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佳人难再得
    一个小时后,叶天跟着张朝华,来到张家。

    富丽堂皇的建筑群,假山亭台楼阁水池,错落有致,集了西方建筑艺术的美感。

    叶天无心欣赏一路所见的风景。

    杜小月提前受到张朝华的通知,早带着一帮在张家很有地位和威望的人,在迎客厅外,等待着叶天的到来。

    叶天担心张丽丽的病情,跟张家众人简单的寒暄了几句后,在杜小月和张朝华夫妇二人的引领下,直奔张丽丽的卧室而来。

    走在花木扶疏的林荫小道,连叶天的感到有些怪,不知在何时,张丽丽居然在自己心头已经占据了一席之地,否则的话,自己干嘛要张丽丽的安危啊。

    当初是张丽丽死皮赖脸的想要做自己的女仆,自己也是勉为其难,不忍拒绝张丽丽的恳请,才勉强把张丽丽留在身边的。

    即便是通过真实的**,两人在青阳区医院的病房,发生了最亲密的关系,叶天虽然没有把张丽丽当成女仆看待,但也没把张丽丽放在心,只是把张丽丽当成一个异性朋友而已,甚至于……

    连炮*友都算不!

    心念头百转的叶天,突然一拍脑袋,猛然想起那天张丽丽和韩菲等人,被黄三娘带人困在酒店时,自己焦灼不安的心情。

    “其实从那时起,我的心,装着张丽丽了,只是我一直不敢承认罢了。

    我一直在回避自己内心的真实想法,以至于张丽丽的记忆没有我的存在,我也懒得过问,反而采取顺其自然的方式来处理……“

    叶天暗暗思忖着,感到一阵后悔,要是自己当时彻底深入的了解张丽丽失忆的病症,也不会令得张丽丽这些天深受病症的痛苦折磨了。

    正当叶天心事重重时,一行人已经来到一座独立的西式洋房外。

    推门而入,穿过粉色装饰的墙壁,很快来到张丽丽的卧室门口。

    杜小月冲着叶天苦涩一笑,率先进入卧室,跟张丽丽打了个招呼后,才再次转身出来,小声道:“叶先生,拜托你了。”

    “这事,我也有责任。”叶天的语气带着一丝伤感。

    叶天再次见到眼前的张丽丽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几天不见,此时的张丽丽盯着大大的黑眼圈,眼袋非常明显,原本娇艳如花的俏脸,也出现了浮肿,脸色暗黄,眼神呆滞,缎子般闪烁着光泽的披肩秀发,这时候也变得凌乱不堪,发丝干枯。

    整个人都仿佛变了。

    变得连叶天都感到一阵心痛怜惜。

    后地不远情结术所闹太战

    枯瘦如柴的张丽丽,穿着天蓝色的印花棉质睡衣,平平的躺在床,双手交叠,放置在小腹,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天花板。

    连叶天靠近她,她显然也没有发现。

    孙远不仇方艘察陌阳羽主球

    “丽丽……”

    叶天只觉得喉咙处,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万千言语集结在心头,却是一句话都说不来。

    、、,这是叶天第一次同时启动三大神通。

    在三大神通的共同作用下,叶天依旧没能觉察到张丽丽身的病变。

    叶天定了定神,一缕意念进入张丽丽的识海。

    或许只有在识海,才能找到病变的根源……

    当初是因为在酒店的床,进入张丽丽的识海,与张丽丽第二次发生了,才令得张丽丽变成这个样子的。

    ……

    江城医院。

    高级vip病房。

    黄旗也在赵铁铮的病房内。

    两人作为黄家和赵家最杰出,最有影响力的代表人物,当然也在第一时间内收到叶天碾压林振武的消息。

    “老赵啊,当初我跟你说过,叶天这小子,与当年的邪神有几分相似,果不其然,还真是被我给猜了。”黄旗满是皱纹的脸,带着无法掩饰的激动兴奋表情,“他果然是当年的邪神。那个无所不能,邪气凛然的邪神,从出道到消失的那几年内,从无败绩,所向披靡,纵横无敌,像耀眼的流星般划过夜空,光芒四射。

    三年前,与四大战将决战于天山之巅。

    最终,四大战将陨灭,邪神不知所踪。

    没想到,时隔三年后,再次归来。

    在我看来,江城的这一场血雨腥风,在所难免。

    各大家族影响江城格局的现状,也该改改了。“

    赵铁铮满面红光,这些天都在忙着修炼改良后的,半个小时前,黄旗找门来,神色激动的说出叶天是当年邪神的消息,打断了他的修炼心境。

    即便是赵铁铮这种百战沙场的铁血军人,历经生死考验,但在听到这个消息时,也是当场愣住,感到不可思议。

    叶天当年纵横华夏境内时,正值赵铁铮带兵平定边疆之乱,他只听过邪神之名,对邪神其人其事,并没有多少了解。

    “老黄,你想说什么?”

    赵铁铮精光闪烁的眼睛望向黄旗,微微眯起,眼神带着一抹威严肃杀之意,而双手却捧着一杯热茶,嘴唇凑到茶杯前,轻轻吹拂着水面的茶叶。

    黄旗下意识的感到一丝杀气,从赵铁铮身席卷而出,不由得脸色一僵,深深呼出一口浊气后,才故作镇定的笑道:“老赵,咱俩都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从小是穿开裆裤长起来的好兄弟,你该不会要动手杀我吧?”

    最后一句话,从黄旗口说出时,黄旗佯装出来的镇定,也在这一刻图穷匕见,擦了擦脸的汗水,再次开口补充道:“叶天是你看的人,我保证,我一定会劝说我大哥,绝不跟你们赵家争夺叶天。”

    赵铁铮的性子和作风,作为发小的黄旗,当然再清楚不过。

    孙科科地酷后恨战月帆敌科

    从小到大,只要是赵铁铮想要得到的东西,不论付出多大的代价,为了达到目的,赵铁铮甚至可以不择手段。

    没有人有资格成为赵铁铮的竞争对手。

    凡是赵铁铮的对手,要么主动俯首称臣,退出竞争,要么成为死人。

    绝没有第三种可能性!

    在战场,赵铁铮敌人称为:暴君!

    一个狂暴疯魔般的君主。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无人能阻挡赵铁铮的脚步。

    黄旗完全有理由相信,只要自己敢跟赵铁铮争夺叶天,那么自己只有……

    死路一条!

    别无他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