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1章铁笼困美人,图腾小咪渣
    二货的脖子还坐着一个脏兮兮的小女孩。!

    四、五岁大的模样,梳着两个羊角小辫,穿着破旧的粉红色印花棉袄,黑色的棉裤因为尺寸小,以至于一双小*腿都完全*露在空气,脚则是一双与她小小的脚丫子极不相称的人字拖。

    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叽里咕噜的转动着,黑乎乎的脸露出一抹胆怯的表情。

    双手紧紧抱着二货的脑袋,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病房的叶天和马王爷,又赶紧低下头去。

    “现任老大,你咋来了?”二货扛着小女孩,快步来到叶天面前,然后很小心的把小女孩放在病床,满脸激动的向叶天问道。

    叶天和马王爷疑惑的目光,都齐刷刷望向小女孩。

    小女孩愈发感到胆怯,小小的身躯颤抖着,双手紧紧抓住二货的袖子,显然是担心二货会突然撇下她。

    “现任老大,老马,这是俺小妹。”二货一只手把小女孩抱在怀,似乎也是看出了叶天和马王爷的疑惑,憨厚的解释道,“老马,他是俺跟你说的小咪渣。”

    马王爷哈哈大笑起来,眼难得露出一丝慈祥温和的光芒,笑骂道:“你个憨货,哪有这么给人起绰号的?”

    敌远不地鬼孙察陌冷由陌毫

    二货非常尴尬的搔搔头发,瓮声瓮气的回应道:“俺也不知道她叫啥名字,她是俺去年冬天,在大街捡到的,当时她嘴边还粘着一粒米饭渣子,所以俺给她起名叫小咪渣。

    她也不知道自己叫啥名字,连年纪有多大,是哪里人,她都不知道。我一直把她带在身边,给她一口吃的,免得她又继续去捡垃圾吃。”

    敌不仇仇独后术由孤情学科

    连叶天也被二货这话逗得忍俊不禁,恐怕也只有二货这种心思单纯一根筋的人,才会给人起这么渣的名字,同时也觉得二货虽然脑子不灵光,但心底良善,足以令很多人汗颜。

    “也真是难为你了。”叶天有感而发道。

    二货很得意的仰着脸嘎嘎笑道:“俺也记不清了,好像是半年前,有几个人贩子想要拐走小咪渣,被俺发现,俺他妈一拳一个,五个人贩子全都被俺打爆了脑袋,从那以后,再也没人敢接近小咪渣了。”

    叶天微微一笑,不再说话。

    “小咪渣,看见人都不会打招呼了?俺平时是咋教你的?”二货板着脸,颇为严肃的揉了揉小咪渣的脑袋,质问道。

    听到二货这话的叶天和马王爷,再也控制不住笑点,大笑出声:

    那这世的人全都是大教育家了!

    小咪渣惶恐不安的抬起一张小*脸,怯懦的看看叶天,又瞅瞅马王爷,犹豫半晌才声若蚊蚋的小声道:“叔叔好,爷爷好……我是小咪渣……”

    “这对了嘛,这样才是好孩子。”二货嘚瑟的笑着,下巴凑到小咪渣脸。

    结远地地鬼敌察所阳敌考羽

    小咪渣一脸不高兴的道:“大哥,你又用胡子扎我,好*痒啊,你真坏……”

    “俺觉得这样很好玩。”二货没心没肺的回应道。

    小咪渣伸手想要把二货的脸推开,在这时,袖口滑落,露出一截粉妆玉琢的手臂。

    真正令得叶天感到震惊的是……

    小咪渣手腕,那一个栩栩如生的——

    图腾!

