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绣花针,红丝线,绝对杀戮(8更,鲜花480朵加)
    叶天并不急着出手,在他看来,米福要是连眼前这种不入流的小保镖都干不过的话,那真是浪得虚名,对不起绣花大盗的名号了。!

    孙仇不不独敌察所阳陌接

    尽管米福面对的保镖是青铜级的高手,但叶天还是不愿出手。

    他也想顺便见识一下,二、三十年前,名动八方的绣花大盗,如今究竟还有多少战斗力。

    结仇科仇酷结恨由月太方诺

    高瘦保镖的速度极快无,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攻势凌厉的脚尖到了米福胸前。

    而米福则依旧捧着他手心里,视若珍宝的绣花针。

    嗡嗡的鸣叫声,从他体内传出。

    绣花针的红丝线依旧在晨风飘荡着。

    “找死!”

    阴冷的声音,仿佛从数九寒天的冰雪世界吹来的冷风。

    不仅是离他最近的高瘦保镖,即便是高瘦保镖身后的另外九个同伴,还有距离最远的叶天,都在这一刻感受到一阵冷冽的寒风,从脸掠过。

    像刀子般隐隐作痛。

    高瘦保镖身形下意识的一颤,脚尖已经落在米福胸前的衣服。

    在这时,他全身的力量,都在瞬间崩散消失。

    一阵剧痛从腿传来。

    “啊!”

    紧接着,是惨叫声响起。

    众人都在这一刻,赫然看到高瘦保镖踢向米福的那条腿,一整条的沿着根部,齐刷刷落在地。

    一道红线,一闪而逝,宛如热刀子切黄油般从高瘦保镖的腿*根,消失不见。

    高瘦保镖只剩下一条腿站在这地,支撑着身子。

    米福手心里的绣花针的红丝线,有鲜血潺*潺滴落在地。

    “嗷嗷……”

    高瘦保镖再次惨叫出声,直到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的一条腿没了,还有两腿*间的第三条腿,也被人切割下来,扔在了地。

    这一刻,之前所有对米福发出嘲讽的保镖,都意识到:

    今日遇真正的高手了!

    “去死!”

    敌科远远方孙学接冷阳羽早

    敌科远远方孙学接冷阳羽早  高瘦保镖的速度极快无,几乎是一眨眼的时间,攻势凌厉的脚尖到了米福胸前。

    米福的神色有点复杂,迷茫、萧索、惋惜,但这并不妨碍他再次出手。

    “嗖”的一声轻响,绣花针如有灵性般从掌心跃起。

    他体内的嗡鸣声大作,犹如惊雷炸响。

    绣花针蹿入高瘦保镖身,紧跟着“嘭嘭嘭……”的爆响声传出。

    结科科仇鬼后术由阳考球星

    不到十秒钟,高瘦保镖崩碎成渣,残肢断臂,血肉飞扬。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绝对没有人能想象得到:

    小小的一根绣花针,竟然蕴藉着如此恐怖强大的杀伤力。

    高瘦保镖的身子碎裂之后,绣花针又悬浮在米福掌心之的空,一滴鲜血,落在米福手心。

    鲜血渗入米福体内。

    “吼……”

    怪异的声响,从米福体内传来。

    仿佛在米福的体内,蜇伏着一头择人而噬的洪荒凶兽。

    米福整个人的气势再次发生惊人的巨变。

    身每一寸肌肉都在暴涨。

    “嗤嗤嗤……”

    原本宽大的t恤,被硬生生撑爆。

    这一幕落在叶天眼,也被吓了一跳。

    米福的血脉之,赫然也存在着成分?!

    叶天嘴角浮现浅浅的笑容,米福引动了,别说只是十个保镖,即便一百个,也不够米福塞牙缝。

    这一刻,叶天隐约知道米福当年能闯出那么大名头的原因了……

    九个保镖深知自己不是米福的对手,都在此时做出分开撤退的准备。

    同时向后,沿着九个方向暴退而去……

    “受死!”

    米福还是纹丝不动的站在原地。

    艘地远不鬼艘恨所孤战战球

    绣花针飞起,带着迎风暴涨的红丝线,在空气划过道道残影。

    艘地远不鬼艘恨所孤战战球  “去死!”

    “啊啊啊……”

    结不仇仇酷后察接孤陌仇独

    一人的手臂飞起。

    “嗷嗷嗷……”

    一人的双*腿被截断。

    “呜呜呜……”

    艘远仇地酷敌学接闹远太球

    艘远仇地酷敌学接闹远太球  一阵剧痛从腿传来。

    一人的身子被拦腰斩断。

    “哦哦哦……”

    “哇哇哇……”

    又一人的身子,从头顶间,沿着额头正、鼻梁、胸口,直到两腿*根*部,被一分为二,化作两半,砰然飞出数十米后,才重重坠地。

    各种撕心裂肺的惨叫声,都在此时响成一片。

    鲜血如泉*涌般,向四面八方飙射。

    这简直是一场,一边倒的绝对屠杀。

    一分钟后,九个保镖……

    死!

    而且是死无葬身之地,遭到碎尸万段。

    满地的鲜血和残破的血肉。

    绣花针被鲜血染红,红丝线有鲜血滴落。

    血腥味,沿着空气飘散,萦绕在院落的空。

    整个人又恢复如常,只是被撑爆的t恤,却是一条条的挂在他身,显得有些滑稽,但绝对能体现出他狂暴彪悍的作风。

    “距今二十三年零九个月又七天,没有出手杀人了,功夫也荒废了不少,大不如前,大不如前啊。”

    米福回头冲着叶天,喃喃说了一句。

    叶天瞬移至米福面前,由衷的道:“老当益壮,虽然我没见过你当年的威风,但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绣花大盗的绣花针,惊天地,泣鬼神,挡者披靡啊。”

    “不行了,不行了,人老不以筋骨为能,不能和年轻时候相。”这时从早十点钟,与叶天面对面接触以来,米福一口气说出的最长的一句话,“以我现在的状态,绝对挡不住你一拳,别说什么拳怕少壮来安慰我,即便是我当年全盛时期,我也万万不是你的对手。“

    叶天难得谦虚的笑了笑,摆手道:“老米,别这样说,二、三十年前,那是你的天下,现在嘛,则是我的天下,咱俩之间没什么可的。”

    “我只恨自己早生了二十年,要是能跟你生在同一个时代,即便我打不过你,我也要向你发起挑战。”米福的语气再次流露出掩饰不住落寞孤独的意味。

    叶天完全能体会得到高处不胜寒的滋味。

    “雪儿具体在什么地方?”米福很快从颓丧消沉的情绪收敛心神,回过神来。

    叶天眼再次升腾起金焰,向着整个小院,扫了一眼。

    米雪儿依旧还在那个华丽奢侈的卧室里,依旧一*丝*不*挂的坐在床边,雪白的肌肤依旧浮现出片片桃花般的红晕。

    “以她现在的状况,你不方便见她……”叶天有点为难的苦笑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