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0章这是个妖精啊
    张丽丽躬身跪拜在叶天脚下,语气带着绝对的服从和温顺,像一只乖巧的猫咪,一生最大的期盼是能讨得主人的欢心,抿着娇艳的红唇,柔声道:“自从次主人满足了我之后,我发现自己被困在这个梦,再也走不出去。!”

    叶天忍不住一声长叹,他当然知道张丽丽说的次,指的应该是在星辰大酒店那一次。

    只是叶天没想到,那次竟然会出现这种可怕的意外。

    叶天无法想象,究竟还隐藏着多少未知的秘密,心暗暗下定决心,在没能彻底参悟的奥秘之前,以后尽量不要使用。

    “因为我走不出去这个梦,所以现实的我,记忆里根本没有主人的存在,只有当主人进入我的识海,我才能想起你是我的主人。”张丽丽眼角垂着泪珠,楚楚哀怨的解释道。

    她的语气带着无尽的伤感,像是失去了此生最爱的珍宝。

    叶天尽可能的让自己从惊讶冷静下来,面露难色,很是惭愧的回应道:”我这次进入你的识海,是来救你的,只是我不知道该从哪方面入手?

    请你给我一点时间,相信我,我一定能让你恢复如初。“

    “主人,我有一个办法。”张丽丽水灵灵的眼眸滴溜溜转动着,娇声道,“既然我是因为跟主人欢*爱时,才被困在梦,那不妨试试,咱们再做一次,反正也是死马当活马医。”

    叶天蹙了蹙眉,张丽丽的意思,他懂。

    只是他有点担心,万一不成功,反而把张丽丽的病症刺*激得更加严重,到时候该怎么办?

    别说是自己没法对张朝华做出交代,自己更是会后悔终生啊

    正当叶天感到犹豫不决的时候,张丽丽嘴角边勾起一抹浅浅的美丽笑容,盈盈站起身,一缕神识飞到叶天面前,纤纤玉指在叶天身灵活的活动着。

    几秒种后,叶天被张丽丽剥得一丝不挂。

    自始至终,张丽丽的脸都带着崇拜的神色,把叶天当成了她的主人。

    “那……试试吧……”

    叶天面露苦笑。

    两人虽然只是意念在识海的言语交流,肢体触碰,但还是令得叶天的身体逐渐发生了反应。

    随着张丽丽灵活如金鱼般的娇嫩舌尖,在叶天身一寸寸舔过,所到之处,都仿佛带着电流,蹭的一下挑起了叶天的原始欲念。

    当张丽丽双膝一弯,跪倒在叶天的两腿间时,温热湿滑的香唇,紧紧地包裹着叶天的某个物件时,叶天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来自灵魂深处的吟哦和颤抖。

    两个小时前,在米雪儿身根本没有得到释放的邪火,随着张丽丽的撩*拨,一点点被点燃……

    卧室外。

    张朝华和杜小月并没有离开,他们实在放心不下女儿的安危,一直守在门外。

    这时,却有阵阵异乎寻常的声音传了出来……

    尽管隔着卧室门,但张朝华和杜小月夫妇,还是听到了从卧室内传来的阵阵浅吟低唱声。

    丝丝入耳,声声娇媚,剧烈清脆的撞击声,仿佛蕴藉着人世间最摧*情的魔力,钻入夫妇二人的耳。

    两人虽然是老夫老妻了,但在这一刻,两人都是面红耳赤,带着潮红之色,却突然像是回到了新婚之夜的那一晚……

    “小月,我们回去吧,我很需要你,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

    张朝华眼泛起一抹掩饰不住的渴望和兴奋,在杜小月耳边轻声哀求道。

    小楼内并没有其他人,张朝华的一双大手,隔着杜小月的薄纱长裙,时轻时重的揉捏着杜小月胸前的大白玉兔,使得两只白兔在他的手指间变化出各种形状。

    而杜小月也同样是俏脸含春,愈发显得妩媚妖娆,犹如狐狸精似的柔柔眼波,释放出能令世间男人神魂颠倒的魅惑光芒。

    丰润饱满的柔软红唇,在雪白贝齿的轻咬下,更加显得勾魂荡魄,丝丝缕缕嘤咛的娇呼声,从嘴角飘洒出来。

    似乎每一寸空气都被杜小月身的风情,渲染成无限暧*昧的粉红色。

    “我也想要你,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杜小月修长的双臂,紧紧地勾住张朝华的脖颈,红唇凑到张朝华脸,深情款款的亲吻着。

    张朝华一声欢呼,抱起杜小月往楼下的大厅跑去。

    孙地不仇独敌球战冷球技

    孙地不仇独敌球战冷球技  嗤嗤几下,把杜小月身的薄纱长裙撕的稀巴烂,一声嚎叫,挺进杜小月的身子。

    此时,两人的体内燃烧着不可遏制的熊熊烈焰,恨不得疯狂的把自己融入到对方的身体里去。

    一到大厅,张朝华把杜小月往沙发粗暴的一扔,然后整个人像是发狂的雄狮般扑了去。

    敌不科地鬼敌术战孤球方艘

    嗤嗤几下,把杜小月身的薄纱长裙撕的稀巴烂,一声嚎叫,挺进杜小月的身子。

    ……

    张丽丽的识海。

    随着叶天的一声狂吼声发出后,所有的激烈动作,撞击时的脆响声,都在这一刻平静下来。

    似乎整个世界都陷入了无尽的死寂。

    只有粗重的呼吸,依旧还在回荡。

    两人的身都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晶莹汗珠,汇聚成涓涓细流,沿着身体的曲线蜿蜒流动。

    张丽丽更是双眼翻白,像是快要断气了似的,而绝美精致的脸却愈发显得娇媚可人,柔情万种,微微张开的红唇,喷洒出玫瑰花香般的气息。

    “主人,我这是死了吗?”

    半晌后,像是烂泥般依偎在叶天怀的张丽丽,仰着俏脸,气喘吁吁的柔声问道。

    叶天也在刚才的结合冲云巅,把在米雪儿那里累积起来的邪火,畅快淋漓的全部释放在张丽丽体内,以至于即便是叶天这种强悍体质的人,此时也不免感到有些疲倦。

    “傻瓜,你怎么会死呢?我都没允许你死,你怎么能死?”叶天低头望着怀活色生香的绝美玉人,一手轻抚着张丽丽挺翘饱满的屁屁,另一手则兴致勃勃的把玩着张丽丽胸前,香汗淋漓的一对白玉兔。

    张丽丽妩媚的笑了一下,紧蹙的黛眉舒展开,轻呼道:“没死好,其实吧,能以这种方式死去,我也挺乐意的。”

    “傻瓜,不许再说这种傻话。”叶天故作生气的板着脸,轻捻着张丽丽一只玉兔的眼睛,很快让那蓓蕾般的眼睛变得娇嫩红艳,媚光四射起来。

    尽管才被叶天送极乐巅峰,但在叶天精妙手法的挑逗下,张丽丽再次感到心神一荡,红着脸,秋水盈盈的目光里,装满魅惑天下的波光,娇滴滴的小声撒娇道:“主人,人家还想要嘛。”

    叶天下意识的猛吞一口口水,此时怀的张丽丽似乎以前更加的妩媚诱人了。

    不论是声音,还是身材,或者举止动作,即便是一个眼神,都在盈盈流转间,散发出动人心魄的魅力……

    “这是个欲*求不满的妖精啊,真是要人老命哦……”叶天忍不住心暗暗思忖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