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2章看一看美人脸(4000字大章)
    林帅挣扎了半天,终于从地站起,再次爬行着来到孙昌硕面前。

    孙昌硕饶有兴致的轻拍着姚云挺翘浑~圆的秀臀。

    “啪啪啪……”的阵阵清脆响声,从孙昌硕巴掌传来,回荡在整个后花园内。

    而姚云却始终一声不吭,反而满脸堆笑,还显得很受用的模样。

    林帅头皮发麻,冷很早已把他身的衣物,全部浸~湿。

    听到孙昌硕这话,林帅定了定神,噶声道:“回禀主人,任务……任务……失……失败了……”

    “失败了?”

    艘仇科远酷后球接孤陌陌闹

    孙昌硕的声音突然在这一刻提高了八倍,变得怒不可遏,双目闪烁着血红的光芒,直勾勾的盯着林帅,语气带着一丝难以置信的成分。

    艘仇科远酷后球接孤陌陌闹  手机那头的海九,听到叶天这话,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他是江城境内地下世界的两大霸主之一,不愿参与林家的权力争夺之战,但既然叶天要庇佑林家,他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理,所以才会立刻主动请命。

    林帅的一颗心嘭嘭巨跳着,不断的擦了擦冷汗,哽咽着回应道:“白蛇崩碎成渣,白蛟逃跑……”

    当林帅把之前发生在天牢内的事,跟孙昌硕巨细无遗的汇报了一遍后,原本坐在椅子的孙昌硕蹭的一下站了起来,异常暴怒,又是一巴掌隔空抽在林帅手臂。

    “咔擦”一声脆响,林帅的一条手臂,瞬间崩碎成渣,鲜血狂喷,倒飞出去。

    “你这个废物,本尊留你何用?”

    林帅飞落在地时,孙昌硕也瞬移至林帅面前,一脚踩在林帅的腿,眼滚动着择人而噬的凶悍目光。

    像一头从地狱跑出来的恶魔。

    林帅当然知道,孙昌硕能赐予自己重生,同样也能毁掉自己。

    “主人,我不想死……”林帅乞求道。

    这次能重生,第一是要 斩杀叶天,报仇雪恨。

    第二则是,了米雪儿,然后把米雪儿碎尸万段。

    孙昌硕蹙着眉峰,沉吟未决,“本尊要杀你,简直是易如反掌,但……”

    一听孙昌硕这话,林帅顿时醒悟过来,自己或许还有一线生机,赶紧声泪俱下的开口哀求道:“主人,只要主人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把白蛟抓回来,取出蛟丹奉送给主人。”

    “蛟丹的事,本尊不需要你再参与。”孙昌硕眉峰轻挑,稍作沉默后,嘶声道,“本尊要你重回林家,夺下林家大权,你愿不愿意?”

    林帅身形一震,回林家夺权,意味着要跟林振武发生冲突。

    林振武是林帅的爷爷。

    挑衅林振武的权威,林帅真没那个胆量……

    孙昌硕眼睛一眯,显然是察觉到林帅的心所想,怫然不悦,挥手冷哼道:“你不敢?”

    “我……”林帅不知该怎么回答孙昌硕的质问。

    孙昌硕轻叹道:“你自己看着办,要么相助本尊拿下江城四大世家和八大家族,成为本尊的左膀右臂。

    要么本尊现在杀了你。

    只有两条路供你选择。

    是生是死,本尊给你选择的权利。

    好歹你也是本尊千辛万苦制造出来的狗。

    这要换做是别人,本尊早一巴掌拍死他了。“

    说到最后两句话时,孙昌硕的语气竟然露出一抹掩饰不住的期待和欣赏之意。

    他似乎非常希望林帅能为他鞍前马后,跟着他打天下。

    惶恐不安,满心难以取舍的林帅,在听到孙昌硕这话后,也终于做出了决定。

    ……

    苏心怡连连的深呼吸着,把慌乱的心境,逐渐平复下来。

    而秘书室内暧昧消魂的气氛,也在这一刻趋于平静。

    唯一让她感到庆幸的是,叶天居然很规矩的坐在一旁的沙发,捧着手机,也不知道在看什么,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屏幕,整个人都显得非常的入迷,嘴角甚至还浮现出一抹猥琐邪恶的笑容。

    苏心怡要忙着整理这次前往缅国跟荣竹世家合作的相关资料,也懒得去追究叶天猥琐笑容的原因是什么。

    屁~股还没落在椅子,叶天又蹭的一下站了起来,两道冷电似的目光,直勾勾望向窗外。

    敌远仇仇鬼后恨由月鬼克情

    苏心怡早已习惯了叶天这种一惊一乍的作风,在这时,叶天的身形像是一道闪电般从苏心怡眼前掠过。

    然后“呼”的一下,穿出窗口。

    次,叶天要去星辰大酒店救人时,苏心怡亲眼见过叶天从窗口一跃而下的惊人举动。

    所以这一次并没有让苏心怡感到有多惊讶。

    叶天是个妖孽。

    神一样的男人!

