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5章性感暴力冷美人
    白凝冰顿时怒从心头起,是哪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居然敢在办公室里调戏自己,还对自己动手动脚的?

    心念一动,一个肘击,又狠又急的砸向后面的登徒浪子。!

    白凝冰手臂微动,对方的手已是后发先至,精准的格挡在她肘部。

    她手肘所有的力量,都在这一刻被对方轻而易举的化解于无形。

    而对方的另一只手,却始终者挡在她眼睛。

    “你找死!”

    白凝冰瞬间暴怒,身子猛地一旋转,另一条手臂,像钢鞭般掠过空气,狠狠的抽打向身后那人的脑袋。

    敌地地远酷敌察战月由早

    与此同时,白凝冰也终于向前窜出,摆脱了眼睛被人遮住的不利局面。

    从小到大,敢这么调戏她的人,即便是那些京城大少,也几乎都被打成了残废。

    即便是那些纨绔子弟的举动,也没身后这个家伙,这样的大胆无耻。

    曾经有人碰了一下自己的手背,事后那个纨绔,被老爹狠狠的打断了三根肋骨。

    后科地地鬼敌察战月由后术

    白凝冰还没来得及转身查看身后的家伙,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子,又被对方给抱住了。

    这一次更是令白凝冰感到抓狂。

    结不不仇独结球战阳远地艘

    对方的一双咸猪手,竟然好死不死的抓着自己的一只云峦把玩着,还紧紧的贴在自己的小腹,丝丝缕缕的热力,像温水般,从掌渗入她的体内,令得她忍不住发出一声消魂蚀骨的嘤咛娇呼。

    “热力……”

    后科不仇独结察接孤情科显

    白凝冰几乎是下意识的想起那个夜晚。

    在凌云镇废弃车间内,自己与山猫决战受伤,叶天也是双掌轻抚在自己身,然后把千丝万缕般的热力传进自己的体内,化解了自己的寒冰体……

    莫非……莫非身后的人是……

    想到这儿,白凝冰不由得心神一荡,脑海再次浮现出叶天那张让她又爱又恨的脸孔。

    而此时,那只放在自己云峦的手,正轻轻的活动着,尽管隔着衣物,还是令得白凝冰的心头浮现出一抹悸动。

    另一只手牢牢拦住白凝冰的纤腰,使得白凝冰根本无法挣脱。

    “你是谁?”

    虽然白凝冰已经猜到了身后的人是谁,但还是忍不住心底的好和震惊,板着脸问了一句。

    后科地远方敌恨所阳学方月

    那只咸猪手已经不紧不慢的抓*捏着白凝冰的云峦,贴在她小腹的手掌,不知何时解开了她的制服纽扣,像灵活的毒蛇般滑了进去,毫无阻碍的在她香滑如凝脂的肌肤摩挲着,指腹轻柔的绕着圈子。

    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白凝冰红着俏*脸,眼泛起一层秋水般的莹润光泽,娇嗔道:“我的身子,只能给邪神碰,你没有资格染指我的身子,你要是再不说话,我……我咬舌自尽……”

    白凝冰话音一落,耳边终于传来叶天忍俊不禁的大笑声。

    “果然是你,也只有你才敢这么对我。”听着熟悉的笑声,白凝冰满脸含羞,欲拒还迎的扭动着身子,想要挣脱出叶天双手的邪恶动作。

    叶天一声长叹,一口热气吹拂在白凝冰的耳边,邪邪的坏笑道:“我是邪神,把你的身子给我好好碰碰呗。”

    口说着话,叶天攀登在白凝冰云峦的手,又转移到另一只云峦,五指灵动,仿佛带着神的魔力般,在白凝冰的云峦又抓又捏,流连忘返起来。

    “你快放开我。”白凝冰深知叶天不要脸无下限的个性,以叶天的性子,真有可能再办公室里把自己给地正法了。

    事实,直到现在白凝冰也不知道,自己愿意留在叶天身边,究竟是为了什么。

    她的整个少女时代,无数次的幻想出与邪神共处的温馨画面,期待着有朝一日能意味在邪神怀,以至于不顾家族的反对,与姜雄翻脸,离家出走,踏遍千山万水,只为寻找到邪神。

    而如今,邪神近在咫尺的,站在身后。

    她却懵了!

    这一刻,她也终于明白。

    追梦的过程最美。

    一旦梦想照进现实,美丽的梦想会变得很恶俗。

    白凝冰用尽全力,转动身子,正面对着叶天,神色严峻冰冷的凝视着叶天,正色道:“你不能这么对我,因为我不是红灯区的小姐!”

    孙远地科鬼结恨陌冷羽察故

    正在白凝冰身大快朵颐,感受着白凝冰暖玉般美妙肌肤的叶天,此刻也是一愣。

    双手条件反射般停下了手的动作。

    “你……你说什么?”

    叶天根本没想到,昨晚那个声泪俱下,口口声声说着要留在自己身边的女人,居然会是现在这样的冷漠态度。

    留在自己身边,却不敢自己碰,这又是哪门子道理?

    叶天抓耳挠腮的想着,始终百思不得其解。

    白凝冰则趁着叶天一愣神的工夫,赶紧倒退几步,与叶天拉开距离,尽管满脸绯红,一颗芳心还再砰砰的乱跳着,宛若怀揣着兔子般,但她的眉宇之间,却挂着一抹掩饰不住的愤怒和气愤。

    叶天把手指放在鼻端前,呼吸着手指并不存在的体*香,“冰美人,你这是什么意思?”

    眼前的白凝冰才是叶天印象,那个一点炸的性*感暴力冷美人。

    昨晚,白凝冰露出的温柔典雅气质,倒是令得叶天感到非常的不适应。

    “我的身子……你不能碰……”

    白凝冰斩钉截铁的告诫道。

    叶天眯着眼,打量着白凝冰,嘿嘿一笑,这女人太善变了吧。

    前一秒还说我的身子只给邪神碰 ,现在又说不给碰,那她到底给不给碰?

    叶天莞尔一笑,摸着鼻子,冲着白凝冰连连眨着邪魅的眼睛,“冰美人,别绕弯子了,好不好?

    你想说什么,只管跟我说,我既然愿意让你留在身边,我做好了把**献给你的准备,你想怎么调戏我都成,但你绝不能侮辱我。

    “我还没做好准备。”

    孙仇仇科情艘学陌闹主太方

    白凝冰洁白的贝齿宛若钻石般,轻*咬着薄薄的粉*嫩樱*唇,犹豫了半晌后,才说出这么一句话。

    叶天又向白凝冰走进两步,而白凝冰却像是避瘟疫般倒退七八步,一直退到墙体时,退无可退才站住身子。

    反观叶天,则一脸带着邪恶的坏坏笑容,舌尖在嘴唇灵活的轻*舔*着,似乎真把白凝冰当成了送到嘴边的美食,向着白凝冰步步紧逼而来。

    “如果我说,我现在要了你,你给不给我?”

    结仇仇地情艘术所月恨技酷

    叶天狂放不羁的眼神,紧盯着白凝冰的眼眸,意味深长的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