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9章一头撞死,在你胸间
    “即便你不说话,我也知道你想说什么。 ”

    叶天潇洒的打了个响指,睿智冷静的眼眸散发出洞穿世事的练达稳重。

    这一刻的叶天,似乎又变成了另外一种气质,洒脱的一笑,”你千万不要用这种小透明的眼神,打量着我,我你想象复杂多了。

    你不是想留在冰美人身边,顺便趁机调查我的底细吗?“

    叶天这话,正是白断魂之前对白蛟说的。

    此时听到叶天这么一说,白蛟绝美俏*脸的尴尬之色,愈发的明显。

    转念一想,顿时醒悟过来,不是叶天神机妙算,能洞察于先,而是叶天刚才偷听了自己跟白断魂的通话声音。

    “那又如何,这是我跟白大小姐之间的事,与你无关。“白蛟振振有词的辩解道,”我奉命调查白大小姐未来夫婿的底细,这种事,在京城是很常见的。

    你这么在意,只能说明你,少见多怪。“

    叶天无语的打量着白蛟。

    “不用你调查了,你转告白断魂,告诉他,我是当年的邪神,如假包换。”叶天无奈的苦笑道。

    白蛟却是前一步,斩钉截铁的回应道:“我不能违背东家的嘱托,当年是他带领我和大哥离开十万大山,进入红尘历练,我绝不能做对不起他的事。”

    “我真想一头撞死在你的胸。”叶天十分抓狂的长叹一声,“这么点屁事,也算是对不起白断魂?我又没叫你背叛白断魂,做我的小老婆,什么叫对不起他?我勒个去哦。”

    白蛟依旧不为所动,还是坚持己见,反而开始跟叶天讲道理,”你有你的原则,我有我的道义,请你不要干涉我选择的权利……“

    不等白蛟的话说完,叶天身形一闪,窜向天外的虚空,眨眼间不见了踪影。

    白蛟很不甘心的跺了跺脚。

    天台,午后的风很大,吹拂得一声白衫猎猎作响,由于下面是真空的,这令得她感到丝丝凉意,下意识的并拢双*腿。

    脑海很不自然的浮现出,体内的东西落在叶天鞋子的窘迫画面……

    “真会羞死人的,呜呜呜……”

    白蛟捂着发烧的脸颊,发出小女孩似的嘤嘤啜泣声响。

    直到现在,她的花溪间,还依旧残存着某种东西的痕迹,让她觉得很不舒服。

    “可是,这混蛋却偷走了我的内*裤,他一定是用我的内*裤,去干那种不好的事,我听人说,男人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只要跟女人接近,是为了做那种事……“

    白蛟小声的喃喃自语着,突然觉得口袋里鼓鼓囊囊的,像是装着什么东西。

    她小心翼翼的把手放入口袋一阵摸索,赫然发现,里面居然装着自己的内*裤。

    敌远远远情敌学陌孤秘不陌

    “这混蛋,什么时候把我的内*裤放在口袋里,我怎么不知道?”白蛟又羞又怒,脸写满了大大的问号。

    原来自己一直耿耿于怀的内*裤,居然在自己的口袋里,自己反而误会了叶天。

    结仇地地方艘球由月战由技

    虽然此时的天台空空荡荡的,除了白蛟之外,再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但白蛟还是拉不开脸面,在这里换内*裤。

    孙科地科方孙恨战冷显后

    想了想,打定主意,决定去找白凝冰。

    孙科地科方孙恨战冷显后  叶天潇洒的打了个响指,睿智冷静的眼眸散发出洞穿世事的练达稳重。

    ……

    林帅兴高采烈的带着林家的龙象玉佩,来到孙家老宅,面见孙昌硕。

    孙昌硕把*玩着手青翠欲滴的龙象玉佩,眼露出难得一见的欢喜之色。

    “主人,我有个想法……”双膝并拢,跪在地的林帅,趁着孙昌硕心情还不错的此时,欲言又止的小声开口道。

    孙昌硕翻了个白眼,冷冷的吐出一个字,”说!“

    “主人,您要是不嫌弃的话,我想做主人最亲密的狗。“

    林帅眼带着无尽的期待之色,当他之前来到后花园,听到从远处的卧室传来姚云的阵阵吟哦声时,他做出了这个决定,这话说出口后,担心孙昌硕误会了自己的意思,又战战兢兢的补充了一句,“像姚云的那样的狗,任由主人操控,供主人玩耍戏弄。”

    听到林帅这番话的孙昌硕,五指收拢,缓缓握紧手的龙象玉佩,眼泛起瘆人的寒光,直勾勾的盯着满脸堆笑的林帅,即便林帅没有补充最后一句话,孙昌硕当然也听得懂林帅的意思。

    “狗三,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孙昌硕挥了挥手,语气平淡,波澜不惊的回应道。

    而他的脑海却是条件反射般想起,前些天在二监囚室内遭到非人待遇的每个画面。

    结仇远远独结球由阳不陌月

    每一个细节,每一个囚犯,每一个疯狂的笑声,每一个动作,每一种感受……

    都在这一刻,一股脑儿的在孙昌硕的脑海回荡起来。

    听到孙昌硕的回应,林帅下意识的觉得孙昌硕同意了自己的主张,还没等他把刚才的话再次重复说出口时,“啊啊啊……”的悲鸣声,从孙昌硕喉咙深处传出。

    孙昌硕整个人都在这一刻变得疯狂,张牙舞爪,像是饥饿的野兽般,双眸闪动着血腥的光芒,双臂挥舞,周身萦绕着哔啵作响的蓝色霹雳火光。

    一下子从椅子长身而起,满是兽性的眼神锁定在林帅身。

    还没说完的话,林帅在见到这一幕时,也不敢再继续往下说,只是颤颤巍巍的仰望着高高在 犹如君王般的孙昌硕。

    悲呼声、惨叫声、尖叫声、哀求声……

    各种代表着绝望恐惧无助等负面情绪的声音,混合在一起,从孙昌硕口发出。

    修长的身子,剧烈的颤抖着,牙关格格打战,满脸痛苦哀怨的表情,仿佛陷入了永世沉沦的梦魇,再也无法醒来,整个人状若疯虎。

    几分钟后,反常的举动,才逐渐恢复正常,平静下来。

    五指冲着十步之外跪在地的林帅头顶,隔空虚抓而下 。

    “嗤嗤嗤……”

    孙昌硕的五指,硬生生把空气挤爆,破空声响,连成一片,令人感到头皮发麻,心神俱寒。

    下一秒,林帅超过一百五十斤的身子,被孙昌硕的五指抓着脑袋,硬生生抓到眼前,“嘭”的一声,扔在脚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