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1章乳香
    倾城大厦。手机端 br>

    秘书室。

    在苏心怡的再三追问下,叶天终于故作扭捏的说出了自己头痛症的根源:

    “我这头痛症,与其他人的头痛症不一样。

    我的头痛症,也只有你能治愈。

    因为你的第一次给了我,是我的女人,我们进行过深度的贴身交流。

    你我身都留存着彼此的气息。

    我只要能尽情的呼吸你的**,能暂时治愈头痛症。“

    听到叶天这番话,一开始苏心怡,只以为叶天又在胡说八道满嘴跑火车了,但见到叶天一反常态的严谨神色,也不由得相信了几分,同时也感到更加的满腹狐疑,“还有这样的操作?”

    “对啊!”叶天一拍大*腿,满脸兴奋之色,迫不及待的解释道,“大千世界,无不有,你不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快快快,给我吸一口你的**味。”

    苏心怡瞬间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此刻,她也无法断定叶天这番话是真是假。

    毕竟叶天的演技,那是属于,随时随地不分场合的戏精附体!

    “我有点不相信。”苏心怡苦笑道。

    叶天撇着嘴,声情并茂的回应道:“苏美人啊,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死在你面吧。

    我可是把小宝宝放进你身体里的男人啊。

    你不能这么无情无义!“

    看着叶天不断的拍着脑袋,满脸痛苦难当的表情,苏心怡的心,也一下子软了下来,或许这混蛋并没有演戏,是真的头痛也说不定……

    叶天拉着苏心怡的纤手,手指在苏心怡手背摩挲轻抚着,可怜兮兮的凝望着苏心怡,大有若是不给吸***会倒地身亡的架势。

    尽管两人早已发生过关系,肢体的接触更是不止一次,但吸***这种事,还是令得苏心怡感到一阵难为情,绝美精致的脸蛋再次浮现出片片醉人的绯红。

    口小声的说着话,苏心怡颤抖着手指,轻轻解开了自己外套的纽扣。

    叶天眼掠过一丝兴奋的目光,吞咽一口口水,飞速解开苏心怡衬衣的纽扣,然后露出里面蕾丝边的黑色维多利亚的秘密的罩罩。

    雪白柔*腻的云峦在罩罩的边缘处,悄悄挤出一抹动人的风光。

    苏心怡一声娇*呼,只觉得胸前一道凉意掠过,束缚在她两只兔子的罩罩,已经被叶天熟练的解开。

    孙仇地不酷结恨陌月鬼诺陌

    孙仇地不酷结恨陌月鬼诺陌  苏心怡瞬间懵了,脑子里一片空白。

    后远不远酷孙学所阳察接孤

    两只兔子顿时活蹦乱跳的在苏心怡胸前跳动起来。

    水滴状的外形,倒扣在晶莹如玉的肌肤,宛若世间最精美的艺术品,没有丝毫的下垂迹象。

    两点嫣红,像是娇*嫩鲜红的蓓*蕾,散发出能引动这个世所有男人心跳加速的魅力。

    “不许乱来哦。”苏心怡红着脸,声若蚊蚋的警告着,扭过头去,不好意思直面着此时的丑态。

    叶天连连点头,表示知道,深深呼出一口浊气,然后把脸孔凑到两座颤颤巍巍的云峦间,满脸陶醉的深吸了一口气。

    那一口**气,回荡在叶天唇齿口鼻间,历久弥新,经久不散。

    敌科不仇鬼孙球战月闹陌方

    由于苏心怡看不得叶天此时的情况,只是一个劲儿的追问道:“好了没,好了没……”

    叶天灼热的呼吸,不断的喷吐在苏心怡的胸前,令得苏心怡一颗芳心再次砰砰乱跳起来,体内的某种东西,也在这时候被撩*拨起来。

    但仅存的一丝理智告诉她,绝不能在秘书室里跟叶天那啥。

    昨天因为千面的突然出现,打断了自己和叶天的好事,而且还让自己感到非常的尴尬,今日,绝不能重蹈覆辙。

    后仇地不方孙察战闹故方艘

    后仇地不方孙察战闹故方艘  “我有点不相信。”苏心怡苦笑道。

    苏心怡紧紧地咬着牙关,下定决心,不论叶天怎样的撩*拨挑逗,自己一定要守住底线,不能向叶天张开双*腿。

    “快了,快了……”叶天颇为无奈的回应着苏心怡。

    此时的叶天,能非常明显的看到苏心怡的蓓*蕾,正在一点点睁开眼睛,云峦也开始浮现出一层粉*嫩的红晕……

    看到这一幕的叶天,不由得心神一荡,只觉得喉咙里仿佛燃烧着一团烈火,嘶声道:“苏美人,你好像也很需要我嘛。”

    “不需要,你赶紧吸,吸完我要穿衣服了。”苏心怡强忍住心头的荡漾,满脸通红的回应道。

    叶天“哦”了一声,能够用这种小小的恶作剧方式,呼吸到苏心怡的**,对于他来说,已是意外之喜了,他也不敢奢求太多。

    后仇地地方孙学所月羽远艘

    毕竟苏心怡在男女之事这方面,根本放不开。

    想要改变苏心怡的某些观念,只能一步一步的来。

    叶天相信,以自己的功力,把苏心怡调*教成这方面的高手,对自己言听计从,绝不是什么难事。

    叶天最后一口浊气吐出时,心旷神怡的道:“苏美人,谢谢你救了我一命。我现在好多了。”

    一听这话,苏心怡立刻飞快穿罩罩、衬衣和外套,再次把自己迷人美妙的身体,遮掩得严严实实的,你让任何一丝春*光泄露出来。

    敌不科远鬼孙球由闹羽球术

    “苏美人,你要是能抱抱我,我觉得我的头痛症,痊愈的速度会更快。”叶天拍拍脑袋,嬉皮笑脸的道。

    苏心怡嗔怒道:“你虽然长得丑,但你想得美啊,切,别得寸进尺啊。要是换做其他场合,做点更亲密的事,也不是不可以。

    但现在是在办公室里,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

    叶天一声长叹,摸着鼻子,嘴角边挂着邪邪的微笑,意味深长的打量着苏心怡,半晌后才开口道:”更亲密的事?你说的是什么事啊?”

    “明知故问!”苏心怡不悦的哼了一声。

    ……

    孙家。

    后花园。

    林帅恭恭敬敬的跪在后花园。

    直到半个小时后,孙昌硕脸带着心满意足的表情,手牵着一根铁链,铁链的另一端则系在姚云脖子的皮质项圈。

    孙远地不独孙球接月故敌接

    姚云依旧还是一*丝*不*挂的状态,两只成熟木瓜似的云峦倒挂在胸前,随着身子一步步向前爬行,而轻轻*颤抖着。

    林帅小心翼翼的抬头望去,看到姚云嘴角边还挂着一抹液体的痕迹。

    敌科地远酷孙学由冷孤故

    而林帅这时候,则愈发的,连大气也不敢出一口,见到孙昌硕的到来,吓得他浑身打颤,牙关咯咯作响。

    敌科地远酷孙学由冷孤故  叶天拉着苏心怡的纤手,手指在苏心怡手背摩挲轻抚着,可怜兮兮的凝望着苏心怡,大有若是不给吸***会倒地身亡的架势。

    “主人……“

    敌科远地方后球战冷接克封

    林帅战战兢兢的声音,才刚刚发出,被孙昌硕一巴掌打得飞出七八米远,重重的摔落在一处碎石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