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1章 亲一口 睡一觉(3更)
    “你不相信我说的话,那你还留在这里干什么?我能理解你的心情,我的心情跟你是一样的。

    结远不远独敌察战闹术克地

    如果我是你,我绝不会窝里斗,尽干些死缠烂打,毫无意义的事。

    我劝你还是把时间和精力,放在你的学生身。“颜如雪淡定自若的回应道。”你我现在的窝里斗,正是某些人希望看到的,她恨不得我们三姐妹,自相残杀,血流成河。

    而她也才好坐收渔翁之利,有些事你们一直被蒙在鼓里。“

    颜如霜多咄咄逼人的气势,一下子消散干净,黛眉轻蹙,颤声道:“你是说,有人在挑拨离间?”

    能进入江城大学老师的颜如霜,当然不可能是个二百五,只是因为她性子火爆,在听到父亲是被颜如雪买凶杀死的消息后,整个人都被仇恨和悲伤冲昏了头脑。

    以至于,根本没办法冷静下来,思考颜华龙之死,会不会存在其他内幕……

    颜如雪瞟了一眼低垂着脑袋的颜如梦,痛心疾首的厉声骂道:”小梦,还有你,你是猪脑子啊!人家说什么,你听什么,你不会动动脑子吗?

    都这么大的人,还是这么幼稚单纯!

    要是我死了,你这脑子,迟早会被人给卖了,甚至还会心甘情愿给人家数钱。

    你长点心吧,长点脑子吧,别再这么愚蠢了,好不好?

    算我求你了!“

    颜如梦从小最怕二姐颜如雪,见到颜如雪,老鼠见了猫还要胆怯。

    “二姐,是妈跟我说的,又不是我说的。”颜如梦小声地辩解道。

    颜如雪怫然不悦,声音顿时提高了八度,恨其不争的怒骂道:“你*妈是顾彩萍,已经死了!姚云算什么东西?她有资格当你*妈?说你傻,你还真是傻得不可救药了。

    你忘了你身那些伤,是谁弄的了吗?

    没骨气!软骨头!”

    “二姐,我……”颜如梦的话,还没说出,又再次被颜如雪强势打断……

    颜如雪呵斥道:“你给我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以后这些破事儿,你少掺和。”

    “知道了。”颜如梦声若蚊蚋的回复了一句。

    冷静下来之后的颜如霜,深深呼出一口气,抓起一旁的颜如梦,噶声道:“我们自己走,让人家撵出去,我丢不起那脸。”

    颜如梦眼挂着晶莹的泪珠,被颜如霜拽着手,拖了起来,跌跌撞撞走到门口时,回头道:“二姐,还有一段时间开学了,学费的事……”

    颜如梦的话,再次被颜如霜打断,“少废话,人家是大总裁,怎么可能把你当成妹妹看待?

    我即便是卖血,也会给你把学费交。以后,我不许你跟她来往。”

    颜如霜拉扯着颜如梦行色匆匆的离开。

    “呼……”

    办公室内的颜如雪,身的每一寸骨骼,都像是在这一刻软化。

    她一屁*股瘫坐在沙发,刚才淡定从容的神色消失不见,露出掩饰不住的倦低无助。

    自始至终都安静地坐在一旁的千面,直到这时,才来到颜如雪身边坐下,搂着颜如雪的肩膀,轻声叹息道:“大凶姐,你这又是何苦呢?

    跟她们把事情说清楚,不行了?何必独自一人承担呢?

    “你都知道了?”颜如雪略显疑惑的蹙眉道。

    千面的脸也浮现出前所未有的严肃认真,苦笑道:“我都跟你同床共枕了,你的那些心事,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

    因为你经常说梦话,一说是一整夜,即便我想假装听不见,也是没法做到呀。“

    “我还说了什么?”颜如雪紧张兮兮的问。

    她都不知道自己竟然有说梦话的习惯。

    这几天,她不仅跟千面睡在一起,还和叶天同睡一个卧室。

    连千面都能听到的梦话,叶天肯定也听到了。

    这让颜如雪感到头皮发麻,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忘了。”千面嫣然一笑,娇*嫩的红唇,又蜻蜓点水般在颜如雪额头,亲了一口。“你去睡一觉吧,一觉醒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现在的千面,明明还是个孩子,可是她说出的话,却偏偏蕴藉着一抹成熟稳重的意味。

    孙远仇科鬼艘球陌阳主战克

    颜如雪摇了摇头。

    千面咯咯笑道:“我没看见叶天哥哥,你是不是在等他?”

    ……

    现在的车库内,非常安静。

    车内。

    米雪儿颤抖着手指,万分不情愿,却又不得不听从叶天的吩咐。

    一点点的把自己身的裙子往下褪。

    两个圆润雪白的肩头,暴露在空气,盈盈只堪一握,精致美丽得像是艺术品。

    敌远地地酷后察由孤仇陌指

    随着裙子的滑落,无袖衬衣纽扣的解开,一抹幽深的沟壑,也在这时展露真容。

    敌远地地酷后察由孤仇陌指  而叶天的眼神,则变得越来越平静,像风平浪静的湖面。

    黑色的罩罩内,包裹着一对规模巨大的兔子。

    随着米雪儿急促的呼吸,而快速跳动着。

    尽管有罩罩的束缚,但还是能让人一眼看出这对兔子的形态很大,颜色很美,即便不用手去触摸,也能判断得出,手*感一定会非常好。

    敌远地远独后恨所闹主羽术

    米雪儿容颜的红晕,已经蔓延到耳根,双眸紧闭,红唇紧抿,芳心乱颤,像是在怀抱着一只不安分的兔子似的。

    很快,米雪儿前面的风光,完全展现在叶天的眼前。

    小*巧*玲*珑的肚脐,点缀着一个金色的脐环,显得非常性*感诱*人。

    而叶天的眼神,则变得越来越平静,像风平浪静的湖面。

    米雪儿的手指稍作停顿,咬了咬牙,又把罩罩解开。

    没有束缚的两只兔子,顿时欢快的蹦跳出来,道道波光晃荡出动人的风情。

    尽管次在天台,叶天的双手曾在兔子身,感受过兔子的美妙,但那毕竟是隔着衣物,完全没有现在这种毫无障碍的观赏,更具有视觉冲击力。

    “怎么治疗?”

    米雪儿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在一个男人面前,赤果着身体,心里装满了羞涩矜持和不安。

    而她也是直到这一刻,终于明白,叶天一再强调治病的事,要向男朋友说明的原因了。

    没有哪个男人愿意让自己女人的身体,毫无遮掩的被其他男人看到……

    叶天愈发的平静,声音里满是权威和专业意味,正色回应道:”待会儿我要施展独家按摩手法,把手放在你的那里,为你推宫过血。

    用内力疏导你那里的淤血,然后逐步分解癌变细胞……

    整个过程会很妙,你要有心理准备,免得到时候不知所措。“

    “我准备好了,你开始吧……”米雪儿长出一口气,依旧满脸绯红,与其丧命,或者切除变成喧场,还不如坦然的接受叶天的治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