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各有风情,各具魅力
    青阳区警局。

    审讯室。

    徐浩东昨晚在名苑华府抓到的四个匪徒。

    后科地远情敌球陌月考我恨

    因为得到叶天的暗示,徐浩东也不敢大意。

    把受伤的匪徒送到医院,经过简单的包扎处理后,把匪徒带回警局审问。

    昨晚发生的名苑华府便利店的抢劫案件,不管以后叶天会不会追究,徐浩东都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给叶天一个交代。

    以免当叶天问起时,自己一问三不知的,肯定会对自己加官进爵的梦想造成影响。

    然而,直到现在四个匪徒始终一言不发。

    “啪!”

    徐浩东也是困得双眼皮打架,重重一拍桌子。

    疼痛,令得他暂时稍微清醒一些。

    “老实交代,你们幕后的主使者是谁?”

    这句话,从昨夜到现在,徐浩东都不知道重复了多少遍。

    四个匪徒神色黯然,还是那副窘迫狼狈的模样。

    两个负责做记录的警员,连连打着哈欠,其有一人在徐浩东耳边小声道:“东哥,给他们点颜色尝尝,他们这是不见棺材不掉泪,想跟咱们耗,咱们可没精力和时间陪他们玩。”

    徐浩东不想动粗,也是因为四个匪徒昨晚被叶天打残,要是再严刑逼供,一个不留神,把人弄死了,自己也吃罪不起。

    此时听到同伴的建议,徐浩东心底一沉,也只能这样了,不论如何都要从匪徒口掏出有用的线索。

    “注意分寸,千万别把人弄死了。”徐浩东交代了一句,站起身,拍拍同伴的肩膀,转身背对着匪徒,掏出烟点燃。

    身后传来打开特质审讯椅的喀嚓声。

    四个匪徒原本被叶天打残,早已丧失还手的能力。

    两个作为专门负责审讯的警员,对待罪犯很有一套。

    刑讯逼供的事,也经常干。

    两人互看一眼,一人从角落里拿来一条厚厚的毛巾覆盖在一个匪徒胸前。

    “给他来个泰山压顶。”

    “好勒。”

    结仇地不方孙球陌阳不岗毫

    结仇地不方孙球陌阳不岗毫  心所想被千面看穿,而且还是这些邪恶的事,即便是叶天这种一向自认为脸皮城墙还厚的人,此时也是忍不住老脸一红,故作镇定的瞪了一眼千面,“小孩子别胡说八道,你要是再敢乱说话,我把你的嘴,拿针线缝起来……”

    另一个警员,应了一声,高高跳起,双足落在光头匪徒的胸口。

    “咔擦”

    敌地科仇酷结恨接阳阳敌恨

    一声脆响,光头的胸骨瞬间被踩断。

    “砰砰砰……”

    两个警员接二连三的轮番爆踩匪徒胸口。

    不到两分钟时间,光头再次口吐鲜血,奄奄一息。

    另外三个还依旧被禁锢在审讯椅的匪徒,由于脑袋也被固定住,他们无法看见同伴的遭遇,但他们却能听见光头的惨叫哀嚎声。

    三人都是被吓得面色苍白,浑身颤抖着。

    他们宁可再次接受昨晚那个恶魔的暴打,也不愿接受这两个警员的爆踩。

    恶魔的暴打,至少是光明正大的,而警员的爆踩则做的非常隐晦,由于光头胸口提前覆盖了毛巾,警员的脚印并不会留在光头胸口,而是留在毛巾,事后再把毛巾一把火烧掉,谁也不知道光头是被谁爆踩的……

    ”握草,这个逼玩意儿的骨头好硬哦,我得重重踩他几脚。“

    “别踩死了,我也喜欢踩硬骨头的垃圾。”

    “操,这个黄毛挺横,居然敢要这种眼神等着老子,老子踩瞎你的狗眼。”

    ……

    两个警员疯狂地叫嚣着。

    十分钟后,十个匪徒全都气若游丝的趴在地。

    徐浩东两根烟抽完,再次回到椅子,森寒的目光盯着地的匪徒,冷声道:“说吧,别他妈找死,落在老子手,你们别他妈心存侥幸,老实交代问题。”

    另个警员也是气喘吁吁的大口喘着粗气,脸的残暴神色,直到现在才消退一些,各自掏出一根烟叼在嘴,非常满意的打量着被自己踩成烂泥似的四个匪徒。

    “是温明,我们的老大是……温明……”

    最先被踩的光头,断断续续的回应道。

    听到“温明”二字,徐浩东以及两个警员都是神色一变。

    徐浩东来到光头面前,居高临下的盯着光头鼻青脸肿的脸孔,嘶声道:”你说的是实话?“

    不等光头作出回复,另外三个匪徒连连点头。

    “是,是温明,叫我们去名苑华府打劫便利店的。”一个黄毛惶恐不安的说道,然后又满脸期待的追问着,“警员大*爷,我这算不算立功表现。”

    “砰!”

    黄毛被气急败坏的徐浩东,一脚踢在门牙,两颗门牙伴随着鲜血,顿时从他口飞出。

    两个警员神色凝重,互望一眼,无声的摇了摇头。

    “我先去找局长汇报案件,你们也轮流着出去吃点东西,折腾了大半夜,真是辛苦你们了。”

    敌不仇远鬼后恨战冷秘接毫

    冲着两个同伴交代了一句,徐浩东匆匆向局长办公室跑去。

    ……

    看着神色各异的三女,坐在自己对面,一言不发的吃着早餐。

    叶天真觉得这是一种视觉享受。

    颜如雪和白凝冰都是细嚼慢咽的优雅举止,而千面则是狼吞虎咽,毫无形象可言的饿死鬼做派。

    各有风情,各具魅力。

    看到一丝牛奶从颜如雪嘴角溢出时,令得叶天忍不住心神一荡,脑海很邪恶的把牛奶联想成某种东西。

    “叶天哥哥,你这一脸银笑的表情,现在的你心里肯定在想着什么邪恶的事情。”千面故作夸张的咬了一口焦圈,一语道破叶天的心事。

    结不科仇情艘学由阳仇所考

    叶天哈哈一笑,辩解道:“哪有的事?我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跟是一个高雅得不吃人饭的人,我的内心外面更纯洁。‘邪恶’二字,与我绝缘。”

    千面瞥了一眼正在用纸巾慌忙擦拭嘴角的颜如雪,水灵灵的眼睛叽里咕噜的转动着,一拍脑袋,撅着油光闪闪的娇艳嘴唇,片刻后,神秘的嘻嘻笑道:“我已经猜到你刚才想到了什么邪恶事情,你信不信?”

    “不信!”叶天从容不迫的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牛奶。

    千面凑到叶天耳边,并没有压低声音,反而提供了音量,很肯定的回应道:“你刚才把大凶姐嘴边的牛奶,当成了你那里的小宝宝……”

    不等千面的话说完,叶天赶紧一把将千面的嘴捂住,这尼玛也太直接了……

    心所想被千面看穿,而且还是这些邪恶的事,即便是叶天这种一向自认为脸皮城墙还厚的人,此时也是忍不住老脸一红,故作镇定的瞪了一眼千面,“小孩子别胡说八道,你要是再敢乱说话,我把你的嘴,拿针线缝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