    艘科科科情结球接孤帆阳故

    清脆的脚步声,突然停顿。

    紧接着响起一个带着怒气的声音。

    是个女声。

    娇美清亮,像暴雨打在芭蕉叶发出的那种脆响,同时还蕴藉着一股掩饰不住的威严。

    “你们都给我让开,我是颜如雪的家属,今天我必须见到她,谁也休想阻挡我的脚步。”

    孙不不远酷孙恨战冷吉主独

    声音里,带着肃杀之意。

    传入叶天时,令得叶天一阵皱眉。

    韩修德小心翼翼的来到颜如雪面前,轻声征求颜如雪的意见,“颜小姐,您看这……“

    颜如雪的脸色十分难看,无声的点了下头。

    韩修德赶紧诚惶诚恐的小跑出会议室,亲自去迎接外面的人。

    叶天注意到站在一旁的唐绍基,一副见了鬼的恐惧模样。

    这令得叶天忍不住对外面的女人心生好。

    对方自称颜如雪的家属,不知道又是颜如雪的什么亲戚……

    正当叶天胡思乱想之际,一道曼妙绝伦的身姿,风风火火的闯入会议室。

    一看到这人,叶天顿时懵逼了。

    ……

    二货遵从叶天的指示,把昏迷不醒的马王爷送到长安路附近的一个民营医院。

    后地科不鬼艘术陌冷术学太

    经过医生的检查,最终得出结论,马王爷的伤势,并无大碍,只是手臂骨折,胸口被车子碎片划破,失血过多,导致昏迷……

    二货不敢离开马王爷半步,自始至终守在马王爷的病床前。

    看着包扎着纱布,身挂着吊瓶的马王爷,二货哭丧着脸,眼满是担忧恐慌的表情,双手合十,不断的喃喃自语着,谁也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二货,你在说什么呢,叽叽咕咕的?“病床的马王爷突然在这时候醒来,十分虚弱的问。

    二货吓了一跳,一巴掌趴在马王爷肩头,顿时疼得马王爷龇牙咧嘴。

    “你个棒槌,不知道我现在是病人吗?我这小身子骨能经得起你这么折腾吗?草*你大爷的……”马王爷非常不满的骂骂咧咧着。

    几个小时的相处,马王爷早已把二货当成了最可靠的伙伴,他现在虽然口骂着二货,但心里面并不生气。

    要不是二货送他到医院诊,以现在这种老人摔倒谁都不敢扶的社会现状,谁敢把他这种浑身浴血的伤者,送到医院?

    如果没有二货在身边,他知道自己只能死在街头,无人过问。

    他的内心,对二货充满了感谢。

    孙不科仇鬼敌恨由孤艘显接

    “俺忘了,你是病人咧。”二货憨厚的笑着,搔搔头发,很不好意思的回应道。“俺刚才在为你祈祷,俺怕你死了。没想到,还真是灵验,俺向观音大姐祈祷了好几遍,然后你醒了。“

    马王爷一阵哭笑不得,有向观音祈祷的吗?也只有二货这小子,才会干出这种可爱的傻事……

    此时的马王爷心装满了感动。

    他这辈子,无儿无女,坏事做尽,心狠手辣,身边的人对他,只有恐惧和害怕,而他对叶天也只有畏惧,没有人把他当成朋友,他也不会把人当做朋友。

    艘地科科酷艘球陌冷显察情

    可是现在,他却觉得二货是真心的把他当朋友看待……

    “二货啊,要是我还能活下去,我一定收你当干儿子。”马王爷脸带着浓浓的恐慌和绝望。

    二货不解的问,”你现在不是还活得好好的嘛?“

    马王爷满脸苦笑,叶天千叮万嘱,务必要把姚云毫发无损的押送到警局,可是却在半道遭遇袭击,导致姚云被人劫走。

    二货拍着脑袋,憨憨的道:“你是怕老大会杀你?”

    “你是真傻,还是假傻?”马王爷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二货。

    二货蜷缩着身子,一对铜铃般的眼睛,瞪得大大的,疑惑的问,”俺不明白你这话的意思,啥叫傻?“

    马王爷郁闷的道:“老子不跟你说话,你先出去,老子想静静。”

    “静静是谁呀?”二货像个好宝宝似的问。

    “静静是你妹。”

    “俺没有妹子!”

    ……

    叶天满是疑惑的眼神,看看颜如雪的绝美五官,冰雪容颜,又瞅瞅进入会议室的女人。

    敌不远不独后术战孤我球

    眼前的女人,居然有着一张与颜如雪一模一样的面孔、身材。

    两人都是精致典雅的瓜子脸,欺霜赛雪的雪肤玉肌,晶莹白皙有如凝滞,高挑性感,曲线玲珑的婀娜身姿,冷艳无双的气质。

    一种仿佛能把男人冻结在千里之外的冷漠,从身席卷而出,令人心神俱寒,不敢向她们靠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