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铁汉柔情 女神芳心动(3更求花)
    方媛想到,自己跟叶天虽无夫妻之名,却有着夫妻之实,前天夜里,两人还在家里的大床*,翻云覆雨,展开了几场飘飘然的灵*肉之战。手机端 m.

    要是再让程蝶衣跟叶天见面,以叶天多情种的性格,怎么可能会把程蝶衣这种主动接近的美女,拒之门外?

    而自己却是程蝶衣的小*姨,与程蝶衣有着旁系血缘关系。

    到时候,自己怎么跟程蝶衣相处?

    小姨和侄女儿,同侍一个男人!

    这种事,太狗血,也太惊世骇俗了。

    方媛的骨子里,终究还是一个传统的女人。

    虽然她可以把不要任何名分的,把自己的身子交给叶天,但绝不愿意与程蝶衣共侍一夫……

    听到方媛的回复,程蝶衣娇美俏*脸的激动神色,逐渐黯淡下去,有些失落,却依旧坚持的道:“方媛小*姨,你可以联系一下他嘛?

    我肯定是要见他一面的,要当面表示感谢。”

    方媛一阵苦笑,表示感谢?

    敌仇远仇方后察由闹诺诺独

    像你这种单纯的小绵羊,恐怕到时候,三言两语被叶天弄的神魂颠倒,趴在床*感谢叶天那混蛋了……

    “我联系不他,不好意思啊,我帮不了你。”方媛撒了个谎,敷衍着程蝶衣。

    程蝶衣水灵灵的眼眸眨动着,眼浮现出一层晶莹的泪水,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楚楚可怜的哀求道:“方媛小*姨,你得帮帮我呀……”

    ……

    这是颜如雪第一次听到叶天说起自己的过往。

    听完叶天对落落的一番回忆之后,不知不觉间,颜如雪赫然发现自己的眼角已经湿润了。

    从小到大,她都生活在相对安定的环境。

    如果不是叶天的介绍,她无法想象得到,这世还有很多她一辈子都无法接触到的人和事。

    叶天只是把自己和落落相处的事,简略的跟颜如雪说了一下。

    而颜如雪却相信,若是叶天展开了说,肯定会让自己更加的感动……

    “难怪她都死去一年时光了,而你还依旧对她念念不忘。”颜如雪的唇边勾起一抹苦涩,心里忍不住升起一丝羡慕,嘶声道,“我想,她要是在天有灵的话,知道你对她这么深情,她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不等颜如雪的话说完,她的双手被叶天紧紧握住。

    叶天噶声道:“我明知道往事不可追,世事无常,但总是忍不坠会想起她。”

    颜如雪芳心一颤,这一刻,她又发现了叶天柔情的另一面。

    “这是个铁汉柔情啊……”颜如雪心暗忖。

    叶天握着颜如雪的双手,没有半点要占便宜的邪念,目光平和的盯着颜如雪那张几乎与完美的俏脸,喃喃自语道:“像,太像了,你跟她长得一模一样。”

    后不远不独孙术接孤毫仇

    颜如雪果断的把双手从叶天手出手,冷哼道:“可,我不是她,你也不要企图用我来代替她,我是我,绝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

    此刻,颜如雪隐约意识到,以叶天神乎其技的能力,居然愿意接受自己的聘用,成为自己的保镖,叶天的很可能想把自己当成死去的落落……

    这是颜如雪无法接受,也不能容忍的。

    她可以坦然面对背叛,但决不能愿意成为另一个女人的替代品。

    结不远不方敌学陌冷远秘月

    “颜女神,你想哪儿去了?我都没说过,我要追求你,你却认为我把你当成了替代品。”叶天的眼眸露出一缕狡黠的目光,意味深长的道,“是不是你想追我?才故意找这种借口?

    别说是你想追我,即便是你想*我,只要价钱公道,我也是可以考虑一下的哦。”

    颜如雪脸色一红,瞪着叶天,怒道:“哪有?”

    “那你干嘛要脸红?”

    “我……我抹了腮红……腮红的颜色有点不正常……”

    叶天失望的“哦”了一声,叹息道:“我还以为你爱我了呢?原来是我想多了。可是,我两次呼吸断绝时,我都隐隐听到某人在我耳边,悲伤欲绝的哭泣声,只差为我殉情了。”

    结不不科酷后术由月孙学术

    “那人是谁啊?你告诉我!”叶天突然凑到颜如雪面前,邪邪的目光落在颜如雪衣领胸*口处的,那一大片香滑如凝脂的白玉肌肤。

    颜如雪的脸色更红,轻咳一声,故作镇定的道:“我没听到,肯定是你当时出现幻觉了。”

    叶天知道,以颜如雪冷傲独行的性子,是万万不可能承认这种事的。

    “好吧,但愿下次,我再次呼吸断绝时,还能听到你为我而哭泣的声音,我哪怕是死了,也会感到欣慰的。”叶天摇头晃脑着说完一句话后,离开了颜如雪的办公室。

    叶天一走,颜如雪捂着烧得通红的脸颊,芳心乱跳,难以自制。

    当她听完落落的故事后,她愈发认定叶天是个深情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在这个世都快死绝了。

    她对叶天的情愫,变得更加的强烈,那一刻,看着叶天陷入痴迷的悲痛深情,她真想把叶天揽入怀,给他此生最大的安慰和温暖。

    这个顶天立地的男人,像孩子般孤苦可怜,她愿守护在他身边,力所能及的为他驱寒,暖热他的心……

    但她还是控制住了自己的冲动,没有这么做。

    她是个理性永远占主导的女人,决不能轻易的向叶天表露心声。

    那样的话,太掉价了。

    “随随便便能追到手的女神,那还能是女神吗?”颜如雪心羞涩的想着,轻拍着脸蛋,不断的让自己冷静下来 。

    结仇仇远情孙球接阳所帆诺

    ……

    结仇仇远情孙球接阳所帆诺  她是个理性永远占主导的女人,决不能轻易的向叶天表露心声。

    “这么快回来了?”

    看见叶天吊儿郎当的步入秘书室,苏心怡皱着眉,有点郁闷的问。

    叶天点燃一根烟,轻吐着烟圈。

    “切,在我面前还装什么忧郁王子?老实交代,如雪又安排你去做什么事了?”见叶天没有回答自己的问话,苏心怡三两步跑到叶天面前,纤纤玉手拧着叶天的耳朵,恶狠狠的质问道。

    叶天一巴掌轻拍在苏心怡的翘臀,然后五指隔着苏心怡的套裙,微微用力的抓捏着苏心怡充满弹性的屁屁,心神荡漾起来,也同样恶狠狠的反驳道:“有你这么跟老公说话吗?

    居然敢拧我的耳朵,我现在要是不好好收拾你,以后你还不得房揭瓦啊。”

    说这话时,叶天的两根手指,撑开苏心怡挺翘的臀*瓣,另一根手指,稍微用力的向着苏心怡臀*瓣间的,那个部位重重顶了一下。

    苏心怡一声嘤咛娇呼,修长曼妙的娇躯,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顿时瘫倒在叶天怀,脑袋伏在叶天肩头,媚眼如丝,娇*喘细细。

    “你要死啊,那里也是你能的贼手能碰的?”苏心怡故作生气的埋怨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