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5章 冰美人 芳心颤(2更求花)
    孙家老宅。

    孙长栋颤颤巍巍的跪在孙昌硕脚边。

    尽管他抓到独角兽,但他最终还是没能从独角兽口撬出叶天的秘密。

    这让孙长栋感到绝望,不敢有片刻时间的耽误,第一时间内返回孙家,面见孙昌硕。

    “你还有脸回来见本尊?”

    孙昌硕一手轻抚在孙长栋的脑袋,嘴角浮现出冷酷的弧度。

    大厅里的气温,随着孙昌硕这句话的说出,而骤然下降。

    孙昌硕身后,跪坐在地的姚云浑身颤抖,千丝万缕般的寒气,从空气钻入她的体内,令得她牙关打战,像是身处数九寒冬的冰天雪地之。

    他的话,还没说完,被孙昌硕打断,“阿昌是谁?凭你这种垃圾货色,也配称呼本尊的名字,记住,本尊早已不是之前的孙昌硕。

    当本尊为你重新接驳出断臂时,本是你的……

    主人!

    而你,只是本尊的一条狗。

    你、孙长风,都是这样的狗,甚至,你们的命,连狗都不如。“

    口说着话,孙昌硕抖动着另一只手的铁链,姚云立刻很知趣的爬到孙昌硕面前。

    孙昌硕满意的点了下头,这才继续开口道:“你们哥俩,甚至连本尊的母狗的都不如,这条母狗每次都能让本尊发泄体内的岩浆,把本尊伺候得很舒服,对本尊百依百顺。

    而你们呢,成事不足败事有余,活着也是浪费粮食。“

    年过百半的孙长栋,从小修炼武道,也算是小有成,为人一向高傲,但在见识到孙昌硕神乎其技的手段之后,也彻底臣服了。

    此时的孙长栋更是汗如雨下,“咚咚咚”的磕着头,满眼恐惧,泪珠滚落,又一个响头磕下,扬起老泪纵横的脸,仰望着孙昌硕冷漠的脸孔,嘶声道:“主……人……主人……“

    作为一个长辈,居然对小辈口称“主人”,这一幕若不是发生在自己身,活了五十四年的孙长栋,万万想不到,世间竟还有这样的事。

    结地不远独结察战孤主羽术

    孙长栋心如死灰,但好死不如赖活着。

    他是绝对的武者,实力,于他而言,有着绝对的崇拜。

    这些年的苦修,他的武道境界一直止步不前,而孙昌硕却能赐予他武道力量,让他的实力大幅度增长。

    这是他宁可受尽屈辱,也不愿自杀身亡的原因!

    “桀桀……”

    孙昌硕得意的怪笑着,五指如钩,抓起孙长栋的脑袋,嘴巴猛然一张,“卡擦卡擦……”几声脆响之后,孙长栋的脑袋鲜血横流。

    孙长栋的鼻子、双耳,已经被孙昌硕咬下。

    “吱吱吱……“咀嚼时,骨头碎裂的声音,从孙昌硕口传出。

    孙昌硕满脸享受陶醉的表情,眯着眼睛,又掰断孙长栋的一根手指,扔进嘴巴里,大力的咀嚼着。

    自始至终,孙长栋强忍着剧痛,不敢发出半点声音。

    后远科仇情敌学接阳阳接阳

    孙长栋早知道自己这个侄儿,已经入魔……

    孙昌硕满足的呼出一口浊气,口的美食,完全落入腹内,“老东西,你这一声‘主人’,救了你的命,从此以后,见到本尊,都必须口称‘主人’。

    记住了吗?“

    话音未落,孙昌硕又把孙长栋的手指折断一根,像个贪吃的孩子似的,迫不及待的放在嘴巴里。

    “噗通!”

    孙长栋满心惶恐不安的再次跪拜在地,连连点头回应道:“小人记住了,多谢主人大发慈悲,赐予小人一条狗命。”

    “砰!”

    孙昌硕面露怒气,一脚飞起,直接把孙长栋踢得飞出大厅,冷哼道:“你没资格做狗,你的命,不是狗命,而是贱命,烂命,再过几天,整个孙家的人,都得称本尊为‘主人’。

    本尊还要让整个江城所有世家、家族的人,都跪在本尊面前,恭恭敬敬的口称‘主人’。“

    “小人知错。”

    砸落在大厅外院子地面的孙长栋不敢稍有差池,挣扎着再次跪倒在地,诚惶诚恐的道。

    “滚!”

    艘不科远酷孙恨陌月结考考

    怒雷般的音波,从大厅内排山倒海般冲出,倾泻在孙长栋身。

    孙长栋喉头一甜,口鲜血狂喷,身子如断线的风筝般,向后飞起,半空鲜血如注,缤纷如雨,飘落在地。

    厅内。

    孙长栋咽下口的手指。

    抓起姚云的脑袋,往自己的裤当处一摁。

    姚云立刻知趣乖巧的解开了孙昌硕的裤链。

    结科不科独敌察接月所恨情

    将孙昌硕的某个部件,塞进口。

    孙昌硕一脸痴迷疯狂,身子向前一挺,部件直抵姚云的喉咙深处。

    “嗯啊”一声惨叫,从姚云的鼻腔里发出。

    此时她的整个喉咙都被堵住,难受得想吐,双眼翻白,眼泪滚滚而落。

    艘科不不鬼孙术陌阳球结故

    孙昌硕嘿嘿笑着,向后缩回身子。

    姚云这次长长呼出一口气,卖力的大口吞*吐起来。

    之后,孙昌硕一直像杆标枪似的,挺立在地,纹丝不动。

    正当姚云感到庆幸时,孙昌硕抱起姚云的绵*软翘*臀。

    “本尊要你的身子……”

    口说着话,孙昌硕双手一沉,挺起剑拔弩张的部件,狠狠的冲着姚云泛滥成灾的潺*潺花溪,刺了进去。

    一枪到底!

    “嗷……”

    杀猪般的惨叫声,立时从姚云喉咙传来。

    眼泪在像喷泉般从眼角溅出,五官因为身体的剧痛,而扭曲变形,浑身剧烈颤抖着。

    而孙昌硕却似乎很享受姚云的痛苦反应,捧着姚云的翘*臀,下颠簸着。

    ……

    “你居然还会厨艺?”

    刚进入厨房,白凝冰一看到系着蓝色莹围裙,正站在灶台前熟练的挥动着手铲子的叶天,不由得发出一句惊叹。

    自从那天晚看到叶天后背的刀痕,白凝冰对叶天的看法,发生了三百六十度的大转变。

    两人第一次见面,她因为叶天色*眯*眯的神色,想要把叶天暴揍一顿,对叶天恨之入骨,后来在凌云镇的废弃车间内,叶天神乎其技的医术,为她现场疗伤,令得她芳心乱颤,寒冰体质的她,生平第一次感到暖意流过心田……

    白凝冰站在厨房门口,从她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见叶天的侧影。

    看着眼前的叶天,白凝冰忍不住再次芳心一颤,道道难以言状的情愫在心底萦绕悬浮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