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姐妹恩怨 美人蛇蝎心(8更 鲜花180加)
    一辆黑色的奔驰车内。

    坐在副驾驶位的程蝶衣,一路愁眉苦脸,撅着娇艳的红唇,直到这时候,才很不满意的开口道:“小姨,我真搞不明白。

    为什么方媛小姨明明能联系叶先生,甚至还让叶先生去她家,而她却拒绝我的请求?”

    程蝶衣扯着脸,不接的凝望着正在开车的方华。

    方华无所谓的嘟了嘟嘴唇,嫣然一笑:“傻孩子,你以为人人都像我对你这么好?

    你那方媛小姨呀,她怎么会把你放在心?

    她巴不得你轮路街头,睡桥洞,被乞丐和流浪汉侵犯,让你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呢?”

    程蝶衣惊讶的道:“她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

    “因为……唉……算了……我还是不说了,免得伤害到你跟她的关系。”方华绝美的容颜挂着悲伤的表情,掏出一根烟点燃,欲言又止,稍作停顿后,又气定神闲的补充了一句,“这种挑拨离间的事,我做不来,你原谅我吧。

    你心在年纪还小,对很多事,你看得的只是肤浅的表面,等你长大了,你会明白,这世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

    方华一点点的勾起程蝶衣对方媛的怨恨情绪。

    果不其然,方华话音一落,程蝶衣不依不饶的追问道,“小姨,你告诉我吧,方媛小姨干嘛要这么对我?”

    “我真的不是搬弄是非,我只是想告诉你一个连你妈都被蒙在鼓里的真相。”

    方华好整以暇的轻吐着烟圈,淡淡的开口道。

    “我跟方媛都是你外婆外公收养的姐妹,你妈才是亲生的。这件事,你妈肯定跟你说过。”方华一脸忧郁的开启话题。

    程蝶衣点头道:“是啊,我外婆,在我很小的时候,跟我说了。”

    “我小时候性格内向静,较乖巧,深受你外婆外公的疼爱,而方媛虽然与我是孪生姐妹,她那个人却外向调皮,经常惹是生非。

    用现在的话来说,她是个问题少女。

    大人都不喜欢她,所以她非常嫉妒我。

    有一次啊,她悄悄把房子点燃了,最终却死不承认,一口咬定是我放的火,你妈的年纪我和方媛都大,在关键时刻,是你妈挺身而出,为我作证,证明是方媛放的火。

    艘仇远地方艘学战冷学最太

    因为这件事,方媛对你们恨之入骨,总想找机会把你妈杀掉,但每次都被我及时发现。

    她对你妈的仇恨,这辈子都无法报复了,所以你的出现,他当然要转移到你身了,你说是不是啊?“

    这话说完后,方华意味深长的扫一了眼,身旁的程蝶衣,心忍不住感到一阵得意。

    敌仇远不方后察接阳方后不

    敌仇远不方后察接阳方后不  “我小时候性格内向静,较乖巧,深受你外婆外公的疼爱,而方媛虽然与我是孪生姐妹,她那个人却外向调皮,经常惹是生非。

    半晌之后,程蝶衣才攥紧粉拳,红着眼眸,恨声道:“小姨,她太坏了,没想到她居然是这样的人,美人面孔,蛇蝎心肠,说的是她,真是歹毒。”

    “这是事实,我没有搬弄是非,也不想挑拨离间,我只是不希望你当受骗,把坏人当成好人看看待,让你吃大亏。

    你妈当年对我那么好,即便我说出这番话,会遭到你的误会,我也要说。

    你妈让你来江城找我,我必须护你周全,让你能在江城安然立足。

    方华的眼圈,红红的,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高挺的鼻梁微微翕动着,似乎随时都会有泪珠从眼滚落而出。

    而身旁的程蝶衣,眼角挂着泪水,楚楚动人,哽咽道:“小姨,你对我真好,你是这世除了我妈之外,对我最好的人了。

    以后我要是挣钱了,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方华伸出一只手,轻抚着程蝶衣光洁圆润的额头,一阵感动,眼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嘶声道:“小蝶,有你这句话,我放心了。我不需要你的报答,我照顾你,也是为了报答当年养父养母,还有你妈对我和方媛的抚养之恩。

    虽然方媛不是个好人,但我愿意为她赎罪。我能做的是竭尽所能的照顾你,给你一定安定的生存环境。“

    程蝶衣轻轻抽噎着,已是泣不成声。

    ……

    方家。

    一袭姿色半透明材质的连衣长裙,包裹在方媛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的性感娇躯。

    此时。

    结地远仇情敌学战月由主孙

    她正站在阳台,眯着眼,远眺天边柔和的晚霞。

    不知不觉间,她的眼角竟有泪水滑落到腮边。

    正蹲在一旁戏弄乌龟的妞妞,突然看见方媛脸的泪痕,赶紧跑了过来,抱着方媛的大腿,小脸紧贴在方媛的大腿,满是关切的道:“妈咪干嘛哭泣了?是不是你在想念叶天叔叔?

    我给他打电话,叫他过来安慰你吧?

    只要他来了,你的脸会露出微笑。”

    方媛苦涩一笑,转身抱起妞妞,故作生气的捏着妞妞的瑶鼻,长叹道:“喧灵鬼儿,你能不能别这么成熟?也别这么总是自作多情啊?

    艘远不不鬼孙察接阳学最远

    你还是个孩子,我的事,真的不用你管。

    额,对了,你的作业写完了没?

    要是作业都没写完,你敢跑来跟乌龟玩耍,我是会打你屁屁的哦。”

    说着话,方媛轻拍着妞妞的屁屁。

    妞妞见到方媛唇边的笑容,以她的年纪当然分不清,是发自肺腑的欢笑,还是牵强的苦笑,但她总算是放心了,咯咯笑道:“妈咪,只要能看见你的笑容,哪怕是你打坏我的屁屁,我也是心甘情愿的,绝对不会怨你。

    爸爸走了,我只能跟你相依为命,我们都要好好的,不能悲伤,不能落泪,不能哭。

    我们要露出笑容,开心的过好每一天。

    这样的话。爸爸要是能在在天看到我们,他也会很高兴的。

    孙不仇科情艘学接月科闹秘

    孙不仇科情艘学接月科闹秘  她巴不得你轮路街头,睡桥洞,被乞丐和流浪汉侵犯,让你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呢?”

    你说是不是呀?”

    妞妞毕竟是三岁多的孩子,词汇量有限,无法准确的表达出她现在的心所想。

    但她这番话,传入方媛耳,却再次令得方媛感到惊讶不已,瞠目结舌的问道:“谁叫你这些话的?连我都说不出这种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