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一巴掌打飞
    叶天眼闪过一道厉芒。

    漫天花雨洒金钱。

    洒的不是金钱,而是收割生命!

    武道界,杀伤力最强的暗器手法。

    覆盖范围极强,几乎是无懈可击。

    经过历代暗器高手的改造完善,达成了毫无瑕疵的境界。

    修炼到最高境界,据说可以达到团灭的效果。

    即便是面的现代枪炮之类的武器,也有一拼之力。

    一开始,叶天的注意力只是放在白蛇身。

    他并没有对白蛟引起足够重视。

    直到现在,叶天才心神一沉,以千面的修为,根本无法破解。

    艘科科科鬼后恨由闹仇太独

    ”叶天哥哥……救……我……“

    艘地仇不方艘恨战阳孙仇诺

    遭到漫天钱镖围困的千面,向叶天发出求救的哀嚎声。

    她最引以为豪的变形手段,也在这时候彻底失去作用。

    形态改变的时间虽然非常短,但足以让钱镖把自己活活射成刺猬。

    所以,千面不敢轻易冒险。

    孙不仇仇方艘察由孤地我后

    而白蛟的双手十指,在这一刻,仿佛赋予了某种神的魔力。

    每一根手指的动作都在旋转、勾弹、轻捻,释放出的威势都不一样。

    钱镖散发出的杀伤力正在呈几何倍数的递增。

    白蛟的粉唇微微颤动,似乎正在默念心法,原本白嫩如玉的俏脸,也在这时候浮现出千丝万缕般的黑气。

    孙不仇远方敌察所月主岗结

    “哧!”

    一声轻响,千面鬓边的一绺秀发已经被钱镖切断。

    “哧哧哧!”

    不论千面怎样闪展腾挪,始终无法摆脱钱镖逼近的局势,她身的衣服好几处,反而被钱镖切割划破。

    向来嬉笑怒骂的千面,此刻显得异常的狼狈,不断的大声向叶天发出求救信号。

    “灭!”

    结远仇科鬼艘术所月术孤吉

    宛若夜枭般的嘶吼,从白蛟口冲出。

    与此同时,叶天的猛然张开嘴巴,发挥到第九重境界的,轰然炸响。

    “吼……”

    吼声形成道道肉眼可见的音波,冲向漫天钱镖。

    “吼吼吼……”

    吼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白蛇身后的八个大汉,纷纷双腿瘫软,口鼻之,鲜血长流,坐在地,倒吸凉气的声音,响成一片。

    整个院子的空,乱流奔涌,劲气狂飙,空气闪烁着令人目不暇接的霹雳火光。

    钱镖在吼声被震得动荡起来,偏离了先前运行的轨迹。

    ”给我破!“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叶天又是一声怒吼,一拳隔空挥起。

    拳劲汹涌如潮,呼啸着冲向钱镖。

    “轰隆!”

    爆响声,再起!

    漫天钱镖崩碎成齑粉,纷纷扬扬从空散落在地。

    白蛟神色一愣,刚要向后暴退时,叶天的身形已如猎豹般狂奔而至。

    “休得猖狂!”

    自始至终都在冷眼旁观的白蛇,瞬移至白蛟前方,一拳轰向叶天。

    “砰!”

    白蛇手,无匹的拳劲完全落在叶天身。

    结仇科远鬼孙恨由闹方岗主

    而叶天却是混若无事,一巴掌直接把白蛇打飞。

    下一秒,叶天五指如钩,扣在白蛟的脖子,硬生生把白蛟的曼妙身躯从地拎起。

    结仇远远独结球战冷鬼所孤

    脱困后的千面,顾不得此时的狼狈形象,跑了来,一脚踢在白蛟身,尖声骂道:”你个死三八,真想弄死宝宝啊。“

    白蛟受制于叶天,无力挣脱,只能忍痛扛下千面含恨踢出的一脚,疼得她五官剧烈扭曲起来。

    叶天满脸杀气的凝视着白蛟,手正在逐渐加重力道。

    白蛟浑身巨颤,脸色霎时变得紫红,呼吸急促起来。

    “叶天哥哥,扭断她的喉咙,妈的,这个女人留不得。”千面怒气冲冲的嘶吼着。

    落在远处地的白蛇,一跃而起,一蹬地面,身形如炮弹般轰杀到叶天面前。

    敌远仇科鬼孙恨所阳术独不

    “嘭!”

