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6章天大地大,老婆最大(4更求花)
    “你*大*爷的,老色*鬼,你记性被狗吃了吗?”施音抓起沙发的抱枕砸向米福,厉声道,“你忘了,昨夜老娘也用舌头给你那啥过……”

    米福一拍脑袋,一屁*股坐在地,绝望的道:“完了完了,这次雪儿没救了。 没想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会发生在咱俩身……”

    “给老娘闭你的乌鸦嘴!”施音狠狠的瞪着米福,噶声道。

    艘远科远情结术陌月接岗科

    米福瞬移至施音面前,惨兮兮的道:“老婆大人,我有个法子,不知当讲不当讲?”

    施音毫不客气的拍了一下米福的脑袋,冷声道:”说。“

    “报警吧。”米福身子一颤,嘶声道。

    “砰!”

    “报你妹的警,你是想吸引警方的注意力吗?”施音此时反而冷静下来,从容淡定的道,“这他妈肯定是江湖的仇家,已经觉察到咱俩的踪迹,所以才用雪儿来逼*迫咱俩重出江湖。”

    结地仇不独艘察所冷情接由

    米福哭丧着脸,“咱俩即将告别白衣如飞,双宿双栖的隐居生活了,他*妈*的,有的重出江湖。”

    结地仇不独艘察所冷情接由  米福再次被施音一巴掌打飞。

    “一入江湖深似海,再回头已是百年身。”

    施音抿着嘴唇,握了握拳头,轻轻在空气挥舞着,显得踟蹰满志,“这是他们逼老娘的,老娘这次再出江湖,一定要杀他个片甲不留。可是,咱们现在还不知道雪儿在哪儿?”

    “老婆大人不用担心,既然某些人相咱俩现身,只要咱俩不出现,他们不敢把雪儿怎么样。”

    米福缓缓站起身时,他身先前的那种颓丧懦弱之气,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股锐利的锋芒,席卷而出,像出鞘的宝剑,光芒四射,气壮山河,连声音也变得低沉厚重,似乎每个字里都蕴藉着山岳般的雄浑气势,“不管雪儿有没有受到伤害,这次,我也决定不再藏头露尾,凡是与我夫妇二人作对者……

    都该杀!“

    敌不地科独结球接闹通技早

    最后三个字出口时,“嗖”的一声,一枚普通的绣花针,从米福后背冲起,落在他掌,针眼处穿着一根红线,针体已经生锈,隐约还带着血丝。

    “绣花针啊绣花针,二十年了,匣剑气,期之以声,这次,我将带你再战巅峰,重塑威名。”惊雷般滚动的杀气,从米福身释放出来。

    “嗤嗤嗤……”

    密集如雨的脆响声,两侧的窗帘,全都被他的杀气绞碎成渣。

    绣花针的锈迹,也在这一刻,像是感应到主人壮志凌云的心事似的,骤然消失,露出光华灿灿的本来面目。

    “这才是我眼顶天立地的老色鬼,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那样的威风凛凛。”

    施音嫣然一笑,又从河东狮吼摇身一变,成了善解人意的美少妇,冲着米福抛了个媚眼,玉手一翻,一柄通体漆黑如墨的铁锤,非常突兀的出现在施音手,与施音白*嫩如玉的肌肤,形成鲜明的对。

    这柄铁锤的锤头足有铅球大小,三尺长的锤柄,也是精铁打造。

    千丝万缕般的寒气,从铁锤逸散出来。

    杀气腾腾的铁锤,与施音性*感娇艳的形象,显示出强烈的反差,能对人造成明显的视觉冲击力。

    后仇不不情结学接冷陌鬼毫

    施音随意一挥手的铁锤。

    道道“嗡嗡嗡”的爆响声,从铁锤内传出。

    “这一次,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施音意味深长的沉声道。

    话音一落,两人的手机同时响起。

    两人同时收到一条邮件。

    邮件的内容,只有短短一句话:

    结远仇仇酷孙学由月冷孙球

    “想救女儿,叫叶天,他知道该怎么做。”

    没有落款人,发信人也是一串数字代号。

    在内容的下方,则是叶天的联系方式。

    “叶天?”米福看着邮件,稀疏的眉峰一蹙,“叶天是谁?”

    施音没好气的拍了一把米福的脑袋,嗤之以鼻的埋怨道:“你少在老娘面前装糊涂,老娘知道你丫的早静极思动了,特别是当雪儿独*立之后,你无时无刻不在关注着江湖的动静。

    即便没有雪儿遇险这事的发生,你也坐不住了,对吧?

    结仇远不情敌学陌冷孙由孙

    这段日子,叶天把江城闹得风起云涌,你会不知道这人?

    你心里那点小九九,是万万骗不过我这双火眼金睛的。“

    米福嘿嘿的笑着,“天大地大,老婆大人最大,我从没想过要骗你。老婆大人,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再次杀入江湖,快意恩仇。“

    “切,少废话。”施音瞪了一眼没个正行的米福,面带忧愁,轻声道,”老色鬼,咱们想要跟叶天搭线,这太难了。咱们在江湖混的时候,叶天还是个撒尿和泥玩的小屁孩呢。

    咱们现在去找他,丢了身份和面子,都无所谓了,关键是他愿意帮忙吗?

    毕竟,咱们从没跟这个人有过接触啊。“

    “说不定他和雪儿是情侣呢。你想啊,华夏有十四亿人口,这帮王八蛋却偏偏指名道姓,叫咱俩去找叶天?分明是因为叶天跟雪儿的关系不一般嘛。”米福气定神闲的拍拍施音的肩膀,轻声道:“别想太多了,车到山前必有路。想太多的话,反而会自乱了阵脚。”

    施音恨声道:“老色*鬼,雪儿要是少了一根头发,老娘跟你没完。”

    “不会有事的。”米福的双手环抱着施音纤细如柳的腰*肢,一脸温柔深情的神色,“明天一大早,我联系叶天,现在已是凌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去,很显得很没礼貌的。”

    施音“嗯”了一声,像个小女孩似的,依偎在米福怀,轻轻点头。

    敌科远科方孙术接月科故冷

    ……

    南山小院。

    灯火通明的院子里。

    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影,显得极为冷清。

    “宋少爷,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过,这段时间内,如果不是重要事情,我们是不必见面的吗?”

    匆匆离开卧室,来到院子里的林勇,一看见背对着自己的宋昊晨,他顿时感到无奈,语气带着一抹愤怒的意味。

    虽然对宋昊晨口称少爷,但神色和语气却没有半点尊重和惶恐……

    若不是宋昊晨那个该死的电话,关键时刻打到自己手机,此时自己已经趴在米雪儿性感柔软的娇躯,做着进进出出的活塞运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