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6章大长腿(1更)
    此时的白蛟也慌了。手机端 br>

    敌远不仇鬼艘球陌阳接吉敌

    而叶天那不要脸无下限的声音,又再次传入她的耳。

    “你再敢乱动,我把你给地正法了。”

    叶天大步流星的扛着白蛟走到天台的正*央位置,然后把白蛟从肩头放下。

    强行让白蛟趴在自己的膝盖。

    刚才被叶天打了屁屁后,早已把白蛟的骄傲和自尊,全都打没了。

    她只能豁出去了,任由叶天处置。

    正当白蛟感到疑惑不解之际,“哧啦”一声,白蛟只觉得屁屁一凉,下意识的发出一声惊呼。

    她下*半*身的纱裙已经被叶天撕扯开,紧接着叶天又解开她包裹在挺翘*臀*瓣间的粉色小裤。

    白蛟再次发出一声娇*呼。

    “不许乱叫!”

    敌不仇远鬼敌恨战阳毫克秘

    叶天沉声呵斥道。

    看着眼前如玉生香般娇艳动人的翘*臀,唯美得宛若世间最佳的风景线,丰*隆*起伏,浑*圆结实,美丽的弧度,像是精心打磨雕琢出来的工艺品,美不胜收。

    白*皙如玉的莹润肌肤,微微泛起柔和的光泽,几乎看不到任何毛孔的肌肤,细腻柔和,等的绸缎,手*感还要好。刚才被叶天怕打了几下,凝脂白*嫩的肤色间,还点缀偏偏醉人的绯色。

    在臀*瓣间则是一条浅浅的沟。

    孙远地仇独结术接阳孤主岗

    孙远地仇独结术接阳孤主岗  裤子都被人给趴下了,即便是傻*子也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白蛟是因为无话可说,才会问出这种毫无意义的话。

    因为情绪紧张的缘故,此时白蛟的身躯正在微微颤抖,翘*臀也在轻*颤着,甚至出现了细微可见的一层鸡皮疙瘩。

    白蛟的眼角挂着泪花,颤声道:”你……你……你想干嘛?“

    裤子都被人给趴下了,即便是傻*子也知道即将发生什么事,白蛟是因为无话可说,才会问出这种毫无意义的话。

    叶天嘿嘿一笑,一根手指往白蛟的翘*臀轻轻向下一摁。

    敌仇科不情敌学所月闹远显

    一种惊人的弹*性与柔软,瞬间凝聚萦绕在叶天手指间。

    叶天手微微用力,手指周围的臀*肉,立刻缓缓的向凸起,在手指下形成一个凹陷,宛若水面的漩涡,手指在凹陷之处,或轻或重的研磨着。

    “你都光着屁屁了,你觉得我该做点什么?”叶天意味深长的反问道。

    白蛟满脸通红之色,被人打屁屁,这是她人生的第一次。

    被人怕了裤子,看光屁屁的风光,也还是第一次。

    即便是白蛟这种刚烈的性子,此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叶天的话。

    沉吟片刻后才嘶声道:“你要是敢对我……对我……对我那样,我……我……我恨你一辈子。”

    跟叶天武斗,肯定是斗不过叶天的。

    结远仇地酷结察战月孙术地

    这点自知之明,白蛟还是有的。

    所以她只能恨叶天一辈子。

    “对你哪样啊?”叶天故作不解的追问道。

    手指间的研磨力度和速度,都在缓缓加大。

    叶天无声地一笑,另一只手的食指,则落在白蛟的另一边臀*瓣。

    一开始只是手指研磨摩挲的白蛟的臀*瓣,随着时间的推移,叶天的一双手掌都毫无障碍的轻抚着白蛟的翘*臀,手低着神的力量,时轻时重的抓*捏*揉搓*着。

    白蛟的整个臀*瓣都泛起了红色的粉晕,口传来阵阵压制掩饰不住的浅吟低唱声。

    现在的白蛟,因为是趴在叶天膝盖,她无法回头观看身后的情况。

    她若是能回头的话,会发现,叶天的双掌流动着一层灼灼的金光,与高悬在天的烈日,遥相辉映。

    周围数十米之内的阳光,像是受到感应般,纷纷汇聚到叶天的双掌,然后又随着手掌的动作,一点点渗入白蛟的翘*臀内。

    白蛟只能感觉得到自己臀*瓣火辣辣的剧痛,正在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则是阵阵温热,像是沐浴在冬日暖阳下的那种温热,舒服得全身每个细胞都忍不住要欢呼雀跃起来。

    连白蛟都记不清究竟过了多长时间,又是一阵”啪啪啪“的清脆击臀声,从自己的翘*臀传来。

    这一刻,她惊讶的发现自己受损的丹田,已经恢复了百分之九十五,神识的感应能力几乎已经完全复原。

    用这样恶俗的方式,居然能够疗伤!

    白蛟满心疑惑,又羞又怒,又惊又喜。

    “啪!”

    这一次击臀声,叶天加重了手的力道,直接打的白蛟身子一颤,娇*呼出声。

    与此同时,先前凝聚在白蛟小腹处某种欲念,也在这一刻宣泄*出体外。

    “哦哦……”白蛟五官扭曲,让人无法得知她是痛苦,还是兴奋,娇*躯痉*挛着。

    下一秒,叶天非常无语的道:“你干嘛弄*湿我的鞋子?”

    白蛟的内伤,伴随着宣泄*出的某种欲念,瞬间复原,恢复如初。

    “对……对不起……”白蛟当然知道叶天这话的意思,红着俏*脸,支支吾吾的表示歉意。

    她的那里已经花溪潺*潺,泛滥成灾了。

    叶天长出一口气,抬起挤压在白蛟臀*瓣的双掌,很自信的道:“从现在开始,即便你想死,都死不了。”

    白蛟赶紧从叶天膝盖站起身,低垂着脸,羞答答的小声说:“把我……把我的……内……裤,还给我……”

    现在的白蛟,整个下*半*身完全暴露在空气。

    修长笔直的双*腿,晶莹圆润,没有一丝多余的赘肉,线条感极佳,纤柔绝美,有着成为腿模的潜质,不论是肤色,还是形体,都是之选。

    尽管如此,但与苏心怡那样的名器相,还是略输一筹。

    叶天眨巴着眼睛,扫了一眼白蛟的大长*腿,“不好意思哈,你的内*裤,刚才被我扔掉了。”

    白蛟游目四顾,在天台搜索着自己内*裤的踪影,却什么也没发现。

    “肯定是你藏起来了,你这个变……猥琐的混蛋……“白蛟冷哼一声,本来想说”变*态“,但又想到之前因为说叶天是”变*态“,被叶天打屁屁的糗事,话到嘴边,她又赶紧改口为猥琐。

    白蛟当然不相信自己的内*裤被叶天扔了。

    “这世有好多猥琐男,喜欢收集女性的贴身衣物,真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白蛟气呼呼的又补充了一句。

    艘不远不独孙学由冷独主

    艘地不地独后球所闹考通

    叶天邪邪一笑,闪电般蹿到白蛟面前,一挥手,又是“啪”的一巴掌,打在白蛟的翘*臀,不怀好意的邪笑道:“你想不到的事,还多着呢?”

    口说着话,叶天另一手勾着白蛟的纤腰,向着自己怀拉扯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