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1章性感妩媚,妖娆多娇
    米雪儿身的变化,令得众人大惊失色。

    结地仇地酷敌察接闹敌酷鬼

    即便是林振武、林良天父子,以及混迹在人群暗暗盘算心事的林勇,都这一刻,变了神色。

    只是每个人的震惊程度不一样而已。

    米福和施音夫妇两人,则是面露惊喜。

    因为眼前的“米雪儿”,并不是自己的女儿,而是另一个他们从没见过的女人。

    成熟性*感,艳光四射,举手投足间,一举一动都散发出风情万种的魅力。

    米福也是忍不住神色一呆,被施音狠狠用手肘撞了一下,尴尬的冲着施音笑了笑,搔搔脑袋,赶紧转移目光,不敢再看。

    眼前的艳*丽女人,居然身怀出神入化的易容术。

    把自己改变成米雪儿,连容貌、身高、形体、头发,甚至是脸的习惯性动作,都与米雪儿一模一样。

    即便是米福、施音夫妇,在看到“米雪儿”的瞬间,都把她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老米、施姐,雪儿现在很安全,只是她身的欲*念之火,暂时还没得到化解。”叶天冲着惊异不定的米福夫妻二人淡淡一笑,云淡风轻的解释了一句。

    灵堂的众人,谁都能听得出,叶天这番话虽然说得漫不经心,但其的过程肯定非常的惊心动魄,这也反映出叶天诡谲的智谋……

    艘地地仇独后术由孤冷羽孙

    特别是米福夫妻二人,更是不顾形象的喜极而泣,也只有这样的惊喜,才能令得他们这个级别的感受,喜形于色。

    两人再次千恩万谢的感谢叶天的恩德。

    叶天有点惭愧的道:“你们先退到一旁去,接下来,该轮到我出场了。”

    听着叶天和米福夫妻二人的对话,林勇气不打一处来,咬了咬牙,一种挫败感涌心头。

    既然眼前的米雪儿是假的,那么真的米雪儿则已经被叶天转移到安全的地方去了。

    米家三口人,是他手最重要的棋子之一。

    米雪儿的安然脱困,这是林勇绝不愿看到的事。

    心念一动,林勇不再迟疑,赶紧走到林振武身后,压低声道:“老爷子,那个小子是叶天,杀死林帅的凶手,是他。”

    林振武哼了一声,连看都懒得看林勇一眼,“不用你在这里聒噪,退到一边去。”

    “是。”

    林勇吃了闭门羹,但在林振武面前,也不敢把心的恼怒表现在脸,应了一声,讪讪退到一旁。

    妖魅艳冶的成熟*女人,扭动着纤细如柳的水蛇腰,盈盈走到叶天面前。

    在众人瞠目结舌的神态,恭敬有加的跪拜在地,语气带着绝对的崇拜和顺从之意,娇*声道:“花妖,拜见主人。”

    花妖!

    各方大佬,在听到这个名字后,都是神色巨变。

    花妖、野狐、山猫、土狼四人都是天纵才七星道长的传人,名动八方的彪悍人物。

    七星道长的四个传人,花妖的修为最高,修炼了很少有人涉足的灵魂攻击术,能以强大的灵魂力量,伤敌于百步之外,还有防不胜防的易容术,已达到以假乱真的境界,没有人见过花妖的真正容貌。

    同时也是四个传人,行踪最诡秘的,十年前突然间消失匿迹,人间蒸发。

    谁也没想到,今日居然会在林家见到花妖的真面目。

    以花妖那样的实力,却对眼前的青年,行跪拜之礼。

    众人对叶天的身份,愈发感到好。

    “起来吧,这次你做得很好。”叶天云淡风轻的挥手道。

    后远地远方敌察所孤通月术

    后远地远方敌察所孤通月术  米福也是忍不住神色一呆,被施音狠狠用手肘撞了一下,尴尬的冲着施音笑了笑,搔搔脑袋,赶紧转移目光,不敢再看。

    花妖站起身后,再次躬身道:“多谢主人夸奖,全赖主人神机妙算,小奴才能顺利的完成任务。“

    众人大惊失色!

    大名鼎鼎的花妖,在眼前这个青年面前,居然自称“小奴”。

    这青年究竟是何方神圣啊。

    应邀来到林家的各方大佬都是见多识广之辈,在江城境内都有着不俗的影响力。

    然而他们却从没见过眼前这青年。

    王白石收起旱烟管,坐在角落里,神色严谨的打量着叶天。

    至于宋元桥则大把大把的往口塞葡萄干,似乎这有这样才能压制住他内心此时的震惊。

    其余的各方大佬,神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花妖妩媚风情的脸,浮现出一抹醉人的笑容,然后摇身一变,白裙婚纱飘然落地,而她身则出现了一袭火红色的露背式一字肩印花百褶边连衣长裙。

    胸前大*片雪白的肌肤,都在这一刻暴露在空气,隐约可以看见深深的沟壑从一片雪白,展露真容。

    原本美艳不可方物的花妖,在这一袭长裙的衬托下,愈发显得性*感妩媚,妖*娆多娇,一颦一笑都流动出令人神魂颠倒的魅力。

    花妖很自觉乖巧的站到叶天身后。

    叶天再次一根烟点燃,缥缈的烟雾从鼻孔逸散而出,有些洒脱不解的眼神,从围观的众人脸一扫而过,喃喃道:“你们这些人啊,真是看热闹不嫌事大,担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若是别人说出这种大言不惭的话,绝对会遭到各方大佬的镇压,或者是直接打死,但,这番带着警告意味的话,从叶天口说出时,众人却是大气也不敢出一口。

    这个青年身释放出的威压、血腥、狂暴的气质,狠狠的碾压在他们心头,令他们不敢不服。

    叶天的目光,在林良天脸稍作停顿。

    而林良天则是直接被吓得一屁*股瘫坐在地,汗出如浆,气喘如牛,心脏砰砰的剧跳起来,似乎随时都有可能跳出腔子。

    一道看不见的气势,笼罩在林良天头顶,死死地摁着他的脑袋,令得他根本无法站起身,只能跪坐在地,脸色涨得通红,在众人面前丢尽颜面。

    “不用的废物。”林振武一挥手,林良天“呼”的一声,长长吐出一口浊气,直到这时,他的呼吸才恢复如常,挣扎着站了起来。

    林振武冷声道:“滚一边去。”

    林良天面如土色,在两个后生的搀扶下,退到一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