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7章古典美人的拥抱(4000字大章)
    自始至终,都没人知道林振武究竟要跟谁决斗。!

    在邀请函,只是说要给孙儿报仇。

    又是谁杀了林帅。

    也没人知道。

    林帅之死,这个消息,林家封锁得非常严密。

    四大世家、八大家族也是在接到邀请函后才知道的……

    王白石的面色忽然变得有些凝重,缓缓吐出一口烟雾,他有点担心,这是林振武设下的圈套,林振武想要趁着这次大聚会,灭杀各大家族的人马,然后挑起各方势力的争斗。

    也只有这样,才能让林家的势力摆脱八大家族的行列,与四大世家平起平坐。

    林振武在闭关修炼之前,做的那些事,直到如今,王白石依旧心有余悸。

    岂止是短短一句“杀伐果断”能形容的?

    “山雨欲来风满楼啊,但愿是我想太多了……”王白石心暗忖。

    浑浊的眼神,在刹那间变得清亮犀利起来,又一口烟雾喷出时,浓浓的烟雾又遮住了他的脸孔。

    在这时,外面传来车子嘎然停止在院子里的尖锐刹车声。

    ……

    后地远仇鬼结恨陌阳敌显星

    后地远仇鬼结恨陌阳敌显星  然而,他却接到了强叔打来的电话。

    紧接着车门打开。

    一身洁白婚纱的米雪儿,宛若九天仙女下凡,性*感高挑的身材,曲线玲珑,凹凸有致,脸也经过完美的修饰化妆,原本堪称是完美的五官,更是显得精致立体,魅力不可方物。

    白*皙的天鹅颈点缀着闪闪发光的钻石项链,手腕、耳*垂都戴着价值不菲的装饰物,展现出高雅端庄的气质。

    脚踩着水晶的绑带细高跟鞋,把曼妙婀娜的身姿衬托得亭亭玉立。

    敌远不科独孙察战月不闹鬼

    只是,此时她的脸没有半点身为新娘子,应有的欢笑和喜悦,反而布满了掩饰不住的悲伤和忧愁,黛眉紧蹙,抿着红唇,一脸的恼怒和不甘。

    紧接着两个一身迷彩服的女保镖跳下车,不有分说,一左一右架起米雪儿的胳膊往灵堂内大步流星的走去。

    接待室内的众人,见到这一幕,都是眉头一皱,瞬间愣住,然后面面相觑。

    旁边不是林帅的灵堂吗?

    宋元桥吞下口的葡萄干,暗黑色的舌头轻*舔*着嘴唇,嘴角隐约留下一丝口水,猥琐银邪的目光,从米雪儿一下车,始终锁定在米雪儿身,直到这时,米雪儿进入灵堂内,他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满是怜香惜玉的喃喃叹息道:“真是活久见了,死人的灵堂,居然跑来一个新娘子?

    莫非这小娘子是要为林帅那傻*逼殉葬的?

    操,暴殄天物,真是暴殄天物啊,这么的女人,应该抱在怀好好享受她的温柔自己的,怎么能为情而死呢?

    唉哟,我这小心脏,真尼玛被狠狠的伤了一回,不行了,不行了,我得找个静静的角落,哭一会儿去……“

    接待室内绝大多数的男人都有宋元桥这样的心思,只是碍于身份,不愿说出来而已。

    后科地远方后球由闹考酷考

    这时,林勇从隔壁的灵堂行色匆匆的跑了过来,冲着接待室内的众人,客气友善,不失礼数的道:“各位前辈、叔伯、兄长,感谢你们在百忙之还抽*出时间,前来赴约。

    因为现在主角儿还没现身,各位要是觉得无聊,可以随我到隔壁观摩一场配阴婚的戏码。“

    林勇的”配阴婚“三个字一出口,接待室内的众人,都是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敢情刚才进入灵堂的新娘子不是殉情,而是要去陪葬啊?

    结不不科鬼艘察陌月仇闹结

    难怪一脸极不情愿的模样!

