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7章熟透的女人,推倒顾嫣然
    听到父亲的尖叫声,白凝冰的心,也一下子揪了起来。!

    半晌之后,白断魂的声音,才再次传入白凝冰耳。

    “冰儿,你别骗我了。当年虽然有邪神纵横天下,多少英雄豪杰惨死在邪神手,以邪神杀伐果断的作风,他怎么可能仗义出手,斩杀祁镇,救你脱困。

    艘地不地方后学接月术通毫

    这些年你一直跟我说,当年那个月圆之夜,有人从毒*龙岭的山神庙把你救了,而且还连夜长途奔袭八十里,把你送回白府。

    我知道你的撒谎,但因为你是我最爱的女儿,我没有戳穿你的谎言。

    艘不地地酷敌学接冷通陌

    这世,怎么可能有人能在十分钟内奔袭八十里,你别骗我了。

    醒醒吧,冰儿。“

    白断魂苍老的声音里,满是无奈和惋惜。

    “爸,这是真的。当年确实是邪神救了我!

    艘远地地独后恨所月所故吉

    我后来在山神庙,捡到的青铜碎片,是少林派的了凡大师告诉我,那是邪神面具的其一部分,我至今还把碎片带在身。

    艘远地地独后恨所月所故吉  “冰儿,你别骗我了。当年虽然有邪神纵横天下,多少英雄豪杰惨死在邪神手,以邪神杀伐果断的作风,他怎么可能仗义出手,斩杀祁镇,救你脱困。

    我的话,您可以不信,但了凡大师的话,您应该相信了吧。“

    白凝冰绞尽脑汁的辩解着,她万万没想到父亲竟然会跟自己说出这样的话。

    “冰儿,你又在骗我!了凡大师,在华夏境内,那是什么样的存在?

    你不过是个黄毛丫头,何德何能,可以受到了凡大师的接见?

    我能容忍你骗我,但你不许玷*污了凡大师的名誉,要是世人知道了凡大师居然接见你这样的小孩子 ,世人是会笑话了凡大师的。“

    白断魂的声音里带着掩饰不住的愤怒和威严。

    白凝冰也不知道事情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再次解释道:“了凡大师能见我,我也感到很震惊,十几分钟前,邪神跟我说,是因为我跟了凡大师有佛缘,所以才……”

    这一次,白凝冰的话,还没说完,被白断魂打断,“冰儿,你不要再我面前提什么邪神?这几年,我一直由着你的性子胡来。

    你说要踏遍天涯海角寻找邪神踪影,我同意了。

    你说要在江城立足,甚至要进入倾城集团当保安,我也同意了。

    让你折腾了这么久,你也应该闹够了吧?“

    “爸,我真的见到邪神了。”白凝冰据理力争,嘶声道。

    白断魂哼了一声,怒道:“冰儿,不要再说了。你我了逃避跟阿雄的婚姻,才做出这些荒唐事,我能原谅你,但不论如何,这次我绝对不会在由你胡来。

    白蛇、白娇兄妹二人,今天下午已经带人坐飞机,飞往江城,不出意外的话,明早,他们会出现在你眼前。

    你……跟他们回京吧。

    敌远科科鬼艘恨接孤科封结

    敌远科科鬼艘恨接孤科封结  他万万没想到,顾嫣然居然还是第一次。

    阿雄的双手因为你,才被人打残。

    你必须嫁给他,用这一生的时间来照顾他。“

    白凝冰身子一颤,说了这么多,原来还是要让自己嫁给姜雄。

    “你别想着逃跑,江城那个弹丸之地的所有出口,都收到的指令,只要一发现你想逃跑,立刻把你抓起来,然后直接送到京城。

    冰儿啊,乖乖的,听话,啊。明天跟着白蛇兄妹回京,我们父女也有好几年没见面了,我真是想你,想的头发都白了。“

    白断魂的声音里又流动着掩饰不住的关切和期待。

    ”爸……“

    白凝冰还想再说几句时,远在京城的白断魂已经率先挂断了电话。

    ”我该怎么办呢?“

    白凝冰从床*爬起,黛眉紧蹙,心念头百转,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见到了邪神叶天,多年的夙愿变作现实,她都不愿再嫁给姜雄。

    姜雄是个好人,对她也算是死心塌地,但她偏偏是不喜欢姜雄。

    她也没办法说服自己接受姜雄的爱意。

    站在窗前的白凝冰,突然想到,要不要敲开颜如雪卧室的门?

    找颜如雪商量一下自己的私事?

    自己在江城这几年,貌似也只有颜如雪还能给自己出出主意。

    ……

    装饰成粉红色的卧室内。

    墙壁、灯罩、窗帘、衣柜之类的家具,都是粉红色。

    带着一股少女特有的香甜气息,扑面而来。

    这时候的卧室内,大床*。

    后仇远仇情敌学陌月月艘科

    两具汗水淋漓的身体,在一阵迅疾快速的冲刺,骤然平静下来。

    粗重的喘*息声,回荡在卧室内的每一寸空气。

    空气都因为两人的动作和声音,仿佛被染成了暧昧的粉色,令人感到心跳加速,面红耳赤。

    顾嫣然像一滩烂泥似的趴在叶天胸口,细细的喘*息声,若有若无的从微微张开一条缝隙的粉唇传出。

    她芙蓉般娇艳的脸颊,此时更是浮现出片片醉人的粉晕,愈发显得风情万种,醉人心神。

    长长的卷曲睫毛,因为刚才的运动,消耗过大而轻轻抖动着。

    孙远远科情结恨所阳察羽毫

    道道汇聚成小溪般的汗水,沿着顾嫣然凹凸有致,曲线玲珑的身躯,蜿蜒流淌。

    叶天眯着眼睛,打量着登入云巅后的顾嫣然。

    孙仇不地酷孙术陌闹学后艘

    他万万没想到,顾嫣然居然还是第一次。

    要不是刚进入顾嫣然身体时,那种紧凑的剧痛,带给叶天强烈而真实的感觉,叶天也无法相信,像顾嫣然这种熟透了的女人,居然还保留着第一次。

    尽管那一层膜可以修复重补,但叶天看得出顾嫣然的神色和举动,是真实的,没有半点演绎的成分。

    还有床单那星星点点,宛若雪地傲然绽放的红梅般的血迹。

    一切,都在充分有力的表明,这个女人把第一次献给了自己。

    叶天愿意跟顾嫣然温存,只是想收回当年龙王欠下的人情债而已。

    若是他知道顾嫣然还是第一次,他今晚绝对不会碰顾嫣然一根手指头。

    第一次,对女人的意义,有多重要,叶天虽然不是女人,却是知道的。

    “你干嘛这么傻?”叶天眯着眼,脸露出一抹悲伤,埋怨着顾嫣然的荒唐行为,手掌摩挲着顾嫣然圆润香滑的肩头,“你这么做,让我背负了很大的心理包袱啊。”

    顾嫣然的眼角挂着泪珠,没有吱声,而是双臂又紧紧的抱住了叶天结实如钢铁般的腰身。

    后远远仇酷孙球接孤仇仇仇

    叶天抬起顾嫣然尖尖的下颌,语气蕴藉着一道怒气,再次沉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