    叶天的身体,再次被白蛇集。

    而叶天依旧安然无恙,白蛇却被再次震飞。

    “这么垃圾的手段,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

    叶天冷冷的嘲讽了一句。

    千面又是一巴掌落在白蛟腿,再次催促道:”叶天哥哥,赶紧动手啊,你杀女的,我杀男的,他们两个都该死。“

    结仇远地酷后察陌闹战所后

    话音一落,千面一个箭步窜到白蛇面前,一脚踩断白蛇的小腿,另一脚刚要踩到白蛇脑袋时,耳边传来白凝冰的大喝声,“住手!”

    叶天知道这些人,是为白凝冰而来,要是把白蛟杀了,自己对白凝冰也无法交代,更何况自己根本没想过要杀掉白蛟。

    叶天要是真想扭断白蛟的脖子,根本不需要千面提醒两次。

    “冰美人,这些狗东西是来抓你的。”千面一脚,踩在白蛇脸,回头冲着白凝冰,嘟着嘴唇,很不满的回应道。

    结科不远方艘恨接冷冷敌显

    白凝冰行色匆匆的来到院里,嘶声道:“让他们走吧。”

    “冰美人……”千面很不甘心的吼道。

    白凝冰咬了咬牙,再次重复道:”让他们走。“

    千面一脚飞起,把白蛇提出七八米远,狠狠的跺着脚,红着眼,“我不明白,你干嘛要放过这些人?

    杀了他们,一了百了,免得他们以后再来纠缠你,你这是妇人之仁。“

    白凝冰深吸一口气,意味深长的望着千面,轻声道:”他们虽然不是我的亲人,但跟我也有着几十年的交情,我不忍心杀了他们。“

    “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会后悔的。”千面气急败坏的道,“你的事,我不管了,你想怎么办,随便你。”

    叶天松开扣在白蛟咽喉的五指,眼掠过一道深邃的目光,淡淡的道:”飞雪是你什么人?“

    听到叶天的问话,白蛟神色一变,深吸几口气后,才把紊乱的呼吸平复下来,娇躯轻颤,“你又是谁?”

    “你还不够资格知道。”叶天的语气满是霸气和强势意味,“回答我的问题。”

    心神受到叶天的震慑,白蛟满心慌乱,不敢有半点违逆之意,稍作沉默后,才压低声音,噶声道:“是我……是我师傅……”

    “回去告诉他,如果还想再多活几年,给我规矩点儿,别他妈什么事都想掺和进来。”叶天的声音也压得非常低,他也是担心自己的很白蛟的对话,会被白凝冰听到,“他要是再敢胡来,别怪我不讲当年的情义。”

    敌地地地方艘恨接月通羽

    漫天花雨洒金钱的威力有多厉害,白蛟再清楚不过。

    而叶天却能轻松自若的破掉她引以为豪的绝技,这让她不仅感到惊讶,更是感到恐慌。

    孙仇仇地独后球由冷方最诺

    师傅飞雪当年传授时,曾说过,这世除了小寒山的那位隐士高人之外,再也无人能从漫天钱镖的袭杀下脱身而出……

    孙仇仇地独后球由冷方最诺  “休得猖狂!”

    “阁下来自小寒山……”此时的白蛟,连声音都在发颤。

    后科科不情后术战月陌技闹

    小寒山的那位高人,意味着这个世最强悍、最恐怖、最神秘的代名词

    不等她的话说完,被叶天带着凌厉杀气的眼神打断,硬生生堵塞在喉咙。

    叶天并没有说话,因为这时白凝冰正神色复杂的走了过来。

    “蛟姐,我知道你们是我奉父亲的命令,才跑来江城找我的。

    虽然叶先生也希望我能回京,但我还是决定留在江城,因为这里有我多少年来,都念念不忘的人。

    除非你们杀了我,把我的尸体带回京城,否则这辈子我都不会踏入京城半步……“

    白凝冰轻柔的为白蛟擦去嘴角的血迹,语气刚硬,神色冷静的向白蛟表明自己的立场和态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