    能受到家主指派,来到林家赴约的众人,当然不会是傻*子。

    一听林勇这话,他们都反应过来。

    林振武这是要给众人一个下马威啊……

    他们敢来赴约,都不是省油的灯,更何况,他们并不是孤身一人前来,即便是地下世界的大佬,也带着十几号的人马,驻扎在林家的大院外。

    至于四大世家的代表,带来的手下数量最少的也有五十人。

    宋元桥带着宋家百个青铜级境界的保镖,集结在外面,只要一声令下,虽然无法造成踏平这座院落的杀伤力,但也能在千钧一发之际,力保宋元桥安然无恙的离开。

    “好啊,有好戏演,不看白不看。我得看看娇滴滴的新娘子,是怎样跟林帅那个短命鬼配阴婚的,嘿嘿嘿……”

    宋元桥凑到林勇面前,没心没肺的说了一句。

    林勇脸色一沉,正色道:“宋大哥,死者为尊,请您嘴留德。”

    “哦,哈哈哈……忘了,我都忘了,你看我这记性……”宋元桥煞有介事的打了个哈哈,敷衍着。

    宋元桥勾搭着林勇的脖子,意味深长的嘻嘻笑道:“林帅死了,恭喜你能成功*位,成为林家未来的家主,以后还请林勇兄弟多多照顾才是啊。”

    林勇推开宋元桥,倒退两步,似乎是为了与宋元桥拉开距离,神色阴寒,怫然不悦,怒道:“宋大哥,请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林家第三代我有能力,有德行,有威望的人,皆是,我只是最没用的一个。

    不管是谁*位,我都会尽心尽力的辅佐。

    结仇不不鬼孙术战闹诺战最

    我劝你不要挑拨离间。“

    接待室内的众人,谁都没想到林勇居然说翻脸,翻脸。

    宋元桥讪讪一笑,林勇怼了他,他似乎也不生气,转身向隔壁的灵堂走去。

    ……

    叶天带着米雪儿刚到城南广场,二货气喘吁吁的跑了过来。

    “现任老大,到底是什么事情啊,这么着急?俺都快跑得断气儿了,嗓子已经冒烟了……”

    二货擦着脸的汗水,歪着脑袋,喉结不断的滚动着,色*眯*眯的眼睛,一眨也不眨的打量着叶天身后的米雪儿。

    此时的米雪儿虽然穿着一套非常普通的红色运动服,却无法掩饰住她绝美曼妙的身材曲线,虽然往人群一战,依旧能成为一道绝佳的亮丽风景线。

    叶天在离开南山小院时,给二货打了个电话,命令二货以最快的速度感到城南广场与自己回合。

    “二货,我现在把雪儿交换给你保护,你送她去倾城大厦。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绝对饶不了你。”叶天郑重其事的道。

    二货愣了一下神,憨厚的脸浮现出一抹疑惑的表情,面红耳赤,结结巴巴的道:”现任老大,这这这……这个美女是谁,她是你什么人。“

    叶天无奈的轻叹一声,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二货,一伸手,揽住米雪儿的纤腰,沉声道:“她是我的女人。”

    “也是说,她是你的老婆,是吧?”二货拍着脑袋,纯真无暇的问。

    米雪儿脸色一红,刚要开口辩解,叶天开口道:“是,雪儿,是我的老婆,你不能对她动手动脚,更不能对她有什么不好的想法,明白吗?“

    叶天担心二货无法理解的话,所以尽可能用最直白的词汇,来跟二货沟通。

    二货虽然脑子不大灵光,但身手强悍,对自己也算是忠心耿耿,没什么花花肠子,叫他往东,他不会往西。

    这是叶天愿意把米雪儿委托给二货保护的原因所在。

    “俺好像明白了一点,你们两个是……是可以在一张床*睡觉的那种……”二货搜肠刮肚的思考着叶天的话,憋了半天后,终于说出一句话。

    叶天差点被二货气得半死,苦笑着点头道:”是,你说对了。我刚才说的话,你记住了吗?“

    “记住了,不能对你老婆动手动脚,不能对她产生不好的想法。”二货像个孩子似的连连点头回应道。

    叶天又把米雪儿拉到一旁,轻声道:“这个二货,是我最信任的人之一。把你交给他保护,我非常放心。我现在还有其他是要办,不能陪在你身边。”

    “叶天,我……我有点害怕。”昨夜的可怕经历,令得米雪儿直到现在依旧心有余悸,感到惴惴不安。

    叶天拍拍米雪儿的肩膀,语气温和的安慰道:“别担心,一切都过去了。”

    “我想……我想回家……”米雪儿迟疑着道。

    叶天想了下,嘶声道:“记住,你小腹的金针千万不要拔掉。”

