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4章 趁机揩油 占点便宜(2更求花)
    走出咖啡厅后,颜如霜终于挣脱叶天的手。

    “刚才的事,不用感谢我,我这人向来乐于助人。”叶天眉开眼笑的打量着颜如霜面罩寒霜的俏*脸。

    颜如霜很是不满的冷哼道:“臭不要脸的死流氓,你还摸了我的手呢。“

    “大老婆啊,别这么说,我也是为了救你们呀。”叶天无限委屈的道,“为了救你们,我都被迫犯了杀戒。”

    颜如霜柳眉倒竖,怒道:“你放屁。你明明有能力,制服那些坏蛋,你却偏要抓着我的手,占我的便宜。你还口口声声说,救我们?

    你分明是趁机揩油占便宜。”

    “小梦,你说是不是?”颜如雪的话头,又转向一旁脸色绯红的颜如梦。

    颜如梦低垂着脸,支支吾吾着,没有个明确的答复。

    这让颜如霜非常生气!

    叶天一本正经的凝望着颜如霜因为气愤,而迅速起伏的饱满胸膛,轻声道:”大老婆啊,你说我占你便宜。

    是胸被我摸大了一些?

    还是屁屁被我揉*大了一寸?

    又或者是樱*唇被我亲了一口?

    都没有吧!

    无故冤枉人,是要遭天打雷劈的。

    我救了你,你不想着报答我,却还冤枉我,社会风气是被你这种人给败坏掉的。

    以后你还是别让我再见到你!“

    说着话,叶天摇椅晃的向倾城大厦走去,把颜家姐妹俩扔下不管。

    ”姐,走吧。“

    十几秒后,颜如梦才扬起一张布满绯红色的纯美俏*脸,望着神思悠悠的颜如霜。

    颜如霜回过神来,轻咳一声,掩饰住心头的窘迫,故作平静地道:“小梦,你是不是发*春了?刚才我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你该不会是看这个小流氓了吧?”

    “姐……”颜如梦非常无奈的嘟着红唇。

    颜如霜拧着颜如梦的耳朵,恶狠狠的道:“你到底说不说实话?”

    “姐,疼啊,疼啊,我好疼啊……”颜如梦小声的哀求着。

    站在咖啡厅门口的马王爷、金豹子、二货、独角兽一行人,望着叶天撇下颜家姐妹俩,独自一人而去的背影,不由得感到一阵无语。

    二货勾着马王爷的脖子,憨厚猥琐的喃喃自语着,”俺咋觉得这两个美人不是老大的老婆呢……“

    艘地不地独艘察所冷不早球

    ……

    站在电梯内的叶天,唇边露出一抹苦笑。

    当他在树林里第一次见到了媚*药,昏迷的颜如雪时,他把颜如雪当成了落落。

    而今天在警局会议室内,见到与颜如雪长得一模一样的颜如霜时,他也把颜如霜看成了落落。

    “这世竟然有长得如此相像的人……”叶天自言自语着,暗淡的目光,盯着电梯楼层显示灯。

    邪神佣兵团的四大护法之一……落落。

    后仇科地酷敌术所孤诺地学

    是为他而死的女人之一。

    叶天带领邪神佣兵团纵横西方世界时,手下有四大护法,与他同生共死,情同手足。

    艘科不不鬼结球战月结不闹

    艘科不不鬼结球战月结不闹  要不是花妖的突然现身,说出真实身份,直到现在,王渊都无法想象得到,妻子早已在十年前的九月份,死于一场交通事故。

    因为邪神佣兵团的强势崛起,亦正亦邪的作风,挡了以霍姆斯为首的雪狼佣兵团的财路。

    作为佣兵界的老牌佣兵团,霍姆斯设下圈套,将邪神佣兵团引入埋伏重兵和炸药的山谷。

    一番激战之后,邪神佣兵团寡不敌众,四大护法为了掩护叶天离开,引爆炸药,打开突破口,才让叶天逃出生天。

    落落是第一个引爆炸药,被炸得灰飞烟灭的人。

    结科仇不鬼孙术由月羽鬼太

    她也是叶天纵横佣兵界期间,第一个为之动情的女人。

    结科仇不鬼孙术由月羽鬼太  是为他而死的女人之一。

    落落的年纪他大。

    落落的第一次,给了他。

    落落的心,也给了他。

    虽然落落是四大护法之一,但叶天却把落落当成那一段最快意恩仇岁月里,最亲密的战友、爱人,以及姐姐。

    她是叶天一辈子都无法忘怀的女人……

    正因为落落以及另外三大护法的阵亡,才令得叶天把整个雪狼佣兵团百号人全部屠杀,又万里追凶,辗转大半个地球,最终鬼使神差的回到江城。

    在江城追查到霍姆斯的下落,几天前把霍姆斯的人头砍下,祭祀四大护法的在天之灵……

    刚才叶天愿意出手营救颜家姐妹俩,不仅是因为两女是颜如雪的姐妹,更因为颜如霜与死去的落落长得太像了,甚至于,叶天当初答应留在颜如雪身边,为颜如雪做事,也是因为颜如雪的容貌与落落如出一辙。

    “落落已经死了,可是两个与她一模一样的女人,却出现在我的生命里,这或许也是一种缘分……”

    叶天的眼,不知何时,已是一片通红。

    ……

    看完手的件,一滴冷汗,从唐绍基的额头滚落。

    这是一份卷宗,面记载着一起秘而不宣的案件。

    因为原件的纸张已经泛黄,王渊带来的复印件也显得黄*黄的。

    “老王,你这是从哪儿弄来的?”

    唐绍基的身子和声音都有些颤抖。

    王渊掏出一根烟点,狠狠的抽了几口后,才让自己的心绪逐渐平复下来,“这个你不用管,你只需告诉我,当年的那场交通案件,到底是怎么回事?”

    卷宗的记录,语焉不详,只是说十年前的某月某日,永安大道发生了一起车祸,当事人的名字全被隐去,连办案人是谁,卷宗都没有留下名字。

    这些天,王渊通过各种渠道,根据花妖提供的线索,追查十年前九月份内发生的所有交通案件……

    要不是花妖的突然现身,说出真实身份,直到现在,王渊都无法想象得到,妻子早已在十年前的九月份,死于一场交通事故。

    唐绍基额头青筋毕露,汗水流淌不止,不断的拍着脑袋,一脸痛苦的表情,揪着头发,嘶声道:“老王,我真的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问我了好不好?我求你,不要问我……”

    孙不地仇方孙恨接月方指方

    王渊脸色阴沉如夜色,一拳重重的砸在唐绍基面前的桌,沉声道:“老唐,你是当年的唯一幸存者,你怎么会不知道呢。

    我永远记得那一天,那天我来警局报到,在这间办公室。

    我来到办公室,见到你不在,刚要转身出去,你进来了……

    当时的你,一身是血,神色慌张,你亲口告诉我,你在永安大道遭遇预谋已久的车祸,差点死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