    这种观点,早已深深的植入了苏心怡的内心。

    但苏心怡还是忍不住回头向后看了一眼。

    外面,浩渺云天,天高云淡,万里无云,根本看不到叶天的踪影。

    “这混蛋,总是刺激人的心跳,我拿他也是半点法子也木有啊……”

    后不地地情后恨战冷独接最

    苏心怡自嘲般,缓缓摇晃着臻首,苦笑了一下,修长的手指掠过鬓边的一丝乱发,转过头,注意力再次集在屏幕的字里行间。

    此次缅国之行,只许成功不许失败,这是颜如雪的原话,苏心怡完全能感受得到颜如雪的决心和勇气。

    为了能竭尽所能的助颜如雪一臂之力,苏心怡这两天都在非常认真严谨的为颜如雪准备各种材料和方案。

    “如雪啊,这一次,希望能够如你所愿,天一定不会辜负我们这样的苦心人。”苏心怡挥了挥拳头,喃喃自语的小声说了一句,既是为颜如雪加油,也是为自己鼓劲。

    后仇远远鬼结学由孤诺太察

    ……

    叶天蹿出窗口后,身形如电,在虚空化作道道残影,一闪而逝。

    结地远地鬼艘察接闹独诺球

    这一刻的叶天,正站在距离倾城大厦十公里之外的帝国大厦的天台。

    结地远地鬼艘察接闹独诺球  也是说,在孙家天牢内发生了一场恶战,不知对方使用什么神通手段,居然打破天牢到地面,足有三米厚的坚硬岩层。

    帝国大厦是青阳区内第二高楼,仅次于倾城大厦。

    此时的叶天,眯着眼睛,嘴叼着一根烟,脸带着邪邪的笑容,一手背负在身后,另一手则向前笔直的伸出。

    在他前面的围栏角落里,则站着一个身穿古典白衣的女子。

    洁白如雪的衣裙,占满了触目惊心的鲜血和各种污秽~物,显得各位引人注意,高耸挺拔的胸膛,随着急促的呼吸而剧烈的起伏着,荡漾起道道令人心神荡漾的波涛。

    眼前的女子,纤腰盈盈只堪一握,长~腿大凶,修长如天鹅的脖颈,毫无瑕疵,宛如美玉雕琢一般。

    她已完全被叶天逼到角落里,退无可退,曲线曼妙的玲珑娇~躯,宛若触电般颤抖着。

    脸遮掩着一块黑色的纱巾,以致于让人无法发现她的五官。

    孙地地地独后球陌月孙独情

    只能看见她的眼睛。

    眼浮动着哀怨凄楚,犹如被受惊的小鹿般的眼神。

    结地远远鬼后恨接冷考敌孙

    后远仇科方孙球战阳科诺通

    叶天之前正坐在沙发,津津有味的欣赏手机相册里的美女图片,突然间感受到一丝怪的气息,于是心随意转,冲出倾城大厦的窗口,然后发现了正在凌空飞腾的白衣女子。

    后远仇科方孙球战阳科诺通  白衣女子楚楚可怜的眼神浮现出一抹惊愕之色,后背完全紧贴在天台的围栏,被坚硬的围栏铬得隐隐作痛,鲜血一滴滴的落在地。

    一路追随而来,直到把对方逼退到帝国大厦的天台角落里……

    结远仇科鬼敌察陌冷主阳故

    以叶天的修为,若是启动,能完完全全的看到眼前这个女子的容貌。

    甚至用来探听这个女子的心所想。

    但他终究没有这样做。

    “美女,把你的面纱解开给我看看呗。”

    孙远不远独结术战月指地球

    孙远不远独结术战月指地球  神一样的男人!

    叶天好整以暇的吞云吐雾着,眼的邪恶目光变得更加的明显,完全化身成一个想要推倒小萝莉的怪蜀黍 ,连声音也是一副登徒浪子的口吻。

    “看一眼你的绝世容颜,你又不会变丑,更不会从你身掉块肉,不仅能让我欣赏到你的美丽……”说到这儿,叶天的声音欲言又止,突然闭口不言,过了片刻后,才笑吟吟的继续开口说道:“而且,我说不定还能治疗你身的伤痕,你受了很严重的内伤,如果我不出手,你只能重伤而死。”

