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7章芳心颤,馥郁香
    施音哈哈一笑,揽着米雪儿的肩膀,一副过来人的语气,“老娘知道,老娘知道,这个不用你说。!

    男人嘛,都他妈一个德行,明明撒尿都要装马达了,还偏要说什么顶风尿三丈这种屁话!

    叶天虽然牛逼哄哄的,是一尊无敌的强者,但他也很众多男人一样。”

    “妈,注意形象,为老不尊,别让你的形象,在我心目受到无损。”

    米雪儿拿开施音的手,满脸绯红的劝告道。

    施音柳眉扬,正色道:“刚才老娘都跟你说了,这是闺房悄悄话,你干嘛这么认真啊。

    我跟老色鬼重出江湖后,你想见我一面,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你们要远走高飞啊?”米雪儿皱眉,疑惑的问。

    施音得意的扬着脸,哼了一声后,才气定神闲的道:“那是……江湖!

    切!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你是个俗尘的平凡女子而已。

    结远不远方孙恨所阳毫地所

    要不是当年没做好安全措施,我和老色鬼都不会要你这个拖油瓶。

    也不会因此而耽误了二十年,来去如风,白衣飘飘的潇洒岁月。”

    这种埋怨的话,米雪儿并不是第一次听施音说,但她也知道老娘也只是口头说说而已,心里面并不是这样想的。

    其实老娘这些年也很享受这些年的平静岁月。

    “去吧,我保证不会想你。”米雪儿苦笑道。

    施音无所谓的翻了个白眼,“老娘之前说,你长得这么美的原因,是因为你是老娘生的!

    敌科远不情结术所闹远学主

    老娘这么优秀的基因,你要是不美,那才有毛病呢。”

    米雪儿连连摇头,“不要脸,我跟叶天的事,你别管了!”

    结科地地情敌术陌月毫孙最

    “走了,有缘再见,无缘别见了。”施音朗声一笑,扭着水蛇腰,袅娜娉婷般向外走去,走出卧室外时,已是双眼通红。

    结科地地情敌术陌月毫孙最  在这时,耳边回荡着叶天的嘿嘿邪笑声。

    ……

    面对着叶天的步步紧逼,白凝冰不由得芳心乱颤,一阵忐忑不安,她知道叶天无愧于邪神之名。

    特别是这些天的接触,更是让她对叶天的邪恶手段,深为忌惮。

    美色当前,叶天又怎么可能坐怀不乱?

    “叶天,不可以的!”

    米雪儿满心慌乱,怯懦的眼神像受惊的小鹿似的。

    “为什么?”叶天邪魅的望着米雪儿,不依不饶的问。

    米雪儿定了定神,压下心头的慌乱,面红耳赤的小声回应道:“我……我还没准备好。”

    叶天身子前倾,双臂撑在白凝冰娇躯两侧的墙壁,不让白凝冰往两侧逃避,眼迸射出一道霸道张扬的光芒,“我现在要你!”

    口说着话,叶天的脸孔已经凑到白凝冰面前,鼻尖触碰着白凝冰的鼻尖,再次重复道:“我现在要你,你给不给?”

    “不给!”

    白凝冰长出一口气,渊渟岳峙般沉声回应道。

    “那我强!”叶天一副急不可耐的表情。

    感受到从叶天口喷吐到自己脸的阵阵强烈火热气息,白凝冰的脸色更加红了。

    白凝冰正色道:“不给!”

    “好吧,不给算了。”

    叶天深吸了一口从白凝冰身散发出来的馥郁香气,嘴唇一寸寸的向白凝冰的樱唇吻去。

    白凝冰一声嘤咛,娇躯轻颤,一丝妙的悸动前所未有的从心头升起。

    “若是这混蛋强行要我,我……我该怎么办?

    后仇不地独孙察接阳孙地远

    我要不要给他?

    要是给了他,以后我该怎么面对他,该怎么跟老妈交代啊?”

    白凝冰心潮起伏,念头百转千回,满心犹豫不决。

    随着叶天的嘴唇逐渐的向她樱唇靠近,整个办公室内的气温,似乎都在这一刻蹭蹭的往升,充斥着暧*昧消魂的氛围。

    白凝冰把心一横,索性豁出去了,下意识的缓缓闭眼睛,当被狗咬了一口。

    在这时,耳边回荡着叶天的嘿嘿邪笑声。

    孙科远远情结术由闹接羽科

    白凝冰心头一惊,条件反射般睁开眼眸,再次羞得面红耳赤!

    “你这么期待我能进一步的触碰你啊?”叶天邪恶的眼神,在这时候变得一片晴朗,一本正经的道,“我会不好意思的呀,我这么单纯的人,会被你带坏的呀。”

    白凝冰满腹怨气,攥紧拳头,一拳轻锤在叶天胸口,怒道:“你……你……”

    “你是不是想说,我为毛这么坏?”叶天眉开眼笑的问。

    孙地不仇酷后察陌闹吉阳帆

    白凝冰一跺脚,柳眉倒竖,沉声呵斥道:“我想说,我要打死你!”

    “我又不是禽兽,咋能对你用强?”叶天正色道,“我是个正人君子,不做那种小人行径。”

    “滚出去,别让我再见到你!”白凝冰一脚踢向叶天的两腿间。

    凌厉的腿风,抽得平静的空气发出尖锐刺耳的哔波声响,又狠又急。

    叶天一闪身,鬼魅般蹿出了办公室。

    ……

    “咔擦咔擦……”

    骨骼摩擦积压,甚至是变形的声音,不断地从白蛇体内传出,不绝于耳,极为怪异。

    敌仇地地方敌察战阳秘阳

    “嗷嗷嗷”的痛苦哀嚎,白蛇的身子正在剧烈的颤抖扭曲!

    而白蛟的双眼再一次被泪水模糊,早已泣不成声,心如刀割。

    “吼!!!”

    白蛇大张着嘴巴,一抹诡异的清光,在身翻滚流转,萦绕不息,低吼声,宛若惊雷般,从他口滚滚传出!

    艘不远仇独孙球接月指敌远

    “大哥……”

    白蛟撕心裂肺的哽咽道。

    话音未落,“轰隆”一声巨响!

    一条真正意义的白蛇,赫然出现在铁笼内。

    白蛇不断的增长,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眨眼间从拇指粗细的小白蛇成长为足球大小。

    “砰砰砰……”

    手臂粗的铁笼钢条,瞬间崩碎,寸寸皆断。

    而白蛇的身子脱离了铁笼的束缚,须臾间暴涨几十倍。

    一颗蛇头,足有火车头大小,一条半米长的猩红信子,像利剑般,从森森白牙间,倏然吞吐,伸缩如簧。

    结科不仇方艘恨战冷接诺通

    千丝万缕般,如墨似玉的璀璨光华,在身闪烁不息,明灭不定!

    拳头大小的蛇眼,血光炯炯,蛇眼宛若凝神着尸山血海,隐隐有累累白骨闪现,载沉载浮。

    蛇尾一拍地面,整条数十米长的蛇身,腾空而起,蹿向白蛟所在的铁笼。

    所到之处的空气,腥臭气,有如浓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