    ……

    白蛟突然在这时揉着疼痛沉闷的脑袋,发出一声痛苦的低吟,艰难的张开眼睛。

    周围很安静。

    没有半点声音。

    随着她翻身坐起的动作,她发现自己的整个身子都在晃动,定睛一看,这才发现自己竟然被关在一个铁笼内。

    一个粗大的铁链把铁笼高悬在半空,手臂粗细的铁条形成拳头大小的格子,隐约可以看到外面光线幽暗的环境。

    广阔得仿佛漫无边际的空间里,挂着数不清的铁笼。

    阵阵阴暗潮*湿的气息,从铁笼外传来。

    敌远仇远独结球陌冷球球月

    敌远仇远独结球陌冷球球月  “现任老大,你咋来了?”二货扛着小女孩,快步来到叶天面前,然后很小心的把小女孩放在病床,满脸激动的向叶天问道。

    敌不地仇鬼敌恨所闹仇孙岗

    令得白蛟忍不住激灵灵打了个寒战。

    以她的修为,即便是在全盛时期,也不可能把铁条折断,更何况还是现在身受重伤。

    短暂的惊讶后,白蛟冷静下来,透过格子,游目四顾,她又看见距离十米之外的一个铁笼内,哥哥白蛇正被关在其,纹丝不动,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白蛟手腕一翻,一枚金钱镖出现在掌,屏气凝神,集精力,她五指都在颤抖,定了定神后,这才屈指一弹,把金钱镖射向白蛇,希望能借此能得知白蛇的情况。

    结远仇科鬼孙术由阳孤羽学

    金钱镖飞出铁笼的格子,并没有射*到白蛇的铁笼那边,而是落在一个青年手。

    结远仇科鬼孙术由阳孤羽学  由此可知,林帅的主人,绝对也是一尊举世无双的强者!

    此时的林帅,脸依旧鲜血淋漓,呵呵的笑着,一步步向白蛟这边走来。

    后不不仇独艘察所月术察我

    白蛟也不知道林帅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如果不是因为林帅脖子挂着一枚翡翠观音,白蛟也想象不到之前在银行门口劫持自己的那个帅气青年,现在居然变成了这副丑八怪模样。

    “美人儿,落到我手,你别想挣扎了,好好待在这里吧。因为你还有利用价值,否则的话,我早送你们黄泉路了。”

    站在铁笼下的林帅,抬眼打量着铁笼内的白蛟,满脸狰狞之色,如果不是抓捕白蛟时,自己耽误了时间,也不会遭到孙昌硕的惩处,被孙昌硕彻底毁容。

    “我的主人什么时候要你死,我会主动请命,把你折磨致死。”林帅猩红的舌尖,舔*舐着嘴唇,阴鸷的笑道,“我要用小刀,一片一片的把你身的肉,切下来,抹孜然和香料,放在炭火烧烤,还要当着你的面,一口一口的吞入腹。

    因为这是我对你的惩罚,你应该受到这样的处置。“

    白蛟阴沉着脸,根本不搭理林帅,心却是念头百转,从林帅这话,她能断定出只要林帅的主人不发话,自己绝不会死,林帅也不敢把自己怎么样。

    只是,林帅口口声声说的主人,又是谁?

    在银行门口时,白蛟对林帅的实力深有体会。

    以林帅这样的修为,居然只能是别人的奴仆?

    由此可知,林帅的主人,绝对也是一尊举世无双的强者!

    “会不会是邪神?”白蛟的脑海突然泛起这个念头。

    在名苑华府与叶天发生过一场恶战,叶天表面为了应付敷衍白凝冰,暗却指示属下,劫持了自己……

    邪神的其人其事,白蛟也听师傅说过一些,绝不能用常理来揣测。

    白蛟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自己被劫持的事,自己和哥哥第一次来到江城,根本不可能与江城的其他势力发生冲突,唯一的敌人只有……

    叶天!

    见到白蛟始终一言不发,林帅又狠狠的说了几句恶毒的话后,纵声大笑起来,扬长而去。

    “对,一定是叶天,可怜白小姐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居然被叶天那混蛋 给欺骗了。”

    白蛟心一片黯然,他愈发肯定的认为林帅的主人是叶天。

    因为只有叶天那样的手段和实力,才能收伏林帅这个修为实力的高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