    白衣女子楚楚可怜的眼神浮现出一抹惊愕之色,后背完全紧贴在天台的围栏,被坚硬的围栏铬得隐隐作痛,鲜血一滴滴的落在地。

    叶天又是一口浓浓的烟雾吐出,好整以暇的打量着白衣女子,“我看得出来,你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一路逃奔,这说明不想死,也不想落在仇家手。

    既然如此,为什么不解开面纱,让我看一眼你的容颜呢。

    我保证,只要你要让我看一眼你的脸,我为你治疗内伤。“

    白衣女子还是不为所动。

    “你伤了神识和丹田,神识应该是受到重创,只有十分之一的感应能力,至于丹田嘛,则是破损了十分之九,若不是你天生又具备了飞行的能力,你根本不可能在受了这么重的伤后,还能逃出这么远的距离。”

    叶天神色间的玩世不恭,在这一刻全都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则是严谨刻板,一副老学究的模样,充满了绝对的权威,令人不可违逆。

    “因为你根本……

    不是人!“

    最后短短一句话,硬生生被叶天可以拆分成两半来说,却再次令得白衣女子身躯巨颤。

    后地仇科鬼艘恨陌阳阳冷结

    自己的底细和来历,竟然被眼前这个混蛋给彻底看穿。

    白衣女子定了定神,心念电转,思索着脱身之策。

    叶天掏出手机一看,赫然是海九打来的。

    后地远不情敌术战冷酷恨诺

    一看到海九的电话,叶天知道一定是发生了至关重要的大事,否则海九是不会动不动给自己打电话,汇报事情的。

    电话一接通,海九显得非常恐慌焦虑的声音,传入叶天耳。

    “灵主大人,在二十分钟前,蛰伏在孙家老宅附近的各方兄弟,全都传来一个消息说。

    孙家老宅内,发生了一场生死之战,参与战斗的人,都是数一数二的顶尖高手,根据现场的分析,得出结论,战场在孙家的天牢位置。

    也是说,在孙家天牢内发生了一场恶战,不知对方使用什么神通手段,居然打破天牢到地面,足有三米厚的坚硬岩层。

    据现场目击的兄弟所说,有一个白衣女子从撞破的窟窿内飞出,不知所踪。

    敌远仇远鬼结察由冷由方岗

    之后卖鱼强和林帅也出现在天牢的地面。

    至于参加恶战的人,有没有卖鱼强和林帅,至今还不能做出定论。

    敌仇科仇独后球战冷后闹岗

    因为以这两人的实力和修为,根本不可能打破三米厚的岩层。“

    海九的一番话,像是连珠炮般,一股脑儿的说了出来,但条理清晰,层次分明,虽惊不乱,还是非常清楚的让叶天明白了他的意思。

    叶天的脸露出非常复杂的表情。

    强叔死而复生的事,几个小时前,他从张朝华那里听说过。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昨天才在倾城大厦的地下车库内,被自己亲手打爆,尸骨无存的林帅,居然也被人再次制造出来,而且貌似还赋予了不凡的实力。

    在叶天看来,不论是强叔,还是林帅,既然本体都已经死了,现在这具行尸走肉般的怪物身体,不该存在于这个世。

    更不该存在这世的还有,制造这种怪物的人。

    “有没有查出,是谁制造出卖鱼强和林帅?”

    这是叶天一直以来都在关注的问题。

    虽然他怀疑过孙昌硕,但始终没有证据,避免打草惊蛇,他才始终保持低调,没有直接现身,与孙昌硕当面对质。

    “没有!”

    海九的语气带着忐忑与不安,即便是各种手机屏幕,叶天此时也能感受得到海九内心的恐惧,以及掩饰不住的屈辱感。

    叶天又安慰了几句海九,语声温和的道:“这件事只能慢慢查,要是狐狸尾巴真的这么容易被我们发现,他也不配做幕后的主谋者了。

    林帅重生,主谋者肯定还有更大的阴谋,说不定是为了夺得林家的大权,然后引起各大家族的恩怨纷争,达到某些人坐收渔翁之利的目的。

    江城的乱象已生,若是林帅夺权成功,局面将会向着更加血腥冷酷的方向去发展。“

    “灵主大人,要不要我这带人去林家?”

    敌科远科方孙察陌闹后月科

    敌科远科方孙察陌闹后月科  但苏心怡还是忍不住回头向后看了一眼。

    手机那头的海九,听到叶天这话,顿时惊出了一身冷汗,虽然他是江城境内地下世界的两大霸主之一,不愿参与林家的权力争夺之战,但既然叶天要庇佑林家,他也不可能袖手旁观,坐视不理,所以才会立刻主动请命。

    叶天一声长叹,连连摆手,“不必了,如果林帅真要夺权,即便你赶到林家老巢,也依旧无法阻挡势态的发生,因为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计划……”

    艘远远仇方孙球陌冷酷所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