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3章偷心(6更完,鲜花570朵加)
    这一刻,叶天的邪火,瞬间在体内横冲直撞起来,但他还是忍住了,张朝华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有大事要跟自己商量,至于跟米雪儿翻云覆雨,以后有的是时间,也不着急在这一时。  br>

    阵阵如兰似麝的气息,从米雪儿的口鼻之间,喷吐在叶天耳边。

    叶天面带微笑,也不说话。

    艘科仇地独艘察接阳敌恨

    米雪儿静静的抱了一会儿叶天后,才松开双臂,柔声道:“我等着你的内心之门,向我敞开,但愿你别让我等太久哦。”

    叶天不由得一阵感动,转身冲着米雪儿微微一笑,抱起一*丝*不*挂的米雪儿向浴*室走去。

    把米雪儿放入*浴缸后,又给浴缸注满热水,吻了一下米雪儿娇艳的脸蛋,这才转身离开了米雪儿的卧室。

    躺在浴缸里的米雪儿,浑身都被热水浸泡着,头戴枕在浴缸边缘,脸浮现出一抹满足欣慰的表情,喃喃自语道:“我一直以为他是大色鬼,周旋于各个女人之间的登徒浪子,这次近距离的接触后,我才发现,我之前对他的看法,实在太片面了……

    他不仅是大色鬼,是登徒浪子,更是偷心高手,于无声无息间,偷走了我的心……“

    离开米雪儿卧室的叶天,并没有走出米家,不经意间,双耳一颤,顿时把米雪儿的喃喃声,听了个一清二楚。

    叶天差点一头撞在墙,摸着鼻子,满脸苦笑,被称为色鬼和浪子,并不是第一次,但是被称为偷心高手,却还是第一次……

    ……

    后仇科地情结球陌阳独主仇

    城南。

    小镜湖。

    波光粼粼的湖面,一艘小型游船,随风飘荡。

    湖边则是百个黑衣壮汉,垂手肃立,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

    数里之内,杳无人迹。

    湖。

    孙不远地方孙球陌孤结

    孙仇远科情结术由孤考仇术

    船。

    林勇跪坐在地,不断地挥手擦拭着从额头滚落的汗水。

    宋昊晨负手站在船头,英俊的有些不像话的脸,带着一抹掩饰不住的嘲弄之色。

    眯着眼睛,欣赏着远处的湖光山色。

    半晌后,林勇嘶声道:“宋少爷,我现在只能仰仗您了,林家众人都在抓我,恨不得把我大卸八块。

    我绝不能落在他们手,他们会杀了我,但我真的不想死。

    我的大仇还没有报,我不能死。“

    ”咻咻……“

    宋昊晨的手,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杯红酒,他的鼻子凑到酒杯口,轻轻翕动着。

    红酒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血水一样猩红的光芒。

    林勇心惊胆战的望向宋昊晨,在这之前,每一次遇险,宋昊晨都能二货不说的帮他摆平。

    正是因为他相信这一次,宋昊晨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一见叶天稳占风时,他意识到情况不妙,寻思着要尽快离开林家。

    所以他才趁着各方大佬满地乱滚离开大院时,混在人群,离开了林家地界,仓惶来到小镜湖,面见宋昊晨。

    昨晚两人约定,事成之后,在小镜湖的游船会面。

    “宋少爷,我真的走投无路了。”

    林勇哭丧着脸,情绪十分的低落,他完全能想象得到,真正的米雪儿获救后,一定会把自己昨晚跟米雪儿说的那些事,转告给叶天,叶天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而林家,特别是林振武则会为了讨好叶天,而对自己发布追杀令。

    在这之前,林勇只是想借助宋昊晨的力量,为自己报仇,自己和宋昊晨的地位是平起平坐的,而这一刻,他才猛然意识到,自己在宋昊晨面前,充其量是一条只会汪汪叫的疯狗而已。

    要钱?

    没钱!

    要权?

    没权!

    要人?

    没人!

    要势?

    也没势!

    结地地不鬼后察陌孤早太帆

    “阿勇,你到这个时候,还能来找我,说明你很信任我,我感到很欣慰。”宋昊晨修长的食指转动着酒杯,杯酒缓缓蠕动,仿佛鲜血在血管里流转,语声微微一顿,波澜不惊的眼神,落在林勇满是期待的脸,“但是,我深感抱歉。

    这一次,我也帮不了你。“

    敌不科科独结学所阳主敌指

    敌不科科独结学所阳主敌指  我这么多年,苦心孤诣的培养你,而你回报我的,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

    林勇神色巨变,宋昊晨寄托了他最大的希望,“为什么?”

    “因为我也不敢得罪林家,林振武放出话来,哪个家族要是敢包庇收容你,是他的敌人。

    第一,我打不过林振武。

    第二,我是宋家的子弟,我怎么可能为了你这种猪狗一般的人物,与家族决裂,成为不肖子孙。“宋昊晨的语速很慢,漫不经心开口的解释道,轻抿一口红酒后,俊朗的脸浮现出阴鸷狠厉的表情,”更何况,林振武还说了,只要谁能把你送到林家,能得到五百万的赏金。

    区区五百万,虽然还不放值得我放在眼,但也是一笔不小的意外之财,我跟金钱无冤无仇的,干嘛不要啊。

    你说是吧?“

    孙地科地方结恨由孤闹主孙

    敌仇仇仇酷艘球接月方所羽

    林勇身子一颤,嘴唇哆嗦着,嘶声道:“宋少爷,你玩我?”

    宋昊晨连连摇头,伸出手指在嘴边做了个禁声的手势,“不不不,你这话要是让别人听到了,会以为我的x取向有问题的,我只不过不是一直在利用你而已。

    我本想着这次你能拿下林家基业,还能顺便把内蕴藉着米雪儿的精华,奉献给我,没想到,任何一件事,你都没办成。

    对我来说,你现在已经毫无价值了。

    没有价值的人,活在这世,也是浪费粮食。

    我这么多年,苦心孤诣的培养你,而你回报我的,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败。

    你现在唯一的作用,是能让我获得林家那五百万的赏金。

    恐怕即便是林振武那个老匹夫却想象不到,他这笔赏金,是为了准备的,而且还是我自导自演的一出戏。“

    后仇远科方结球接月接毫

    “你……”

    后仇远科方结球接月接毫  数里之内,杳无人迹。

    林勇心如死灰,一阵绝望,从心底升腾起来,尽管一开始跟宋昊晨合作,他知道宋昊晨是在利用自己,但没想到宋昊晨居然要趁着自己走投无路时,倒打一耙,彻底废掉自己。

    孙地科科情艘球所月鬼考孙

    宋昊晨的手段有多狠,林勇再清楚不过。

    既然宋昊晨肯说出这番话,以为自己已经没有活路可走了。

    林勇还想再哀求几句时,宋昊晨又一番话说出,却是令得林勇眼前一黑,直勾勾栽倒在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