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2章 你的脸咋这么红(9更 鲜花朵300加)
    颜如雪目不转睛的看完三分多钟时长的致歉视频,一切都符合叶天的要求。!

    “呼呼……”

    颜如雪突然感到呼吸有些急促,这太不可思议了。

    如果只是唐绍基的公开致歉,她还勉强能理解,毕竟唐绍基只是青阳区的警局局长。

    而韩修德则是西河省的省委书记,手握实权的大人物啊!

    敌远科不情后察由阳球闹后

    这时,千面捧着一串葡萄,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坐在颜如雪身边,扫了一眼屏幕的唐绍基,嗤嗤一笑,理所当然的讽刺道:“切,这老东西,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去了。

    连我叶天哥哥的女人都敢抓?!

    他真是寿星公吊,嫌命长啊!

    还有那个什么韩修德,修你*妈的德啊,你他妈都对不起这个名字,一个蝇营狗苟,只会投机取巧的废物。

    这次我叶天哥哥是手下留情了,要是换做我出手,我非拧下他的狗头当球踢不可。“

    千面靠在 颜如雪的肩膀,说完一句话,往口扔几颗葡萄,津津有味的吃着,这番话说完后,手的一串葡萄全部进了她的腹。

    “呃……”拍着小腹,千面一脸舒服惬意的眯着眼睛,微微张着红唇,“这年头啊,他*妈*的,有话语权有实力更重要啊。韩修德那种废物,也配坐在那个位置?

    去你*大*爷的,我叶天哥哥要是接替他的职务,保管把江城治理得海清河晏,营造出太平盛世的景象。

    后远地远鬼结学由冷闹封通

    我叶天哥哥的实力,不知韩修德强了多少万倍。

    韩修德能牛逼哄哄的指挥这个,指挥那个,不是因为他有话语权吗?

    孙地不科方结术接月术主故

    孙地不科方结术接月术主故  这时,千面捧着一串葡萄,晃晃悠悠的走了过来,坐在颜如雪身边,扫了一眼屏幕的唐绍基,嗤嗤一笑,理所当然的讽刺道:“切,这老东西,一大把年纪都活到狗身去了。

    唉,时无英雄,使尔等竖子成名,悲哀,悲哀!“

    颜如雪一阵无语,似乎在千面眼,她的叶天哥哥是无所不能的神……

    “吐槽完毕,言归正传。”千面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又把脑袋埋在颜如雪胸前,笑眯眯的问,“大凶姐,叶天哥哥去了冰美人的房,这么长时间还没出来。

    你一点也不担心?

    不吃醋?

    不嫉妒?

    不愤怒?“

    颜如雪换衣服,来到餐厅时,却没有见到叶天的踪影。

    她虽然知道叶天去了白凝冰的卧室,但叶天直到现在都还没出来。

    “你闭嘴!”

    颜如雪俏*脸一沉,挥手拍打了一下千面的翘*臀,沉声道。

    千面继续不依不饶的道:”他都进去一个小时的时间了。以叶天哥哥的作战能力,至少也够他打一炮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非奸即盗,怎么可能只是单纯的谈天说地聊人生?

    聊着聊着,聊了床,然后顺便睡个觉,打个炮。“

    颜如雪拧着千面的臀*肉,疼得千面尖声大叫,“你疯了,干嘛拧我?我说的事实啊,你得接受现实。

    咦?你的脸咋这么红?

    哦!

    我明白了,你心现在肯定也在想着一些不堪入目的画面,嘻嘻嘻,别害羞,都是成年人了,有那方面的需求。

    作为孝子的我,表示完全能理解。“

    颜如雪把千面推开,有些心神不宁的向自己的卧室走去。

    这一刻,她隐隐觉得自己邀请白凝冰入住名苑华府,似乎有点引狼入室的感觉……

    她向白凝冰发出这个邀请时,叶天和白凝冰的关系,势如水火,一见面掐起来。

    而现在居然同处一室!?

    他们二人的关系,居然在短短几天时间内缓和了???

    颜如雪揉着有些昏沉的脑袋,心念头百转。

    “哎,大凶姐,要不我带你进入他们的卧室听听呗……”千面提出她邪恶猥琐的建议。

    ……

    白凝冰的卧室内。

    叶天身形如标枪般,挺立在窗前,萧索复杂的目光,望着窗外,远处城的一片阑珊灯火。

    夜阑如水。

    星辰寂寥,点缀在天际。

    一勾弦月,清辉盈盈四射。

    冷风从窗外吹入。

    一个小时前,叶天敲开了白凝冰卧室的房门。

    令他感到意外的是,白凝冰居然请他进入卧室。

    一进卧室,白凝冰只说了一句话,令得叶天愣在原地,神色巨变。

    随着白凝冰声音出现的,还有白凝冰从柜子里找出的一块邪神面具碎片。

    青铜色的面具碎片,满是岁月斑驳的痕迹,面隐约还带着一丝血迹。

    看到面具碎片,叶天的神色再次大变。

    自从他出国之后,虽然也戴过邪神面具,但那时黄金的,青铜打造的面具,是他当年纵横华夏黑白两道时,有着标志性的意思,代表着曾经那一段血与火的青春、荣耀,以及生死名利……

    直到现在,叶天才从窗前,缓缓转身,面对着白凝冰,“你是谁?”

    这些年来,叶天见识过无数人,经历过无数事,他印象还真没有白凝冰这号人的存在……

    白凝冰也是一直沉默到现在,修长的纤纤玉*指,轻抚着一块拇指大小的青铜色邪神面具碎片,柔声回应道:”五年前……京城……祁镇……白家……月圆之夜……即将受到非礼的少女……“

    此时的白凝冰面色沉重,一字一顿,语气迟缓。

    叶天眉头紧蹙,根据白凝冰说的几个关键词,开始在记忆深处搜索着那一段往事……

    ……

    结科远科独结察由孤术恨敌

    结科科远酷后球接冷孙技指

    熙熙攘攘的步行街头,半晌之后,颜如雪才结结巴巴颤声道。

    颜如梦皱着瑶鼻,嘟着红唇,眼睛一眨也不眨的听着远处银屏的新闻画面。

    “连韩修德那样的大佬,都竟然给老二公开道歉,看样子,老二还真是被冤枉的。”颜如霜倒吸一口凉气,声音里满是疑惑和迷惘,带着一丝悔恨。

    “啪嗒”一声,连新买的爱马仕包包掉落在地,颜如霜也没心思去捡。

    当她知道父亲颜华龙的死,跟颜如雪有关时,她相信了姚云转告给颜如梦的说法,把颜如雪当成买凶杀父的罪人……

    而现在,连韩修德都站出来承认,这是警方的失误,颜华龙的死,跟颜如雪没有任何关系……

    这巨大的逆转,令得颜如霜一时间,竟是难以接受。

    尽管她知道这是事实,但这事实,于她而言,真是太过讽刺。

    结地不仇酷后学接闹技敌学

    “小梦,我该怎么办?”

    颜如霜失魂落魄的抓着颜如梦的手臂,像是变了个人似的,噶声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