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哀怨的眼神
    林家。

    灵堂内。

    两个女保镖挟持着米雪儿站在长桌前。

    米雪儿面如死灰,曲线曼妙玲珑的娇*躯,非常明显的轻轻*颤抖着。

    静得落针可闻的灵堂内,不论是林家人,还是前来观摩的各方大佬,全都在这一刻屏气凝神,神色复杂的目光投注在米雪儿身。

    结不地地鬼敌球战冷技最

    甚至于可以听见米雪儿牙关格格打战的轻响声。

    此时,连宋元桥也停下了口的咀嚼动作,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米雪儿。

    林振武面色铁青,双眸微阖,似乎对周围众人的反应根本没有放在心。

    脸还带着泪痕的林良天,则恭恭敬敬的垂手站立在林振武身后,恶毒的目光笼罩在米雪儿身。

    在林良天后面的墙壁,则贴着一个巨大的红色喜字。

    然而却丝毫无法让人感受到半点喜庆的气氛。

    混迹在人群的林勇,像是漫不经心似的扫了一眼米雪儿,眼的厉芒,一闪而逝。

    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昨晚离开南山小院时,他放在米雪儿面前的摄像机居然什么也没拍到。

    “他*妈*的,便宜这个小贱人了……”

    林勇暗暗的想着。

    昨夜,他没能夺下米雪儿的身子,原本还指望着用摄像机拍下米雪儿欲念烧时的妩媚神态,没想到一切都成了梦幻泡影。

    孙仇不科方孙术由冷恨岗早

    唯一能让他感到安慰的是,这么多年苦心经营的计谋,今日总算是要见分晓了。

    想到这儿,林勇下意识的握紧了拳头。

    林振武点了下头,林良天越众而出,步履沉重的走到米雪儿面前,噶声道:“我儿生前没能得到你,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要不是因为你,我儿也不会死。

    所以你活在这世也没什么用了,我儿不能得到的女人,其他男人也决不能得到你。

    所以,你到地下去陪伴我儿吧。“

    ”林伯伯,林帅生前根本不喜欢我。“米雪儿垂泪道,”这是他昨天临死前说的,这些年他之所以愿意接近我,也是因为我身怀名器。“

    林良天眉头一皱,冷声喝道:“混账东西,现在说这种话还有用吗?以你这种下*贱卑微的身份,即便我儿不喜欢你,你能跟他配阴婚,到另一个世界陪伴在他身边,也是你的荣耀。

    多少人打破脑袋,也没资格,你知足吧。“

    米雪儿楚楚哀怨的眼,蕴藉着晶莹如玉的泪珠,望向灵堂前来观摩的各方大佬,想要得到这些人的帮助。

    “林伯伯,我真是无辜的,您这么做,会让我死不瞑目,化为厉鬼,日日夜夜纠缠在你身边的。”米雪儿语气突变,仰着脸,镇定自若的冷哼道。

    林良天狞笑一声,冲着两个女保镖挥了一下手,森然道:”挑断她的手筋和脚筋,然后再逐步割开她的动脉血管,我要亲眼看着她浑身血液流尽而死。“

    “是!”

    女保镖同时应了一声,掏出绑在长筒靴一侧的匕首,把米雪儿强行摁倒,跪在地。

    两人手的匕首同时扎向米雪儿的双脚脚筋。

    宋元桥长长吐出一口浊气,不忍再看这一幕,但他又无能为力。

    即便米雪儿的姿色和气质,是他最意的类型,但这是在林家的地界,他也不敢乱来。

    在这时,“嗡”的一声骤响,从外面传来。

    紧接着一缕白光迅速闪了两下,然后消失不见。

    紧接着”当当“两声脆响。

    两个女保镖手的匕首瞬间崩碎,掉在地。

    众人一惊,循声望去。

    后科地不鬼孙察接阳敌毫战

    跪倒在地的米雪儿神色一喜,回头向院落里望去。

    “爸……”

    看到米福突然现身,米雪儿的眼泪,再次夺眶而出。

    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无奈却被两个女保镖死死地摁住。

    灵堂的绝大部分林家人,都见过米福。

    然而眼前的米福,却与他们印象那个颓废油腻的米福,有着本质的区别。

    连林良天也是神色一愣,二十年前,他还没有掌管林家基业时,跟米福曾是邻居,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

    “米福?”

    林良天不敢相信,外面的杀气四射的油腻年人,是自己当年认识的米福。

    “雪儿,对不起,我来晚了一步,让你受苦了。”

    站在台阶的米福,在望向米雪儿时,眼浮现出慈父的怜爱目光,轻声说道。

    院子里至少五百双眼睛,竟是谁也没发现米福是什么时候出现的,直到这时才纷纷反应过来。

    结不远远情孙学战月阳察孤

    不等林良天做出指示,与米福距离最近的,至少五十个保镖,同时发出一声怒吼,宛若潮水般冲向米福,想要把米福当场格杀。

    正面对着灵堂的米福,漫不经心的一转身,一声大吼,“找死!”

    吼声,绣花针,红丝线,翻江倒海般蹿入人群。

    所到之处,宛若蛟龙出海,巨蟒翻身,”嘭嘭嘭……“的爆发出阵阵血雾。

    “嗷嗷嗷……”的惨叫声,更是接二两三的响起,连成一片。

    绣花针和红丝线的威力,无人能挡。

    红丝线迎风飘扬,柔软无骨如棉,坚硬锋利似刀,在红丝线的翻飞飘扬,血肉横飞,残肢断臂,迸射四溅。

    绣花针的杀伤力红丝线,更加恐怖,传说死神挥舞的镰刀,还要令人感到头皮发麻,凡是被绣花针接触过的人,无一不是爆体而亡,死无全尸。

    哀嚎遍野,阵阵鬼哭狼嚎的悲鸣声,会倒在院子的空。

    眨眼间,至少有五十个保镖命丧于绣花针和红丝线的残暴杀戮之下。

    后远科远酷孙术所冷指通

    众人谁都没想到,平淡无的绣花针和红丝线,竟然蕴藉着如此强盛的威力。

    自始至终,米福都始终站在台阶,冷漠的目光,打量着院子里的杀戮。

    “还有谁……想死?”

    在绝对的杀戮面前,院余下的四百多保镖,都是本能的感到一阵恐慌,他们从没见过这么狂暴的战斗力。

    绣花针和红丝线的攻击手段,几乎是无解的,所向无,无人能挡。

    后仇科地酷后察陌月吉帆故

    众多保镖纷纷向后倒退,与米福拉开距离。

    后仇科地酷后察陌月吉帆故  林振武点了下头,林良天越众而出,步履沉重的走到米雪儿面前,噶声道:“我儿生前没能得到你,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米福一招手,悬浮在口,嗡嗡作响的绣花针,迎风飞扬的红丝线,飞入他的掌。

    灵堂内混迹在人群的王白石,突然脸色一变,下意识的猛吸一口含*在口的旱烟管,大量浓烈的烟雾涌*入肺部,呛得他眼泪鼻涕,都在这一刻齐刷刷喷*涌而出。

    嘴角一抽,惊慌失措的目光,望向外面的米福,失声道:“绣花大盗,绣花大盗,他是绣花大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