    还在南山小院时,叶天跟米雪儿说过,金针只是暂时压制住米雪儿体内的原始欲念……

    “我知道了。”米雪儿主动张开双臂,紧紧的拥抱住叶天,吐气如兰的嘴唇,凑到叶天耳边,柔声道,“我不知道你要去干嘛?我也清楚,自己阻挡不了你的脚步。

    我只希望你能平安无事的归来,还有,我想拜托你一件事,要是看见我爸爸遇到危险,还请你看在我的面子,救他一命……“

    敌不地地情孙恨所闹通指情

    说到最后两句话时,米雪儿惊恐万状的眼神,饶有深意的望向停在路边的桑塔纳,那是老爸米福开了十几年的车,她当然知道。

    这一路,米雪儿知道,叶天是为了不让自己担心,所以一直没有向自己提及老爸的情况。

    “我会的。”叶天爽朗一笑,拍拍米雪儿的后背,“赶紧跟着二货走吧。”

    米雪儿的泪水,在这一刻,终于止不住了,夺眶而出,瞬间泪流满面。

    叶天咬了咬牙,他最见不得女人的眼泪。

    “二货,记住我跟你说的话。”叶天冲着二货扬声道。

    敌仇科远方敌球接闹我诺太

    二货的脸露出前所未有的凝重严肃,重重点头,“俺知道了。”

    几分钟后,叶天看着米雪儿了二货开来的依维柯,绝尘而去之后,才收敛一下略显伤感的心情,开着米福的桑塔纳沿着来路,向林家疾驰而去。

    ……

    张朝华本不是个迷信的人,但此时他还是感到一阵毛骨悚然,周围的气温似乎都在这一刻下降了好几度。

    孙地科仇情结术陌闹术学

    强叔已经死了,死无全尸,他昨天见过强叔的尸体,而且强叔的死讯,还是江城境内地下世界最有影响力的海九转告给他的。

    然而,他却接到了强叔打来的电话。

    迟疑了几分钟,电话铃声依旧在响。

    张朝华擦了擦手心里的冷汗,最终还是摁下到了接听键。

    “东家,我是卖鱼强啊,我回了一趟张家大院,夫人说东家你来了倾城大厦,我不敢逗留,担心你的安慰。

    门口的保安不让我进来,我在大厦外左边的第七棵银杏树下等着你……“

    电话一接通,强叔那很有辨识度的声音,有如惊雷般传入张朝华的耳。

    张朝华再次身子一颤,险些跌坐在地,额头的汗水,刷的一下,沁了出来,颤声道:“强叔,我……我事情办完了,我这下来。”

    不管给自己打电话的,是人是鬼,张朝华都要见一面,总是这么猜测,只会把自己给活活吓唬成疯子。

    反正这个时候,叶天也不在倾城大厦内。

    与其坐在这里干耗着,还不如与去看看强叔究竟是真死还是假死。

    孙仇地科独艘学由孤技恨故

    五分钟后,当张朝华走出倾城大厦的门口时,还没等他的目光望向广场时,一道熟悉的身影,高大巍峨,如龙似虎般挺直而立,站在台阶下。

    正是强叔!

    张朝华定了定神,拍着有些发懵的脑袋,他跟强叔的认识的时间,也不是一天两天,对强叔的习惯性动作,以及一些微小的面部特征,还是非常熟悉的。

    眼前的人,正是强叔,如假包换的强叔。

    敌科不地酷敌球接冷后显早

    那么,昨天自己的见到的尸体,又是谁?

    海九转告给自己的那番话,依旧回荡在耳边……

    这一切,莫非都是自己的幻觉?

    张朝华活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怪的事。

    “东家,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脸色这么差。”近在咫尺的强叔,线条硬朗宛若刀削般的脸孔,流露出掩饰不住的关切之色。

    张朝华不断的深呼吸着,让自己慌乱的心神平静下来。

    只要强叔没死,对张家而言,是一件大大有利的事。

    有强叔坐镇张家,那些宵小之辈也不敢轻举妄动。

    张朝华有点牵强的笑了一下,随便找了个借口,解释道:”我没事,可能是昨夜没休息好,最近一段时间太累了,各种杂事接二连三的发生,忙得焦头烂额的。“

    强叔点头”哦“了一声。

    张朝华突然想起强叔和叶天的关系,要是能让强叔出面,邀请叶天到张家,对于强叔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一个念头瞬间在张朝华的脑子里成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