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5章报告老婆大人……
    “你……你不……不要乱来……”

    林勇晃动着脑袋,一步步逼近米雪儿,阴邪的笑道:“这么多年,每次只要想你,我叫人抓一个还是白璧之身的女孩,送到南山小院给我玩。手机端 br>

    已经有几十个女孩被我玩死掉了。

    那些女孩在临死前,我都会告诉她们,是你害死了她们,要是做了厉鬼,也叫她们千万不要放过你。

    你好狠的心啊,大概有五十七个女孩,因你而死,你没有半点愧疚之意吗?“

    米雪儿嘶声道:“你真是个魔鬼……”

    结远远不方敌察陌冷仇指岗

    “这不能怪我,我也是为你才入魔的。”林勇伸出舌尖舔*舐*着嘴唇,“得不到你的心,那我今夜要得到你的身,幸好你也对林帅不感兴趣,直到现在还保持着白璧之身,老天对我真是不薄啊。”

    恐惧感,像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攥*住了米雪儿的心。

    此时的她,真到了叫天不灵,叫地不应的地步。

    “林良天跟我说,只要你抓到你,不论是死是活都可以,在把你送到灵堂跟短命鬼配阴婚时,我得先把你的身子享用了,不然还真是对不起我这些年对你的相思之苦呀。”林勇啧啧的砸吧着嘴,贪婪的吞咽着口水,俨然已把米雪儿当成了他嘴边的美食。

    正当林勇的双手即将搭在米雪儿肩膀时,手机铃声非常突兀的在这时候响起。

    “他*妈*的,是哪个狗东西打扰了我的好事?”

    林勇气急败坏的骂了一句,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后,眼霎时闪过一道恐惧的目光,又回头痴迷的望了一眼米雪儿,然后大步流星,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卧室。

    “呼呼呼……”

    已经陷入绝境的米雪儿,连连深呼吸着,她的此时已被冷汗布满。

    要不是这个电话,自己的身子,很有可能被林勇糟蹋。

    可转念一想,林勇虽然出去了,暂时不会对自己造成伤害,可谁知道林勇会在什么时候回来。

    林勇一旦回来,自己还是难逃被糟蹋的厄运。

    米雪儿强迫自己必须冷静镇定。

    她的脑海突然想起很多年前,父母双亲同时对她说过的一句话:

    “孩子,千万要记住:当你面临着最无望的绝境时,你只要咬破舌尖,能救你一命!

    这个方法,这辈子,你只能使用一次……切记切记……“

    ……

    趴在颜如雪被窝里睡觉的叶天,口鼻之间,萦绕着颜如雪身特有的栀子花香气味。

    为了不让苏心怡觉得自己冷落了她,叶天在临睡前,又跟苏心怡聊了几句微信语音,说了几句令人面红耳赤的缠*绵情话后,把苏心怡撩得芳心乱跳。

    听话乖巧的苏心怡根本经不住叶天的撩*拨,几乎是毫无犹豫的答应了叶天的哀求。

    给叶天发来一条勾魂夺魄的语音,听得叶天热血沸腾,剑拔弩张,恨不得现在飞到苏心怡身边,把苏心怡压在身下,一逞雄风。

    在苏心怡的阵阵浅吟低唱声,叶天这才心满意足的酣然入睡。

    结远科远鬼艘球陌冷闹考考

    ……

    结远科远鬼艘球陌冷闹考考  这是一个档偏的小区。

    江城的同一片夜空下。

    这是一个档偏的小区。

    七栋二单元,十九层,1905室。

    四室两厅的民居。

    宽大的客厅里,晕黄的灯光,静静的洒在空气。

    孙科科地情敌术战月故结鬼

    年过百半的米福,这些年的养尊处优,他的身材早已发福,挺着大大的啤酒肚,发型也早成了标准的地海,穿着普通的黑白条纹t恤和灰色的棉质短裤,长满腿毛的小*腿露在空气。

    他正舒适惬意的躺在沙发看电视,刚端起桌泡着枸杞的红茶,想要美美的喝一口时,圆乎乎的白净脸盘,霎时浮现出一抹慌乱恐惧的表情。

    “嗷”的一声惨叫,从他口传出,一口鲜血从舌尖飚射而出。

    桌的茶杯被 鲜血射,“砰”一声脆响,崩碎成渣,茶水流了一地。

    结科科科独艘恨所月鬼主

    坐在一旁的施音,酒红色的大*波浪卷发,揭下贴在脸的面膜,虽然已是徐娘半老的年纪,但风韵不减当年,眼角眉梢间,都流动着淡淡的妩媚勾魂意味,成熟性*感的气质,白*皙晶莹的肌肤,一袭露背的短裙穿在她身,愈发承托出她这个年纪应有的魅惑艳冶风情。

    米福的惨叫声,刚一发出,施音也顿时感觉到舌尖一阵剧痛,紧接着她的一张口,绣花针粗细的鲜血,先从她舌尖射*出,落在十步之外的墙壁。

    “轰隆&ot;一声,墙壁,霎时硬生生被炸出一个篮球大小的透明窟窿。

    夫妇二人惊骇欲绝的眼神,同时望向彼此。

    “雪儿有难!”

    两人异口同声道。

    二十年前,两人曾用无秘法,因为米雪儿与他们有着至亲血缘关系,两人在米雪儿的舌尖设下一道小型的感应阵法。

    只要米雪儿在万分紧急的危难关头,咬破舌尖,哪怕是远在天涯海角,夫妇二人都能同时感应到米雪儿的危机。

    当时,两人曾郑重其事的告诫过女儿,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能咬破舌尖。

    咬破舌尖,带来的副作用,虽然不是很恐怖,但绝对会非常的尴尬羞人……

    米福抓挠着本为数不多的头发,诚惶诚恐的的道:“报告老婆大人,我感应不到雪儿的具体*方位……”

    不等米福的话说完,施音粗暴的一脚飞起,直接把米福踢飞。

    “你个老&a;色*鬼,要不是你昨晚非得用你的舌头给老娘*干*那啥事儿,也不会搞成现在这个样子了?”施音鹅蛋型的美艳脸颊,升腾起掩饰不住的愤怒,一手叉腰,一手指着米福,破口大骂道。

    砸落在地的米福,满脸万分委屈的痛苦表情,弱弱的小声道:“还不是你逼我给你那样做的?又不是我心甘情愿的?这能怪我吗?”

    “你还说,你还说,你再说一句,老娘用铁锤砸死你个老*色*鬼……”施音彻底从一个妖*娆妩媚的美妇人,化身成了河东狮吼,怒目圆睁,恨不得把米福撕成碎片。

    米福拍拍屁*股,站了起来,耷*拉着脑袋,压低声音道:“你的舌尖不是也跟雪儿建立了感应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