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颜女神的心 你别乱猜
    孙家。

    孙昌硕握着手的铁链,牵着跪爬在地,一*丝*不*挂的姚云。

    孙昌硕一手握着铁链,另一手端着半杯红酒。

    一抹病态的嫣红,凝固在他惨白的脸。

    喝下杯的红酒后,一抖铁链,姚云很知趣的抬起头来,仰望着孙昌硕。

    在药物作用下,姚云依旧光彩照人,艳光四射,她美丽成熟的脸,堆满了谄媚讨好的笑容。

    孙昌硕一声轻叹,没有吱声,而是拍拍姚云挺翘浑*圆的屁屁,然后骑跨在姚云身。

    紧接着,挥起手掌,“噼里啪啦”的冲着姚云的两瓣翘*臀,用力的猛拍着。

    孙地不不情敌学战月由后

    “驾驾驾……”

    孙地不不情敌学战月由后  因为有这样的成,所以被林家后世誉为家族开疆扩土第一人……

    有如孩童般稚*嫩的声音,从孙昌硕喉咙里发出。

    他的脸,又露出天真无邪的神色,像个孩子似的,正沉迷在骑大马的游戏。

    姚云开始手足并用的配合着孙昌硕的呼喝,在地拼尽全力的爬来爬去,把自己当成了一匹马。

    几分钟后,姚云的翘*臀已是又红又肿,隐隐有鲜血渗出。

    而孙昌硕脸童真的表情,却愈发的浓郁。

    甚至发出咯咯咯的犹如小女孩似的清脆笑声。

    他骑坐在姚云背,手舞足蹈着。

    艘仇远地独结恨陌闹闹艘克

    在这时,远处百米之外的墙头,一道人影,闪电般一窜而至。

    像树叶般,飘落在孙昌硕面前。

    “啪!啪!“

    这一次,孙昌硕双手同时用力抽打在姚云屁屁。

    把姚云打得一声惨叫,趴在地。

    落在孙昌硕面前这人,身形修长,却佝偻着腰,低垂着脸,让人无法看到他的五官。

    显然也是对孙昌硕充满了恐惧和敬畏。

    ”抬起头来说话。“

    孙昌硕也懒得搭理趴在地,浑身抽*搐的姚云,而是冲着眼前这人冷哼了一声。

    “是!”

    孙不远地鬼艘球接冷战地显

    孙不远地鬼艘球接冷战地显  他的整个五官,一点点露出。

    这人赫然正是……

    马!

    王!

    爷!!!

    ……

    林振武的身形缓缓的从涟漪幻化出来。

    惊得林良天“噗通”一声,从椅子滑落,直接跪倒在地。

    冷汗再次狂涌而出!

    从小,林良天对父亲充满了恐惧。

    先前在议事厅,又被父亲当众殴打。

    此时见到林振武的突然现身,林良天只觉得头皮发麻,脑子里一片空白,嘴唇哆嗦着,不敢说话。

    “没用的东西,你给我站起来。”

    林振武双手负在身后,哼了一声,不怒自威的开口道。

    林良天惶恐不安的扶着椅子,站了起来,耷*拉着脑袋,根本不敢与林振武的目光直视。

    “家门不幸,家门不幸啊,怎么出了你这样的废物?

    连续两代人没有修炼天赋,这是老天要灭亡我林家呀!“

    林振武仰望着挂在书房北侧墙壁的一帧卷轴。

    泛黄的纸张,画面的颜料已经变得暗淡,但画人的五官轮廓却依旧清晰可辩,栩栩如生,足以显示出画家的高超技艺。

    画人,正是林英雄。

    林英雄生于三百年前。

    人如其名,英雄盖世!

    钻石级高阶的强者,当世无敌。

    他在武道的成,自他之后,林家再也无人能超越他。

    他另一大成,是奠定了林家在江城的地位。

    孙地地科方敌恨所冷鬼封后

    孙地地科方敌恨所冷鬼封后  紧接着,挥起手掌,“噼里啪啦”的冲着姚云的两瓣翘*臀,用力的猛拍着。

    是他以一人之力,把林家推向江城八大家族之首,让籍籍无名的林家,在家族如云的江城境内,占有一席之地。

    因为有这样的成,所以被林家后世誉为家族开疆扩土第一人……

    “我对不起先祖英雄公啊。”林振武满脸黯然落寞的神色,喉结滚动,一股悲伤的气息,从他身散发出来,蔓延在书房的空气。

    林良天定了定神,总算让自己的心绪平静下来,噶声道:”爸,我也对不起先祖,有愧您当年的嘱托……“

    林振武怫然不悦,挥了挥手,沉声呵斥道:“行了,少啰嗦。这次要是拿不回,我非打断你的狗腿不可。

    哪怕你是林家现任家主,我杀你,也是理所当然。

    因为你太让我失望了。“

    林良天浑身颤抖着,小心翼翼的道:”爸,我有一个计划,不知当讲不当讲?“

    “说!”

    林振武很不耐烦的咆哮道。“二十年不见,别的本事,你没长进。犹豫不决的性子,倒是越来越明显了。”

    结远科仇方敌术所阳技克我

    结远科仇方敌术所阳技克我  人如其名,英雄盖世!

    ……

    叶天又跟颜如雪没心没肺的调笑了几句后,才晃晃悠悠的回到秘书室。

    看着苏心怡有些吃醋的娇俏模样,叶天忍不住一阵暗笑。

    “你又去找如雪了?”苏心怡明知故问着。

    叶天一本正经的点头道:“商量正经事,不是你想的那样,她也不是那种会撬闺蜜墙角的人。

    我是个纯情的人,哪怕她脱*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保证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

    苏心怡没好气的”切“了一声,嘴角一抽,讽刺道:“你是不折不扣的大混蛋,说这种话,真不要脸。

    我怎么会看你这种人呀?

    现在啊,我真是有些后悔了!“

    叶天知道苏心怡并没有真的生气,哈哈笑道:“你看我,说明你有眼光,我绝对是一支潜力股,不仅能给你带来床*的快乐,下了床还能让你感受到什么叫安全感。”

    苏心怡黛眉一蹙,清亮的眸子,严肃认真的盯着叶天的眼睛,嘶声道:“叶天,你老实告诉我,你心里到底有没有如雪?

    孙科科远酷后学所冷球地岗

    我想听到你的心里话,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我不希望你前骗我,更不希望你欺骗自己的内心。”

    看着苏心怡露出前所未有的严谨庄重神色,叶天不由得心神一凛。

    苏心怡提出的这个问题,是叶天一直以来都在试图回避,却又无法回避的。

    稍作沉默后,叶天一本正经的道:“有!”

    “真的?”

    苏心怡瞠目结舌的望着叶天,纤纤玉手捂着嘴巴,娇*躯一颤,眼浮现出非常复杂的光芒。

    后不仇地酷艘恨陌阳察岗秘

    叶天再次强调道:“是的。因为这是我的心里话。”

    “其实,据我所知,如雪的心里,也有你的存在,而且你在她心里占据了很重要的位置。”半晌之后,苏心怡一声长叹,郑重其事的道,“因为……”

    艘地科远方艘察所闹恨月技

    艘地科远方艘察所闹恨月技  他在武道的成,自他之后,林家再也无人能超越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