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9章蝼蚁而已,该死!
    由于绣花大盗早在二十年前退隐江湖。!

    即便是林良天,也只是听说过绣花大盗的事,并没有见过绣花大盗本人。

    此时如果不是王白石的惊呼声,林良天也不敢相信,曾经跟自己把酒言欢的米福,是当年杀得整个地下世界为之颤抖的绣花大盗。

    王白石是武道界的高手,而且向来沉默少语,每说一句话,都绝不会无的放矢。

    林良天虽然跟王白石接触的并不多,但他相信王白石这话。

    艘仇科仇情孙球陌冷接学吉

    更何况,外面的米福,展现出恐怖杀伤力,即便不是当年的绣花大盗,也绝非等闲之辈。

    而灵堂内的其他人,在听到王白石这话后,都是神色复杂的望向王白石,有人露出惊恐的表情,有人则是疑惑不解。

    也只有年过半百的人,才隐约听说过关于绣花大盗的事,年轻一些的,根本不知道绣花大盗是谁。

    而王白石却是在说了这句话后,擦擦额头的冷汗,“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管,不再言语。

    “林良天,滚出来,跪地领死!”

    米福又转身面对着灵堂,一指林良天,傲然不羁的咆哮道。

    艘远不不方艘球陌阳指敌方

    人群的林勇在这时候,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好戏才刚刚开始啊……

    林良天身形一颤,脸色有些发白,下意识的望向身边的林振武。

    林振武还是一言不发,眯着眼睛坐在太师椅。

    直到米福步入灵堂内,林振武这才从容的睁开眼睛,两道精光在他眼一闪而逝,锁定在米福身,不屑的轻声道:“鼠辈而已,也敢闯入林家地界叫嚣。”

    “老杂毛,你也该死!”米福须发戟张,犹如天神降世,炯炯有神的双目瞪着林振武,对林振武毫无惧色。

    林振武又眯着眼睛,漫不经心的道:“好狂的鼠辈,只可惜,你遇了我,今日*你敢闯入林家撒野,你把命留下来吧。

    孙仇地仇酷后恨由闹方主星

    老夫昨日出关,正愁着无人能做老夫的试刀石,你送门来给老夫当试刀石,也算是你的荣耀。

    你应该为此感到欣慰。“

    林振武闭关前,已是白银级高阶的境界,经过二十年的闭关修炼,修为又到了哪一个层次,没人知道。

    但众人都觉得以林振武的实力,绝对可以秒杀绣花大盗。

    不论是林家人,还是前来观摩的各方大佬,都纷纷向后退开,把战场让给林振武和米福。

    米福一声爆吼,嗡名声大作,绣花针和红丝线同时从掌冲起,猎猎作响,震得整个灵堂内的空气,乱流涌动,千丝万缕般的蓝色霹雳在空气闪烁明灭,飘忽不息。

    随着一道银光闪过之后,米福身也出现了银色的护体罡气。

    白银级境界!

    地罡护体金刚不坏的白银级境界!

    众人再次感到一惊!

    有这样的实力,难怪米福敢单枪匹马闯入林家。

    众人对林振武的实力境界,愈发感到好了。

    “绣花大盗的名头,老夫当年也听说过,那时候的江湖,是你的天下,但在老夫眼,所谓的绣花大盗,不过是个笑话而已,不堪一击的蝼蚁。”

    话音一落,一抹钻石之光,在林振武身一闪而逝。

    众人瞠目结舌的仰望着林振武。

    百万人,也一人能达到的境界!

    足以达到天罡离体百步杀敌的地步。

    两人还没交手,但胜负……

    已分!

    即便林振武是钻石级初阶的境界,也能以绝对实力碾压米福。

    实力境界区别,是武者难以逾越的天堑。

    “跪下!”

    林振武淡淡两个字出口,手臂突然暴涨,向着十步之外的米福头顶,举重若轻般拍下。

    众人只觉得耳边像是有一道清风拂过。

    米福掌的绣花针和红丝线,同时呼啸而出,冲向林振武,与此同时米福再次一声怒吼,双*腿往地面重重一踩,轰的一声,沉腰坐马,瞬间把他脚下三米之内的地板震碎成粉末,双掌同时向挥起,与林振武的手掌抗衡。

    “嘭!”

    两人的掌力狠狠一撞,爆发出震耳欲聋的巨响。

    灵堂体质较弱的人,则直接被这一声爆响震得头晕眼花,瘫倒在地。

    “咔擦!”

    米福双臂同时传出爆响,紧接着双膝一弯,一声惨叫,直*挺*挺跪倒在地,整个地面再次一阵颤抖。

    与此同时,还没靠近林振武的绣花针和红丝线则在这时,”嗤嗤“两声轻响,化作碎片。

    林振武也是微微一愣,他没想到自己用了七成功力的一掌,竟然没能拍碎米福的身子,只是把米福压得跪倒在地……

    即便如此,也足以令得围观的众人忍不住发出惊呼声。

    而一些武者,则深感不虚此行,能在有生之年,亲眼目睹钻石级和白银级两大境界的高手对决,哪怕是现在死了,也能瞑目了。

    一片对林振武的颂扬之声,此起彼伏的响起。

    此时的米福膝盖和双臂都已是寸寸断裂,血流如注。

    “爸……”

    米雪儿挣脱出两个女保镖的束缚,冲到米福面前,声泪俱下。

    “雪儿,对不起,爸爸没用,没能保你周全……”米福脸色苍白,嘴角带着血迹,双目泣血,显得非常虚弱。

    林振武还是眯着眼睛,冷哼道:“蝼蚁是蝼蚁,去死。”

    又是一巴掌冲着米福头顶碾压而下,整个灵堂内乱流奔腾,劲气狂飙。

    在这时,一道厉吼声响起,“老娘来也!休得猖狂!“

    紧接着“咣咣咣……”金属撞击般的串串爆响,余音袅袅,回荡在灵堂内。

    施音双手握着铁锤,神威凛凛的站在米福前方,鲜血从施音的掌,沿着锤柄滴落在地。

    不仅如此,施音脸也是七窍流血,但她神色间却挂着欣慰的笑容,突然双膝一软,扑倒在米福面前,铁锤咣的一声,砸落在地,砸得地面碎石崩飞,烟尘四起。

    刚才林振武的一掌,若不是施音突然现身,杀了林振武个措手不及,米福此时早已被林振武一掌拍成碎片。

    “老婆大人,你怎么也来了?”米福惨白的脸,浮现出一抹苦笑,撕心裂肺的道,“我是不希望你以身犯险,才把你打晕的,你不该来的,不该来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