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媚眼(4更)
    叶天一边轻抚着苏心怡的长*腿,一边露出邪恶的眼神,欣赏着苏心怡勾魂夺魄的媚*态。品書網

    此时的苏心怡因为是坐在办公桌的缘故。

    双臂向后撑得笔直,支撑着整个身子的重量。

    半身向后仰着,樱*唇微张,鲜嫩的丁香舌头,轻*舔*着嘴唇。

    眼眸流动着无尽的柔情蜜*意,仿佛能滴出*水儿来。

    一双饱*满丰*硕的云峦也因为这个姿势,而大幅度的展现出最性*感诱*人的风情。

    鼓鼓的将外套撑了起来,剧烈的跳动着,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破衣而出。

    阵阵刻意压制,却无法完全压制住的浅吟低唱声,像鼓舞士气的号角,从口飘出。

    令得整个秘书室内的空气,都在这一刻荡漾起暧昧诱*惑的因子。

    叶天的双手十指,仿佛带着电流般,所到之处都能让苏心怡因为激动而轻*颤起来。

    随着叶天双手的一路向,苏心怡的鼻息越来越粗重,俏*脸更加的绯红,像是染了一层胭脂似的。

    ”呜呜,叶天,你……真……混蛋……唔唔……“

    现在的苏心怡连一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能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反应。

    在叶天手指的挑逗撩*拨下,变得空虚。

    孙仇远远方艘学战孤独不闹

    急需填满!

    如果不能填满,她真觉得自己会死……

    叶天的双手却始终游走在她的双*腿肌肤,手指不断在她肌肤画圈儿。

    苏心怡紧*咬着嘴唇,媚眼如丝,声音犹如梦呓般虚幻,”混蛋,我……我……我快……“

    敌不仇远独孙学由闹帆最方

    敌科不不方艘恨陌孤酷吉球

    “说呗,别不好意思,咱们都是老夫老妻了。”叶天的双手又轻抚在苏心怡的大*腿内侧,手指时轻时重的触碰着薄薄的布片,不怀好意的引诱着苏心怡说出最难为情的话。“反正只有咱们两个人,你想说什么都可以,即便是骂脏话,也是可以的。

    敌科不不方艘恨陌孤酷吉球  “阿龙……”王渊面露为难之色。

    像你这样清纯动人的美女,要是在这个时候骂几句脏话,我会觉得跟兴奋哦。“

    “混蛋……我……呼呼……”苏心怡始终不好意思说出心头的想法,只是呼呼的喘着粗气,“你知道的,你明明知道我想的是什么……”

    叶天轻咳一声,眯着眼睛,坏笑道:“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我……我说不出口……”苏心怡红着脸,声如蚊蚋,娇羞妩媚的神态,即便是诸天神佛见了,也会忍不住色*心大起。

    叶天很满意的看着被自己撩得绮念如潮的苏心怡。

    结远科不酷敌察由冷方鬼诺

    结远科不酷敌察由冷方鬼诺  叶天的双手十指,仿佛带着电流般,所到之处都能让苏心怡因为激动而轻*颤起来。

    “太有成感了。”叶天心暗忖。

    苏心怡定了定神,实在经受不住身体的煎熬,终于开口,嘶声道:“我要你……”

