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4章 芳心许 小脸霞飞双颊(2更求花)
    团山。

    韩家。

    卧室。

    后不科地鬼敌学战阳帆陌阳

    孙地远地独敌察所闹主诺陌

    此时的韩修德和方华也是刚刚结束一场激*战。

    两人都不着寸缕的躺在床*。

    方华还跪坐在韩修德的两*腿之间,因为口装满了东西,所以把嘴巴都塞得鼓鼓的。

    因为刚才的贴身交流,耗费了韩修德不少的精力和体力。

    以至于,现在的韩修德显得有些疲倦,脸色泛白。

    而方华却愈发显得容光焕发,神采飞扬,在韩修德的滋润下,浑身下都散发出妩*媚动人的诱*惑气息。

    方华撩起散乱的秀发,刚要把口的东西吞入腹时,敲门声响起。

    家里的保姆,一见到方华和韩修德,在大白天时候进入卧室,肯定知道这两人在做少儿不宜的事。

    后仇科远鬼敌恨接冷酷考

    是绝对不可能来敲门的!

    方华想都不用想,知道敲门的人,一定是程蝶衣那个小透明。

    而且敲门声,还显得非常着急,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

    大有不开门,一直把门敲下去的趋势。

    方华无奈的摇了下头,匆匆穿衣服,含糊不清的冲着韩修德说了一句,“待会儿一人一半,我绝不会私吞,你等着我。”

    韩修德苦涩一笑。

    方华把卧室拉开一条缝隙,果不其然,站在卧室外的人,正是程蝶衣。

    眼前的程蝶衣,娇小青涩,还没有完全长成的身体,穿着一件亚麻色的齐膝连衣裙,修长纤瘦的小*腿包裹着白色的纯棉丝*袜,脚则是褐色的高跟鞋,与昨天那个土不拉几的乡下女孩相,简直判若两人。

    头发也在方华的建议下,特意做成了黑长直的式样,发梢略微有些卷曲,衬托出她一张清水出芙蓉的白净俏*脸。

    此时她的脸挂满了激动的表情,站在地,轻*盈的转了个身,满是期待的问,“小*姨,现在的我,好看吗?另一个小*姨见到我,会不会很惊讶?我是真的从一只丑小鸭变成白天鹅了!”

    方华无奈的抿着嘴唇一笑,原来程蝶衣敲门的原因,是为了这事……

    “好看吗?”程蝶衣像个孩子似的,不依不饶的追问道。

    “嗯。”

    程蝶衣脸的笑容,霎时消失不见,满脸关切,失声道:”小*姨,你是不是发烧了?你的脸怎么会这么红呀。“

    方华差点被程蝶衣气死。

    结不远远情艘恨由阳通方球

    没看见自己正披头散发,眼浮现出*水润的光泽吗?

    连肌肤都泛起丝丝红晕。

    后不地地酷艘恨所孤吉由战

    艘地地不方后察所月情由冷

    艘地地不方后察所月情由冷  两人此时已经回到倾城大厦的地下车库。

    这孩子是不是傻啊?!

    现在的方媛不敢开口说话,因为她只要一张嘴,含*在口的东西会顺着喉咙流入腹。

    所以方华只是再次点了下头,用鼻音又轻轻发出“嗯”的一声。

    “哎呀,小*姨,你别吓我啊,生病了该去看医生,捂在被子里睡觉,是不会好的,只会把病情拖严重。”程蝶衣一把抓着方华的手,想要把方华拖到小区门诊看病,口吧啦吧啦的埋怨着,“你看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肯定是病得很严重,你不能讳疾忌医啊。”

    方华终于忍不住笑点,“噗“的一声,笑出了声,而嘴巴里的东西,也在这时候,喷*吐在地。

    “哎呀,小*姨,你怎么能随地乱吐痰呢?我都说你生病了,要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多痰呢?赶紧走,赶紧走,看病去。”程蝶衣拽着方华的手,想把方华拖走。

    方华满脸黑线,简直快要被程蝶衣这个小透明给气的吐血了。

    挣脱程蝶衣的手,方华嫣然笑道:“我没事,我现在很好啊,你才生病了呢,而且还病的不轻呢。”

    “啊?”程蝶衣不解的望着方华,将信将疑的回应道,“小*姨,你真的没事了?”

    “当然没事。”方华一本正经的告诫道。

    程蝶衣拍拍胸口,这才如释重负般长出一口气,“那好,那好,我还以为小*姨生

    
共2页,现第1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