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0章啥时候变纯洁了?
    手机那头传来颜如雪冷漠的声音,”他是这么说的,至于他究竟想干什么,他没说,我也懒得问。!你自己去跟他交涉吧。“

    艘地科科独结察所孤不球阳

    一句话说完,还没等叶天作出回应,颜如雪毫不客气的主动挂断电话。

    叶天无奈的苦笑一声,向着米家所在的单元楼跑去。

    不知怎地,叶天即便是知道待会儿,自己能把米雪儿那一具美妙无双的身体,压在身下,以结合的方式,为米雪儿化解欲念狂潮,但此时的叶天却没有半点的邪念。

    他的心神,显得很平静。

    似乎不是为了享受米雪儿的迷人身体,而只是单纯的想要为米雪儿排忧解难。

    甚至于叶天都把米雪儿身怀名器这事儿,给抛到了九霄云外。

    “我啥时候也变得这么纯洁了?操!

    这不是我的风格啊!”

    叶天心暗暗思忖着。

    揉着有些发胀的脑袋,叶天进入米家所在单元楼的电梯内。

    ……

    米福和施音刚进入家门,看到一个彪形大汉正四仰八叉的躺在沙发,一手捧着茶杯,一手握着遥控器,不断的换台,口小声的嘟囔。

    艘不不仇独后恨所闹方孙显

    夫妻二人顿时炸了。

    “你是谁?”

    米福心神一沉,绣花针、红丝线同时悬浮在手心里,神色间带着掩饰不住的戒备之意,游目四顾,却不见米雪儿的踪影。

    夫妻二人都不约而同的想到,正是躺在沙发的彪形大汉糟蹋了自己的女儿。

    在路时,叶天曾说过,米雪儿已经回家。

    而现在米雪儿却不在家里,两人都以为女儿不仅是被彪形大汉糟蹋了,而且还被毁尸灭迹,最让两人感到气愤的是,彪形大汉做了这么没人性的事,居然还敢留在家里……

    这简直是赤果果的挑衅。

    叔可忍婶都不能忍。

    施音满心忧伤,大声呼唤着米雪儿的名字,根本听不到米雪儿的回应。

    而米福的绣花针则在这时,呼啸着冲向二货,身形紧随着绣花针后,如猎豹猛虎般飙射而出。

    “干啥呀?”

    二货大惊失色,手指一颤,茶杯砸落在地,摔的稀巴烂。

    面对神鬼莫测额绣花针,二货也不敢硬拼,一式滑稽可笑的懒驴打滚,从沙发一跃而起,翻滚在地,绣花针“嗖“的一下贴着他的脸颊,一闪而逝。

    二货嗷的一声惨叫,脸血光飞射。

    孙远远远酷艘术由孤仇孤艘

    绣花针余势未消,撞击在沙发。

    惊魂未定的二货,还没站起身,施音手的铁锤,已是轰然砸向他的脑袋。

    后地地地酷孙察陌阳球酷

    结不远远酷后术战闹鬼封封

    “啪嚓!”

    结不远远酷后术战闹鬼封封  惊魂未定的二货,还没站起身,施音手的铁锤,已是轰然砸向他的脑袋。

    脆响声,整个沙发在绣花针的狂暴力量下,崩碎成渣。

    敌科不地鬼结术陌冷秘吉羽

    与此同时,施音的铁锤落在二货脑袋,发出“咣”的一声巨响,震得客厅里的所有灯泡全都在这一刻砰然炸裂。

    “啊!&ot;

    施音一声惊呼,她只觉得手腕一阵剧痛,仿佛快被震裂了,手的铁锤再也拿捏不住,直接脱手而飞。

    反观二货则只是半蹲在地,身子摇晃了几下,揉着脑袋,然后混若无事的站了起来,一脸懵逼不解的望着施音,龇牙咧嘴的笑道:”大姐,你干嘛打俺,俺没做什么坏事啊,还有啊,你手的力量太弱了。

    刚才你敲了俺的脑袋一下,俺觉得太舒服了,要不你再全用尽全力,狠狠的敲俺几下?“

    二货一副商量的语气,央求着施音。

    施音黛眉微蹙,仓惶倒退两步,这尼玛流年不利啊,居然有神经病闯入自己家里来了。

    更让施音感到惊讶的是,眼前的神经病居然能经得住自己铁锤爆头的狂猛力量?

