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大长腿(3更)
    唐绍基蹭的一下,站了起来,神色激动的望着王渊,噶声道:“老王,你在说什么?我真的听不懂!

    是不是这段时间工作压力太大,导致你没休息好,出现了幻觉?

    什么车祸?

    什么幸存者?

    又是什么交通事故?

    你又不是不知道交通案件,不在我们警局的工作处理范围内。

    我看你真是太累了,这样吧,我放你几天假,让你回家休息一段时间。”

    “老唐,你还算瞒我多久?”王渊双眸血红,像一头择人而噬的凶兽,“我的妻子,是死在当年一场交通事故。”

    唐绍基嘲讽的一笑,怫然不悦,“你没病吧?妻子?你的妻子,不是李红吗?

    敌地仇远酷艘球由闹冷冷孙

    她如今已是山河集团的总经理,身居高位,掌握着百亿的资产,咱们江城大名鼎鼎的女企业家。

    敌地仇远酷艘球由闹冷冷孙  尽管这十年时间里,花妖装扮成李红,装得很像,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但假的是假的。

    你却说你的妻子死了,这话要是传到她的耳,她不让你回家跪搓衣板,我跟你姓!”

    唐绍基和王渊,两人关系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所以此时唐绍基的每一句话也说得毫不客气。

    王渊又是一拳砸落在唐绍基面前的桌。

    结远地不方孙术陌阳由太恨

    如果不是花妖道出实情,王渊也觉得自己的妻子还活着。

    花妖绝不可能是自己的妻子李红,王渊与李红从小认识,李红虽然有着精明的商业头脑,但绝不是武道世界的人。

    而花妖则是灵魂修炼者,是李红的孪生妹妹。

    尽管这十年时间里,花妖装扮成李红,装得很像,已经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但假的是假的。

    花妖不愿跟自己同床共枕,不愿跟自己有任何肢体触碰,这是最有力的证据……

    按照花妖的说法,姐姐临死之际,委托她易容成自己的模样,守护在王渊和王龙父子身边,十年之后才能说出真*相。

    单凭着李红的这份情义,王渊在得知真*相后,已下定决心,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都要追查出当年的内幕……

    “老唐,你还是不想说,是吧?”

    王渊恨声道。

    唐绍基无奈的耸耸肩膀,“我什么都不知道,你叫我怎么说?我觉得你真是脑子坏掉了。如果没别的事,请你出去,别在这里影响我工作。“

    王渊狠狠一跺脚,咬牙切齿的道:“姓唐的,这件事我一定要追查到底,要是让我知道你跟当年的事有关联,我绝不会放过你。

    我会用自己的方式来解决你。“

    “王渊!我能体谅你工作压力大,带来的精神崩溃,但你不要得寸进尺。

    别忘了,老子才是你的级,你这是对级不敬,恐吓级。

    老子随时可以让你卷铺盖滚蛋,彻底断绝了你想坐老子这个位置的念想。“

    唐绍基毕竟也不是省油的灯,一拍桌子,咆哮道。“他*妈*的,你儿子干*的那些事,你为他擦了多少次屁*股,别以为老子不知道。

    老子只是睁只眼闭只眼而已,不想让你难堪,别他妈不识抬举。

    你现在给我出去。

    敌仇不科鬼结恨陌闹由远陌

    以后,要不是工作的事,别他妈来烦老子。老子是你的级,不是你威胁的对象。“

    口说着话,唐绍基抓起卷宗扔到王渊身,再次厉吼道:“你他妈,现在给老子出去,老子看见你心烦。”

    王渊满脸不甘,捡起卷宗,恶狠狠的瞪了一眼唐绍基,转身摔门而去。

    “呼,他*妈*的,这是哪个吃饱了撑的没事干的逼玩意儿,把这事儿捅出去的。妈卖个批,大*爷的,陈年旧事又被这狗*日的揪着不放。

    马勒戈壁,这日子是越来越难过了,唉,早知道会是这样,当初我不会参与那件事了……“

    唐绍基捂着脸,喃喃自语着 ,转念一想,又想起待会儿还要接受媒体采访的事,更是令得他一阵头疼肝颤,“叶天啊叶天,你小子不是得势不饶人啊,但愿你有朝一日,也能狠狠的被人踩一下。你能明白我现在的心事了……“

    ……

    “苏美人,与我分开的这几个小时之内,你有没有想我?”

    敌仇地仇方结术所冷仇闹阳

    叶天蹑手蹑脚的走到秘书室内的苏心怡身后,从后面捂着苏心怡的眼睛,在苏心怡耳边轻轻哈着热气,笑吟吟的问。

    敌仇地仇方结术所冷仇闹阳  两条白*嫩无暇,犹如莲藕般的修长美*腿,散发出美玉还柔和动人的光泽,霎时暴露在叶天眼前。

    苏心怡陡然听到叶天声音,心头掠过一丝温暖和甜蜜,嗔怒道:”想你干嘛,想你去啊,我才没有想你呢。“

    敌仇地地独结察接冷结考星

    叶天的下巴支在苏心怡的肩膀,柔声道:“那你之前干嘛打电话给我?”

    “是千面放心不下你,苦苦哀求我,我见她可怜,所以才打电话的,你不要自作多情了。”苏心怡虽然满心欢喜,但口头却丝毫不肯承认。

    叶天也不以为然,双手从苏心怡的脸下滑,落在苏心怡胸前的两座云峦,隔着薄薄的衣物,轻柔的把*玩着。

    苏心怡的云峦,不大不小,正好足够叶天一手掌控一座,色泽和形状,都是最佳,令得叶天爱不释手。

    “别这样,这里不方便。”

    苏心怡满脸娇羞的挣扎着,想要挣脱叶天一双大手的控制,却发现自己越是挣扎,叶天手的力度和动作越是下*流大胆。

    叶天伸出舌尖轻*舔着苏心怡的耳*垂,邪邪的坏笑道:“怎么会不方便呢?这里只有咱们两个人,一看见你,我忍不住了,来吧,在这里拉开架势大干一场呗。”

    “不要!”苏心怡伸手向后一推,不偏不偏正好触碰在叶天剑拔弩张的部位。

    轻轻的触碰,也令得苏心怡一阵芳心荡漾。

    昨夜把自己的身子完完整整的交给了叶天,苏心怡食髓知味,这一刻也开始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而叶天却是二话不说,一把抱起苏心怡的纤腰,将苏心怡抱到办公桌,粗暴的抓起苏心怡的套裙,往一掀。

    两条白*嫩无暇,犹如莲藕般的修长美*腿,散发出美玉还柔和动人的光泽,霎时暴露在叶天眼前。

    “爱死这双大长*腿了!”叶天有感而发的喃喃自语着。

    苏心怡身怀名器。

    叶天的双手轻抚着苏心怡的玉*腿,仿佛捧着一块暖玉,触手之处都是一片细腻柔润,触感绝佳,美妙得令叶天无法形容,只能一口一口的猛吞着口水,喉咙剧烈滚动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