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温香软玉,动人娇躯
    一辆风驰电掣的阿斯顿马丁,行驶在林家视力范围内的盘山公路。  br>

    车内。

    林帅胸前的衣服完全被鲜血染红。

    脸色苍白如纸,没有半点血色。

    浑身都在颤抖着,阵阵困兽般的低沉咆哮声,不断的从口传出。

    在林振武钻石级境界的碾压下,即便林帅是体质变*态的非人类怪物,也身受重伤。

    尽管受伤,但林帅还是感到非常兴奋。

    重返林家抢夺龙象玉佩,要跟林振武正面发生冲突,他根本没想过能打败林振武,顺利夺取龙象玉佩。

    现在,他手握着龙象玉佩,一颗始终悬到嗓子眼儿的心,也终于落了地。

    若是不能得到龙象玉佩,面见孙昌硕时,以孙昌硕对自己的容忍限度,孙昌硕绝对会毫不犹豫的杀了自己……

    “哈哈哈……”

    疯狂得意的笑声,回荡在车内。

    当车子行驶到山下时,林帅身的伤势,已经自我修复完毕,恢复如初。

    后远远仇方后球接月地通由

    而此时的林家。

    众人脸都是一片黯然之色,愁云密布。

    脸色最难看的还是林振武。

    林振武的伤势也恢复了七七八八,“噗通”一声,跪倒在满地废墟的院子里,失声痛哭,老泪纵横。

    敌科科远情后恨陌冷情星球

    “咚咚咚……”

    一个接一个的响头,重重的嗑在地,掷地有声。

    “不肖子孙林振武,愧对林家列祖列宗,没能守住龙象玉佩,反倒被林帅那畜生抢了去,各位列祖列宗在,只要能夺回龙象玉佩,我愿以死谢罪……”

    林振武一跪倒,林家众人纷纷跪倒在地。

    跪在林振武身后的林良天和林良义兄弟二人都是一脸死灰,眼泛起绝望的目光。

    林良天连连磕着响头,声泪俱下的道:”废物子孙林良天对不起祖先,林帅是我儿,他成了林家的叛徒,我难辞其咎……“

    话音未落,林良天掏出手的刀子,往脖子一抹,顿时鲜血狂喷,扑通倒地。

    “二哥,二哥……”一旁的林良义大惊失色,撕心裂肺的呼喊着林良天。

    敌地远地鬼孙球由月所接主

    敌地远地鬼孙球由月所接主  在林振武钻石级境界的碾压下,即便林帅是体质变*态的非人类怪物,也身受重伤。

    而林良天已是气若游丝,她的脸在这一刻反而流动着一抹解脱的释然表情,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嘶声道:“别难过,这是我应得的罪行。

    小帅是我儿,他犯下大错,养不教父之过,我作为他的父亲,应该承担这样的惩罚,每个人都要为自己的犯下的错赎罪……”

    一句话还没说话,林良天已是气绝身亡。

    林振武身形一颤,虽然他一向对林良天非常严厉,但林良天毕竟也是他的亲生儿子,眼看着林良天死在自己眼前,林振武还是感到一阵难过。

    林良天一死,林家众人失声痛哭。

    此时同时,正猛踩油门前往孙家,向孙昌硕复明的林帅,突然觉得心头像是被人狠狠的扎了一刀。

    “他*妈*的,我怎么会有这种怪异的感觉?”

    林帅疯狂的神色间,掠过一抹疑惑,喃喃自语道。

    成功夺得林家的龙象玉佩,林帅也担心叶天会在半道杀出,拦截住自己的去路。

    叶天成为林家最大的仰仗,这事孙昌硕之前跟他说过。

    即便如今的林帅,早已脱胎换骨,时时刻刻想要找叶天报仇雪恨,但他骨子里还是对叶天有着深深的恐惧。

    “叶天……叶天……我杀你的时机未到,暂且先让你再蹦跶几天,你我之前迟早会有一战……”

    一想到叶天,林帅掌控方向盘的手指,都在因为愤怒和仇怨,而微微颤抖起来。

    ……

    叶天粗暴的把白蛟拉扯到自己怀,语气带着不容置疑的成分,沉声问道:”把你在孙家经历的一切告诉我。“

    “凭什么?”白蛟仰头望着叶天,冷声回应道,“这一切不都是在你的授意下发生的吗?”

    叶天神色一愣,紧贴在白蛟后背的手掌微微用力,又将白蛟的身子往自己的怀靠近几分。

    顿时,白蛟那温香*软玉般的动人身躯,紧密无缺的挤压在叶天胸前。

    后科地仇酷艘术战阳仇酷封

    特别是胸前那一双很有料的云峦,更是被硬生生挤压得变了形,以至于即便隔着两人身的衣物,叶天也能真切的感受得到,从两座云峦间传来的温软滑腻触感。

    因为还有重要事情,要向白蛟询问,所以此时的叶天虽然心神荡漾,但还是尽量克制自己的欲念,没有对白蛟做出更加过分的举动。

    “你什么意思?”叶天凑到白蛟面前,脸带着一抹怒色。

    面对叶天的威胁,白蛟似乎一点也不放在心,依旧昂首挺胸,直面向叶天,“你为了跟白大小姐长相厮守,表面答应放我兄妹离开,暗指派爪牙抓捕我和我大哥……”

    当白蛟把自己在孙家天牢内醒来时,对叶天的那一番推测,此时再次对叶天重复了一遍之后,叶天整个人都抓狂了。

    满脸黑线的瞪着白蛟,一副有气无力的模样,“白蛟,我真没想到,你对我成见这么深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这个。操,我堂堂邪神,虽然行*事作风嚣张邪恶,但还不屑于做那种绑架的人龌龊之事。

    结科科科酷结恨接月察技所

    我要杀你,可以有无数种方法,真的没有必要把你抓回天牢,这无疑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的无聊举动。“

    尽管不是叶天第一次被人误会,但这次误会还是令得叶天十分无语,苦闷的望着白家,嘶声道,“我严正声明,这件事绝不是我做的,抓捕你的人,而是另有其人。”

    “真的?”

    从叶天的神色和语气,她隐隐觉得自己或许真的误会叶天了,是自己先入为主,把叶天当成了头号敌人,但白蛟毕竟也是要脸面的人,当着叶天的面,也不肯承认自己的失误……

    叶天冷哼道:“我邪神一生做事,何须向人解释?我能为你解释这么多,你应该深感荣幸。你信或者不信,这是事实。”

    白蛟心神一颤,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把你的遭遇告诉我……”叶天再次重复着之前的话题,冷声道,“不然的话,我对你不客气!”

    口说着话,叶天的另一只手又在白蛟的翘*臀抓了一把,再次感受着白蛟柔软翘*臀的无尽魅力。

    白蛟娇*呼一声,满脸绯红,声若蚊蚋,小声道:“能不能先让我……让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