    刚才那一锤,施音含恨出手,把全身的功力都发挥到极限,这要是换作其他人,别说是脑袋炸裂,整个身子都会在自己这一锤之下,炸裂成碎片!

    施音倒吸一口凉气,打量着二货,并没见到二货有要反击的迹象,这才稍微有些放心。

    这他妈是个高手啊!

    米福也觉察到了二货对自己没有敌意,想到这样的高手,闯入自己家,肯定另有深意,轻咳一声,米福正色道:“我女儿呢,你把她怎么样了?”

    结远地科酷后球陌阳独后孙

    “谁是你女儿?俺是男的。”二货听不懂米福这话的意思,脸露出气愤之色。

    米福很快冷静下来,想到眼前这家伙脑子有问题,也懒得跟二货一般见识了,定了定神,才语速缓慢的解释道:”我女儿是米雪儿,他在什么地方?是谁让你来我家的?“

    “俺不知道谁是米雪儿。”二货搔着头发,瞪着一双牛眼睛,疑惑的回应着,“俺只知道,是俺现任老大,叫俺来的。”

    叶天只跟二货说,米雪儿是他的女人,并没有说过米雪儿的名字,所以二货听不懂米福的话。

    敌地远远独结术接闹后远仇

    “你老大是谁?”米福心念一动,想到叶天偷梁换柱,把真正的米雪儿送出南山小院的事,他隐约猜到眼前的家伙很有可能跟叶天有关,是叶天派来的。

    二货伸长脖子,一脸骄傲的道:”老大,是现任老大。“

    “……”

    饶是米福心思玲珑敏捷,此时也感到无语。

    施音眼波流转,轻声道:”我们的意思是说,你现任老大的名字叫什么?“

    其实,施音也觉得眼前这人与叶天有关,只是不敢肯定这个猜想。

    “是我!”

    为了方便叶天进门,米福、施音回家后,并没有关门。

    这时,叶天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

    二货一声欢呼,欢喜得像个孩子似的,回头望去,只见叶天从外面缓缓走来,双手插在裤兜里,脸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米福夫妻二人相顾失笑,这个误会差点引发人命。

    一见到客厅里,满地狼藉的情形,叶天知道二货跟米福夫妇发生了争斗,脸带着歉意,对米福和施音解释道,”不好意思,我之前没把话跟二位说清楚,我派二货保护在雪儿身边,没有我的允许,二货是绝不会离开雪儿半步的,所以他只能待在你们家里。“

    孙不科仇独后球接阳敌克学

    听到叶天这番话后,米福和施音都是忍不住老脸一红,感到非常尴尬,两人毕竟都是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江湖了,却做出这么冲动莽撞的行为。

    好在叶天似乎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

    叶天也完全能理解米福和施音的冲动行为,毕竟爱*女心切,乃是人之常情。

    不等叶天问起,二货开口道:”现任老大,你的女人一脸通红,跑进卧室里去了,还说不允许我闯进她的卧室,她好像是生病了,你去看看她吧……“

    二货这番话传入米福夫妇二人耳,却又是另一番心思。

    从二货的话,他们能听得出,叶天和米雪儿关系匪浅,米雪儿居然是叶天的女人。

    夫妇二人都是暗暗埋怨米雪儿交到了叶天这样的男朋友,还口口声声的说自己依然单着呢……

    “女大不留啊。”

    夫妇二人一阵感慨。

    既然叶天和米雪儿有这层关系,那么,由叶天给米雪儿化解欲*念狂潮,也成为顺理成章的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