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4章媚眼如丝,艳丽无双
    “我绝不会走!”

    叶天转身走出白凝冰的卧室时,身穿后传来白凝冰斩钉截铁的声音。

    白凝冰的声音果断坚决,如磐石般沉重坚定。

    站在门口的叶天,身形一凝,轻叹一声,终究还是拉开门走了出去。

    白凝冰扑倒在床,忍不住悲从来,捂着脸,悲悲戚戚的啜泣着。

    客厅里的电视开着,叶天却没有见到颜如雪和千面两人的踪影。

    别墅内,安静得有些可怕。

    孙远不远独艘察所冷指陌

    只要有千面陪在颜如雪身边,叶天并不担心颜如雪的安全。

    不知不觉间,叶天走出了颜如雪的别墅,来到顾嫣然的别墅外。

    还不等叶天摁下门铃,门已经开了。

    一袭紫色镂空薄纱连衣裙的顾嫣然,巧笑倩兮的站在门内,修长的手指间夹着一根女士香烟。

    千丝万缕般的薰衣草香气,从顾嫣然身散发出来,萦绕在叶天鼻端。

    眼前的顾嫣然依旧那样的明艳动人,风情万种,简直是魅惑众人的妖精。

    敌地科远情后球接孤孤战主

    顾嫣然咯咯一笑,玉臂一伸,挽着叶天的手腕,把叶天拽了进去。

    “弟弟,看起来你好像不是很开心哦。”

    顾嫣然一边走,一边把丰满成熟的性感身躯,往叶天身蹭。

    特别是那一双丰硕饱满的大白兔,直接摩擦在叶天手臂。

    叶天目光只瞥了一眼,体内的邪火蹭的一下,窜了起来。

    闲居在家的顾嫣然,连衣裙下,赫然是真空的。

    后科科不鬼孙术战冷战封鬼

    一对白兔在连衣裙的映衬下,若隐若现的流动着道道无暇美玉般的光泽,粉光致致,艳丽无双。

    后科科不鬼孙术战冷战封鬼  千面一边说着话,一边把颜如雪手捧着的时尚杂志夺下,扔到远处的沙发,“我在跟你商量大事呢,你却这种态度,真是令我好生失望哦。”

    叶天甚至看到了两只兔子的眼睛,大大的张开着,显得无鲜艳和娇嫩。

    敌不仇科酷敌球由阳羽艘战

    见叶天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顾嫣然似乎也不以为然,她芙蓉春睡般娇艳的脸蛋,依旧挂着妩媚妖娆的笑容。

    来到客厅时,顾嫣然把叶天往沙发一推。

    然后整个身子压在了叶天身。

    一双白兔紧密无缺的挤压在叶天胸前。

    红唇如烈焰,芙蓉如面柳如眉,道道如兰似麝火热的气息,从顾嫣然的口鼻之,喷吐在叶天脸。

    而叶天却一脸平静的看着顾嫣然。

    次在青阳区医院,要不是叶天把持住自己,早已把顾嫣然给吃了。

    这一次,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走到顾嫣然的别墅门口。

    叶天从第一次见到顾嫣然时,知道这个女人不简单。

    而叶天也懒得去调查顾嫣然的底细,只要顾嫣然不是自己的敌人,自己也没必要干那种徒劳无功的傻事……

    “你来找我,是为了干姐姐,还是让干姐姐干弟弟?”

    顾嫣然修长的纤纤玉指,划过叶天棱角分明的脸颊,媚眼如丝,每一个眼神都带着勾魂夺魄的魅力。

    她前后三个“干”字的语气都不一样。

    叶天神色萧索,直到现在,他还没有从白凝冰表露真实身份的事情,回过神来。

    “不知道。”叶天轻声回应道。

    要是换做其他时候,身跨坐着顾嫣然这种成熟性感美人,他早提枪跃马,奔赴沙场,跟顾嫣然大战三百回合了。

    后仇远不鬼艘球战月所酷帆

    顾嫣然柳眉轻蹙,她本是个聪慧过人的美女,今晚一见叶天的神态,知道叶天有心事。

    “发生了什么事,能跟我说说吗?”顾嫣然像个对世事充满了好的孩子,娇声道。

    ……

    颜如雪卧室的门,并没有传出打开时的声音。

    千面突然顺着门缝钻了进来,像一道液态水流般,在进入卧室内的瞬间,凝聚出人形。

    然后,蹑手蹑脚的来到颜如雪身后,趴在颜如雪耳边,神秘兮兮的小声道:“大凶姐啊,不好了,冰美人正在卧室里哭呢。还有啊,我叶天哥哥也不见了踪影。

    我怀疑叶天哥哥想要欺负冰美人,而冰美人不同意,所以叶天哥哥含恨出走,冰美人委屈得伤心欲绝。“

    孙地仇仇酷艘恨战孤显我鬼

    孙地仇仇酷艘恨战孤显我鬼  站在门口的叶天,身形一凝,轻叹一声,终究还是拉开门走了出去。

    千面一边说着话,一边把颜如雪手捧着的时尚杂志夺下,扔到远处的沙发,“我在跟你商量大事呢,你却这种态度,真是令我好生失望哦。”

    颜如雪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轻叹道:”千面……宝宝,你别闹了行不?“

    “没有啊,我这是为了维护咱们两个人的利益呀。

    你想啊,要是叶天哥哥又把白凝冰勾给搭了,叶天哥哥给你我的爱,又少了一份,咱俩太吃亏了,是吧?“

    千面偏着脑袋,饶有深意的解释道。

    “是你跟叶天的事,我要跟谁好,与我无关。”

    此时的颜如雪正坐在书桌前,摘下眼镜,揉了揉眼睛,义正言辞的道:“你们的那些事,我不想管,也管不了。”

    千面顿时一脸懵逼的端详着颜如雪,然后勾着颜如雪的脖颈,眉开眼笑的道:”是谁在睡梦,还呼喊着叶天的名字?唉,有些人啊,是口是心非,明明心里爱的不要不要的,嘴巴却死不承认。

    活该你这么大年纪的人,还是个老姑娘……“

    颜如雪站了起来,瞪着千面,毫不客气的打断千面的话头,“你给我闭嘴。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只是陈述事实而已,咱俩其实应该是合作伙伴,看在你胸这么大的份儿,咱们是同一阵营里的战友,是要一致对外的。

    没想到,你居然这么不领情。唉,你没救了。

    大凶姐,再这样下去,叶天哥哥都被其她漂亮姐姐瓜分干净了,你只能当一辈子的老姑娘咯。

    练一辈子的揉道,这是你的宿命呀。“千面满是同情怜悯的叹息着,水灵灵的眼眸忽闪忽闪的动着起来,明明是一副清纯甜美的面孔,可是说出的话,却污得不要不要的。

    颜如雪轻咳一声,拍拍千面的脸蛋,蹙着黛眉,疑惑的问:“我最讨厌打打杀杀的行为,你说的柔道是什么啊?是用来打架的吗?”

    “啊?”

    千面满脸茫然的凝望着颜如雪,半晌之后,才捧着小腹“格格格”的娇笑起来,“大……大……大凶姐,你别逗我了行不?”

    “我真不知道!”颜如雪愈发感到疑惑了。

    千面一声长叹,擦去眼角笑出的泪花,忍俊不禁道:“揉道不是用来打架的,是用来玩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