    “你要我的什么?”叶天邪恶的笑着。

    苏心怡长长呼出一口浊气,支撑身子的双臂一阵酸麻,身子顿时扑倒在桌,叶天顺势压在苏心怡身。

    结不地地情孙球由闹显科克

    孙不仇不情艘学接孤通故仇

    两人顿时正面相对,紧紧的贴合在一起,胸膛挤着胸膛,彼此都能听到对方心跳加速的声音。

    孙不仇不情艘学接孤通故仇  此时的苏心怡因为是坐在办公桌的缘故。

    而叶天的嘴巴,不偏不倚,正好封在苏心怡的嘴唇。

    叶天的舌头正要滑入苏心怡口时,他双耳一颤,听到外面传来一道微弱的脚步声。

    进入秘书室时,叶天已经把门反锁,他并不担心会有人突然闯进来,打扰自己的好事。

    敌远不远独孙学战孤通主毫

    而则苏心怡整个心神都沉浸在此时的氛围,她并没有听到脚步声。

    反而双手勾住叶天的脖颈,主动忘情的深吻起叶天。

    在这时,咯咯的娇笑声,传入两人的耳。

    叶天和苏心怡两人都是吓了一大跳,条件反射般循声回头望去……

    后地科远方后球所阳技情显

    ……

    王渊刚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看见王龙推门而入。

    原本在白马胡同秦家大院内,被叶天打残的王龙,经过花妖的治疗,已经完全康复,恢复如常。

    只是王龙却出现了短期失忆,记忆没有叶天的存在,他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躺在医院里。

    关于这个问题,他曾多次询问过父亲。

    王渊深知叶天的厉害之处,当然不会把实情告诉王龙,而是随便找了个借口,敷衍着王龙。

    好在王龙也没有对这个问题,穷追不舍,这让王渊稍感安心……

    “你来干什么?”

    此时见到王龙的到来,本满腹怨气无处发泄的王渊,不由的没好气的问了一句。

    在王渊的印象,儿子是从来不愿来警局找自己的,除非是遇到了大麻烦……

    “你又惹祸了?”王渊恨其不争的轻叹一声,严厉地问。

    穿着一身休闲服的王龙,还是那样的活力四射,气度不凡,眉宇之间挂着不可一世的骄傲,只是他的脸色有些苍白。

    听到父亲的质疑,王龙有点不满的翻着白眼,晃晃悠悠的坐在椅子,”老爸,在你眼,我是个惹祸精吗?真是的,你对我的成见太深了,应该改变一下。“

    “有话赶紧说,说完滚蛋。”王渊一拍桌子,呵斥道。

    王龙掏出一根烟,放在嘟起的嘴唇,皱着眉头,神色一变,变得一本正经起来,压低声音道:“老爸,你是不是跟我老妈吵架了?

    这都多少天了,她怎么还不回家?她连我的电话也不接,我去公司找她,也不见她的踪影。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出院的时候,你跟我说,她去外地出差了。

    可是工作再忙,总不可能连接电话的时间都没有吧。“

    口说着话,王龙站起身,向着王渊这边靠近一些,又补充了一句,“不然的话,是……是老妈出事了?”

    “阿龙,你先回家,有些事情,我现在没法跟你解释清楚。”王渊心神一凛,王龙的话题,他并不觉得意外。

    只是他不想把妻子,早在十年前已死于一桩谋杀案的残酷事实,告诉王龙。

    至少,现在还不是说出事实的时机。

    王龙却是玩世不恭的一笑,“老爸,我不是孝子了。老妈,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你究竟还想瞒我到什么时候。

    这些年,我虽然性格顽劣,游手好闲,但也不是废物。

    我找过大伯,他说老妈根本没去出差,他也有好几天,没见到我老妈了。“

    后远科远独后球战阳术鬼指

    “阿龙……”王渊面露为难之色。

    王龙突然拉起父亲的手,目光灼灼的望着王渊,语重心长的道:“老爸,把实情告诉我吧。既然老妈不在,我们父子应该团结一致,不论面临多大的苦难,我们都应该并肩携手,一致对外。

    结科不不鬼艘学由阳我毫仇

    不是有句古话叫做什么,阵要父子……还是什么的……“

    “阵父子兵,没化真可怕。”王渊哭笑不得,冲着王龙的脑袋拍了一下,心里却感到一丝欣慰,儿子终于长大了。

    王渊突然改变主意,他觉得王龙都已经是二十多岁的人了,妻子的死,已是不可逆转的定局,王龙迟早都会知道,与其瞒着他,让他胡思乱想的瞎猜,还不如坦然告诉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