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胜者为王,败者暖床
    “不要!”

    在白衣女子的尖叫声,叶天一把扯下对方遮掩在脸的纱巾。

    一张倾城绝俗的俏*脸,霎时闯入叶天的视野。

    只是这张脸,满是苍白色,豆大的汗珠,布满整张脸颊。

    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眸,此时也滚动着无尽的恐慌和诧异。

    “是你?”

    在看到这张俏*脸的瞬间,叶天也是一愣,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寒颤。

    眼前这人居然是……

    白蛟。

    叶天蹙着眉峰,轻拍着脑袋,突然恍然大悟,“啊,其实我早该想起的,因为早,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察到你和白蛇的行走的姿势,与普通人有些不一样。

    当时我并没有追究,现在看来,你叫白蛟,你的大哥名叫白蛇,你们两个人应该不是人类,而是……

    艘远科科鬼孙察战冷阳情科

    蛇类。

    确切的说,你们是传说的……龙族!“

    敌科科地情艘学由月秘陌敌

    白氏兄妹的名字,叶天也是从白凝冰那里听到的。

    白蛟双手搀扶着天台的围栏,这才没让自己的身子瘫软在地。

    当她从天牢的铁笼醒来时,她认定是叶天为了斩草除根,才派人抓捕自己和大哥,想要把自己兄妹二人杀掉,这样才能一劳永逸的跟白凝冰呆在一起……

    白蛟逃出孙家的天牢后,慌不择路,一心只想逃出江城这个是非之地,返回十万大山,但途经倾城大厦时,她也没想到自己身散发出的气息,居然会引起叶天的察觉。

    她更没想到的是,叶天在倾城大厦内。

    后来被叶天一路追踪,来到帝国大厦的天台时,她已经没有半点逃跑的力气了。

    当叶天跟海九通话时,她曾想过无数办法脱身,但最终都被她否决了……

    “你已经杀了我大哥,我也不拍死,你要杀杀吧。”

    白蛟扬起一张决绝的脸,心死志萌生,先前的慌乱神色,也在这一刻烟消云散般不见半点踪影,一副大义凛然,慷慨义的模样。

    叶天却是眉头轻蹙,一手托着下巴,嘴角挂着邪恶的笑容,另一手则捏着白蛟渐渐的下颌,手指在白蛟的下颌轻轻摩挲着,像是把*玩着世最精美的艺术品 般。&ot;谁说我要杀你,我要救你还来不及呢。“

    白蛟既然能从孙家天牢内逃出来,叶天正要从白蛟口获取到一些关于孙家的事,他怎么可能会对白蛟动手?

    “你说在我面前巧言令色,不论你说什么,我都是不会相信你的。”白蛟银牙暗咬,光洁圆润的额头,青筋毕露,沉声呵斥道。“你这种卑鄙小人,心口不一,我身为女人,我都看不起你。”

    听到白蛟毫不留情的几句数落,叶天顿时满脸黑线,他不知道白蛟为什么会对自己有这么大的成见。

    自己不是急生智,向白蛟索要了十万元的赔偿费吗?

    打坏了东西,肯定是要赔钱的呀。

    这没毛病啊!

    “你说我是卑鄙小人,我真的愧不敢当。”叶天眉开眼笑的道,“即便你给我造谣生事,往我身泼脏水,我也绝不会把十万元钱退还给你的。凡是进入口袋的钱,不可能再掏出去。”

    白蛟跺脚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也懒得跟你说。反正,你要么杀了我,要么放了我。”

    “大姐,你脑子坏掉了吧,胡搅蛮缠,落在我手,你还想跟我提条件。”叶天捏着白蛟下颌的手指,微微用力,疼得白蛟痛呼出声,冷笑道,“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胜者为王,败者暖床,你是我的手下败将,我没叫你给我暖床,你应该烧高香了,还大言不惭的说什么要我放了你?”

    “你……”白蛟为之语塞。

    跟叶天这种人斗嘴,十个白蛟都不是叶天的对手。

    叶天松开捏着白蛟下颌的手指,眸子掠过一丝邪魅的光芒,“我不杀你,也不放你,我要把你身的伤治好。”

    “你心里变*态吧……“

    白蛟鄙视的眼神瞪着叶天,口的话还么说完,被叶天”啪“的一巴掌,又重又响的抽打在挺翘的秀臀。

    “你是个大变*态,杀了我哥哥,明明心里也想杀我,却口口声声说想要救治我,你把我治好后,又杀了我,你不是变*态是什么。”从左边臀*瓣传来的一阵丝丝缕缕的火辣剧痛,令得白蛟眼角滚动着泪花,厉声训斥道。

    叶天嘴叼着烟,偏着脑袋,笑问道:“你骂够了吗?”

    “……”白蛟一阵无语。

    结不不不酷艘察由冷故秘毫

    紧接着,“啪啪啪……”一连三下,再次又重又响的从白蛟右边臀*瓣传来。

    叶天冷声道:“你骂了我三次变*态,我打你屁屁三下,你要再敢骂我,我不介意打烂你的屁屁,虽然你是个千娇百媚的女人,但对于敌人,我向来是从不心慈手软的。”

    听着叶天寒冷入骨的声音,白蛟条件反射般轻轻*颤抖起来,身最细密的部位,还是第一次被人用这种方式拍打,哪怕她体内流动着龙族的血脉,也依旧感到满心羞涩,非常的难为情。

    叶天向着白蛟踏前一步,身子一矮,肩头顶在白蛟胸前,一手勾着白蛟的纤腰,一把将白蛟扛在肩头,像是打家劫舍的土匪强抢良家妇女般,充斥着霸道狂放的作风,向前走去。

    这猝不及防的变化,令得白蛟一颗心都悬到了嗓子眼儿,砰砰的乱跳起来。

    这是一栋大厦的天台,人迹罕至,在白蛟看来,这样的环境无疑是给叶天提供了作案的有力条件。

    白蛟不假思索的认为以叶天这种邪恶作风的人,肯定是要趁着这个机会,对自己实施非礼……

    想到这儿,白蛟拼命的在叶天肩头挣扎着,想要挣脱出叶天的束缚。

    “你这是自找苦吃。”叶天口冷哼着,挥起手掌,又是“啪啪啪”几巴掌,重重的拍在白蛟的翘*臀。

    虽然隔着薄薄的纱裙,但叶天的手掌还是能非常清晰的感觉得到,白蛟美丽翘*臀的惊人*弹*性,以及妙不可言的柔软触感,每一巴掌落下,像拍在果冻似的。

    显然是因为白蛟有着常年修炼武道的经历,她的秀臀,绵*软却又不失弹*性,手*感极佳,令得叶天爱不释手。

    那阵阵清脆的啪啪声,却令得叶天忍不住心神一荡,一股邪火在心底,横冲直撞起来,叶天深吸一口气,还是忍住了与生俱来的躁动,让自己的心境平和下来。

    伴随着阵阵击臀声响起的,还有从白蛟樱桃芳唇传出的阵阵娇呼声,令人心跳加速,热血沸腾。

    在叶天暴力胁迫下,白蛟终于平静下来,不敢再挣扎。

    她很清楚,自己面对的邪神,骨子里是个恶魔。

    叶天说打烂自己的屁股,绝对能说到做到。

    即便是师傅提起邪神的名号,也得敬畏三分。

    白蛟满心恐惧,犹豫不决,要是今日幕天席地,在大厦的天台被叶天的破了身,那……

    那自己以后还怎么做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