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笑语嫣然,妩媚如花
    唐绍基的安排,徐浩东当然很清楚。!

    而他更是想当然的以为,这是叶天对唐绍基的暗示。

    前几天,因为自己帮助叶天解决掉几个在方家闹事的流民一事。

    徐浩东想起当时叶天曾说过会给自己一个大造化。

    “叶先生果然是个讲信用的啊……”

    徐浩东心里暗自思忖着。

    唐绍基拍了一下徐浩东的肩膀,笑道:“浩东,在想什么呢,这么入神?”

    “唐局,我在想,该怎么报答您对我的恩德?”徐浩东憨厚的回应道。

    唐绍基板着脸,义正言辞的道:“咱们都是为市民服务,怎么能说是为我做事呢?别瞎说哈。”

    徐浩东深知唐绍基这场官场老油子的作风,赶紧连声赔不是。

    “那几个匪徒暂时先扣押起来,不要声张出去。”唐绍基目光一转,做出指示。

    结远仇地独后球战月战学考

    徐浩东点头道:“明白。”

    “我看你也熬了一宿,先回去睡一觉再说。”唐绍基找了个借口,把徐浩东支开。

    徐浩东一走,唐绍基立刻拨通了温红的电话。

    ……

    米福把陷入昏迷的妻子施音,抱到床*后,又用铁链把施音的手足四肢锁,固定在床*。

    担心施音能崩断铁链,又把施音的穴*道封住。

    “老婆大人,我不能让你以身犯险,我是男人,守护你们母女的安危,是我应该扛起的责任。“米福轻轻问了一下施音的额头,语气带着掩饰不住的留恋和深情,”你好好睡一觉吧,醒来之后,你能看见雪儿了。

    这辈子,能得到你的陪伴,我绝不后悔。

    我要是回不来了,你们母女千万不要想我,要好好的活下去。“

    当米福挺直身形时,一抹杀气从他体内释放出来,他的眼睛有些通红,不只是酝酿着泪水,还是受杀气的刺*激所致。

    米福自嘲般一笑,“我本来是个老*色*鬼,生死早已置之度外,我走了,老婆大人。“

    ……

    午九点五十分。

    城南广场。

    一身白色休闲服的叶天,捧着手机坐在广场边缘的一棵银杏树下的长椅。

    叶天屁*股都还坐热。

    艘仇地远方结术由冷指察主

    米福受宠若惊般的走了过来。

    “叶先生,您好,我是米福。”

    广场,正是人来人往的时候,米福也不敢直接说出自己是绣花大盗的真实身份。

    眼前的米福,超过五十岁的年纪,秃顶,肥头大耳,挺着一个大大的啤酒肚,宛若身怀六甲的孕妇,脖子挂着一枚穿着红绳的廉价玉观音。

    一身非常普通的衣着,长袖的棉质圆领t恤,把他的身形衬托得非常臃肿,下面则是一条宽大的牛仔裤,脚踩一双山寨般的名牌运动鞋。

    如果不是米福自报姓名,叶天真的没办法将眼前的年油腻大叔,与二、三十年前那个纵横江湖,杀得整个地下世界为之颤抖的绣花大盗,联想到一处。

    叶天跟米福握了下手,尽可能的让自己平静下来,“老米,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米小姐在林家人手。”

    “哪个林家?”米福神色一动,虽然他也知道在江城,只有林良天所代表的林家,才敢明目张胆的劫持自己的女儿,但叶天这话还是令他感到难以置信。

    叶天正色道:“城南林家,位列江城八大家族之首的林家。”

    米福狠狠一跺脚,眼的杀气,酝酿到无以复加的地步。

    阵阵不绝于耳的嗡鸣声,排山倒海般从米福的体内传出。

    “果然是林良天那厮!”米福咬牙切齿的低声咆哮道。

    艘不仇科鬼孙术所阳后孤孤

    这一刻,叶天隐约看到米福身普通人的油腻颓丧之气,瞬间消失,展现出锋利无双的光芒。

    艘不仇科鬼孙术所阳后孤孤  我要是回不来了,你们母女千万不要想我,要好好的活下去。“

    像一把锈迹斑斑的兵刃,除去铁锈后,露出无尽霸道嚣张的杀气。

    “多谢叶先生指点迷津。”米福拱手道,神色恭敬谦卑,“咱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发?”

    ……

    温红笑语嫣然,妩媚如花的扭动着水蛇般的纤细*腰*肢,一进入唐绍基的办公室,立刻把门反锁,咯咯笑道:“老东西,人家不是昨天才满足过你吗?

    这一大清早的,你又把人家召到你的办公室。

    你这充沛旺*盛的精力呀,十八*九岁的小伙子还要浓烈。“

    口说着话,温红修长的纤纤玉*指,已是一颗一颗的把制服衣的纽扣解开,露出里面白色圆领衬衣,还有胸前大*片大*片的雪白滑腻肌肤,一条浅浅的沟壑,散发出格外引人瞩目的强烈视觉冲击力。

    温和一边说话,一边解纽扣,一边向唐绍基走来。

    而唐绍基则是直到这时才抬起头来,神色复杂的扫了一眼勾魂夺魄,宛若狐狸精似的的温红。

    温红柳腰轻扭,两根手指在衬衣纽扣一拉,胸前的一抹绵*软白*皙,霎时展现真容,暴露在空气。

    她一屁*股坐在唐绍基腿,莲藕般嫩白的手臂勾着唐绍基的脖子,主动热情的凑娇艳柔软的粉唇,亲了一口唐绍基的脸颊。

    似乎直到现在温红才注意到唐绍基阴沉得可怕的脸色。

    “你怎么了嘛?”

    坐在唐绍基腿的温和,扭动着屁*股,摩挲着唐绍基的双*腿,妩媚的撒娇道。

    见到唐绍基不理她,温红嘟了嘟嘴,嘴巴凑到唐绍基耳边,冲着唐绍基的耳*垂,”呼呼呼“的吹出阵阵湿热馨香的暖风。

    “你弟弟究竟是干什么的?”唐绍基一把抓*住温红已经滑向自己裤裆处的纤纤玉手,沉声质问道。

    温红光洁圆润的白*皙额头,轻轻皱起,似乎对唐绍基的这番话,感到非常惊讶,娇*声道:”在工地搬砖的小工啊,那孩子本性不坏,是性格冲动莽撞,凡事总想着以武力解决问题。

    殊不知啊,这早是个靠人情、靠关系、靠财力说话的时代了,那个傻小子,我拿他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

    温红的语气,带着一丝淡淡的宠溺。

    说这话时,温红的另一只手,抓着唐绍基的另一只手,把唐绍基的手放在自己颤颤巍巍的两座云峦。

    此时的唐绍基显然根本没有半点要跟温红调*情玩耍的心情,冷哼一声道:“恐怕不是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